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第12章 当然是想让我穿的人给我挑的
    平时南盛会所也不会开什么晚会之类的,这地儿原本就是让人修身养性的地方,不会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不过今天是南家大小姐南沛办的晚会,不以南家的名义,也没有发出任何一张请帖,可是南家声名在外,慕名而来的人自然也不少。

    南沛穿了件紫色的丝绸外袍,和周围人添加了中式风格的浴衣不同,其中加上独居风格的中式刺绣,凤穿牡丹的图案显得贵气十足。

    长发绾在脑后成为发髻,加了同色系的发簪点缀,她坐在池边的亭子里,远眺湖心的位置。

    她原本也就是单纯的想办个晚会,也邀请了几个好友过来,可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捧场的人。

    “大小姐,什么点燃的烟火啊?”一旁的侍应生上前询问。

    原本打算燃放的烟火,才是这场宴会的重头戏。

    南沛扫过开始聚集起来的人群,懒洋洋的杵着下巴,“再过一个小时吧。”

    “还在这儿闷闷不乐呢,正好,我看来了不少气质和长相都不错的名媛千金,你不是都否了好几个模特了吗,不如从这里面挑挑你觉得可以的,正好重新找找。”助理走到南沛身边说。

    换做寻常时候可没机会看到这么多人穿着浴衣走来走去的,虽然说这衣服和咱们的传统衣服不一样,不都是一脉同宗吗。

    “你在想什么呢,那里面随手挑一个出来不都是身价过亿的,谁会屈尊降贵做这个。”南沛懒洋洋的应了声。

    助理无语,这明明是她的场子,可是这位主儿却偏偏好像被人强迫放在这儿一样。

    不过她也同意南沛的说法,这些人素来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哪儿能做这样的事情。

    能过来凑这个热闹,不过也是正好而已。

    “行了,我过去招呼客人了。”南沛无趣的起身。

    慕暖希身边围了不少的朋友,和一个缠着不放的李萌洛,大老远的看到南沛过来,她脸上的笑意便开始分明了。

    “南沛姐。”

    南沛走过来眸光扫过了周遭几个姑娘,“好长时间没见了,我还以为你今晚上不会过来呢。”

    “我哪儿敢不给沛姐面子呢,我大哥和辰星都过来的了。”慕暖希说着指了指左边。

    南沛随意看了眼,“玩的开心一点。”

    “南小姐。”李萌洛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南沛。

    她停下步子,示意李萌洛张口。

    “我看那边放着钢琴,您是不是请了琴师过来的了?“

    南沛看了眼放在湖边的钢琴,点头答应,“对。“

    连同小提琴的琴师,都是助理安排的,一会儿会有音乐给大家助助兴。

    “我能给您提个意见吗,我姐姐刚刚才巡演回来,让她给您开场,您看怎么样?“李萌洛骄傲的说。

    “洛洛。“慕暖希扯扯李萌洛的手,脸颊两侧有显而易见的绯红。

    李萌洛凑到慕暖希耳边,轻声道,“我听说一会儿南盛也会过来,姐你要加油啊,好好在他面前表现表现。”

    南沛想起来慕暖希听说是从小学琴的,师从国内著名钢琴家,大大小小的表演也做过无数场了。

    “能够让慕家大小姐表演,自然是能够为我这晚宴增光添色了,荣幸之至。”

    “沛姐过奖了,都是洛洛夸大了。”

    “哪儿的话,我也正好能听听你的琴声。”

    南沛侧目间看到了不远处桌子边上站着的人,灯光下她背光而立,一身红色格外惹眼,戴着半边面具看不清楚,但是露出的下半张脸却是精致极

    了。

    “那是?”南沛开口询问。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慕暖希心下了然,“那是我妹妹。”

    她回答的落落大方,周围人也算是听的清楚。

    那就是慕家找回来的小女儿了,听说好像是从宁州城边上几十公里的小镇找回来的。

    山里长大的,想来也是不懂规矩。

    “你妹妹?”南沛侧目。

    她素来不太喜欢听外面的八卦动静,自然也对慕家的事情不是很清楚。

    “那她为什么戴着面具啊?”旁边穿着浅绿色浴衣的女孩子疑惑出声。

    她旁边的人胳膊肘碰了碰她,“这你都不知道,听他们说慕温黎在乡下长大,又黑又丑,也没什么文化,可能是怕丢人吧。”

    “又黑又丑?”南沛蹙眉。

    她做了这么多年设计师的工作,自然看人也不光是从脸上观察的,那姑娘的露出的半截面容,可不像是长得丑的。

    “反正是没我姐姐长得好看,故作神秘,让人作呕。”李萌洛哼了声。

    刚才她就听辰星说了,这慕温黎刚回到慕家就把慕暖希给弄哭了,全家人宠着呵护着的宝贝她一来就招惹上了。

    这么不知足也不怪别人不待见她了。

    “洛洛,别这么说黎黎。”慕暖希有些不乐意的开口。

    南沛没搭理几人,径直往温黎的方向过去,这会儿戴着面具的人正凑在餐桌边上取东西。

    到这儿折腾了这么一遭,温黎还一粒米都没下肚,自然是挺饿的。

    刚咬了一块蛋糕,手边被人递过来一杯果汁,替换了她取的香槟酒。

    握着杯子的五指纤细,食指上贴了一块创可贴。

    温黎顺着那只手,看到了站在身边的南沛。

    “那酒的度数挺高的,不太适合女孩子。”南沛看着她解释。

    清灵的眸子撞入她眼中,她眸中没有半分欲望和探究,这是今晚上温黎碰到了的这么多人当中,第一个看着她眼中没有不怀好意和探究的。

    “我叫南沛。“南沛礼貌的伸出手。

    “温黎。”

    这便算是认识了。

    “你身上的衣服不错,不知道是谁给你挑的。”南沛将话题引到了她身上红色的浴衣上。

    温黎抿了口果汁,看向远处,意味深长,“当然是想让我穿的人给我挑的。”

    南沛挑眉,这慕温黎也不傻啊。

    “那你为什么……”

    “一件衣服而已,出不出挑,在的是能不能压得住这衣服。”

    南沛满意的点头,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姑娘的确不是寻常人。

    无论一件衣服制作的多么精美,都是为人设计的,若是穿着的人能够驾驭的住,自然就不存在众矢之的的说法了。

    明明知道温黎出现在这场合会惹人注目,还让她穿这么惹眼的衣服出现,无非是想她置于舆论之中。

    这样的事情,便是看人的心态如何了。

    还没等南沛说什么,入口处传来骚动,在抬眸,她看到了穿着深蓝色浴衣走进来的南盛。

    她这弟弟,可终于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