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138 温黎动手,围了整个庄园!
    365读书网 ("傅爷的王牌傲妻")请关注

    安子苏服用了解毒剂之后人很快清醒过来,除了体力损耗的有点大之外,他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大问题。

    过来看着的大夫诊脉之后也确认了这人的毒是解了,也就松了口气。

    只要毒能解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五人中的都是同一种毒素,安子苏奶能醒过来,其他几个也一定能。

    乾一松了口气,悬着的那颗心放下来,伸手扶着人从床上坐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

    安子苏抬手揉眉,现在还感觉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云里雾里的感觉。

    尤其是脑袋昏昏沉沉的,四肢都还无力,抬手都十分的费力。

    “你中毒了!我快被你吓死了!走着走着人忽然就倒下去了,我还以为怎么了呢。”乾一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

    安子苏低头活动活动酥麻的手腕,还有些发懵,“我中毒了?”

    “可不是吗。”乾一回了句,“如果不是温黎赶回来的话你肯定是没命了,咱们得好好得感谢感谢温黎啊。”

    安子苏抬头看向温黎,他嘴唇干涩,双眼有些无神,有气无力的样子。

    嗓子里的水咽下去之后润了嘴唇,他嗓音还是有些沙哑,“是吗。”

    没想到是温黎救了他。

    温黎往前跨了一步,手里的白色透明塑料袋递过去。

    “书签上染了毒,再加上这几天你身体感染沉积的毒素,方才又下雨了,空气中湿度很大,加上水汽,所有的毒素爆发出来,险些要了你的命。”

    简而言之,这几种毒素任何一种单放出来都不会让人致命。

    可是一旦组合起来,再配合了空气中足够的湿度,就足够要人命的。

    床上的少年沉静了一会儿,伸手将塑料袋里的书签接过来看了眼。

    “不用怀疑,书签是白子苓给你的,这毒肯定是白子苓给下的!我们这就去找白老爷子,看看白老爷子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乾一愤慨道。

    白子苓从子苏跨入庄园的第一天开始就在针对他,一直到比赛结束了。

    这人都要走了还是她还是不放过子苏,她就那么见不得子苏的存在。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恶毒的女人逃过去,一定要让她吃点苦头才行。

    “技不如人,哪怕将她抓起来,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安子苏开口道。

    谁都别忘记了,整个传统药学大赛还有生死自顾这么一条。

    言下之意就是,无论是谁下的毒,都不用被追究。

    是他们自己本事不够,连什么时候被人下了毒都不清楚,也就再没资格去当面对质。

    这是比赛的规则,虽然残忍却是最直接的。

    这个世界原本也就是强者为尊,实力不够的人,只能是最底层的。

    “可是她分明就是有意而为,整个赛场不光你一个人中毒了,其他还有四个人中毒呢!”乾一说了句。

    如果白子苓只是针对安子苏一个那无人能说她,可是她将比赛排名前五名的五个人都害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可是她白家的场子,打自己家的脸吗?

    想让所有人都知道白家是药学界绝对的第一吗!

    安子苏也没有过多追究的意思,看向了温黎,面色诚恳。

    “谢谢你温黎,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总是在帮我的忙。”

    这个看着在所有人眼中都不好相处的女孩子,却帮了他很多次。

    明明她可以不用管,可是却还是救了他的命,明明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却帮了他很多次。

    “养好了你的身体之后再感谢我。”

    看着她依旧淡漠的面庞,安子苏笑出声来,“反正这人情是欠上了,这次是救命之恩,以后你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不会推辞。”

    “记住你今天的话就行了。”温黎点头。

    白广荆带着几个人进门,看到床上苏醒过来的安子苏,再看看旁边面色依旧冷淡的温黎。

    老人面带欣赏,果然不愧药神之名,这么短的时间就将解毒剂给做出来了。

    看样子他老头子是真的老了。

    他斟酌再三都没办法制作出来的解毒剂,温黎不过半个小时就做出来了。

    人还是得服老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这话说的是真对。

    “小丫头。”白广荆叫了声。

    温黎转身,看着到了他面前的老人。

    “这几个都是林家和肖家的家属,还有童家的,想过来问你求解毒剂,如果还有多余的,你可以考虑考虑给他们一些,也是救人命了。”

    白广荆身后的人听完了他的话之后上前。

    十分礼貌的鞠躬颔首,面上神色焦急。

    “温黎小姐,我们想求您,能不能将解药分一些给我们,我们家老爷子现在还在躺着呢。”林老爷子的助手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今天他还和老爷子一起生龙活虎的质疑温黎,这么短短的半天,人就躺在床上了。

    这趟来帝都也只是他和几个小弟子陪着过来的,家里的先生太太一个都没过来。

    这要是老爷子中毒死在这异乡,他回去得在林家列祖列宗面前以死谢罪不可。

    “温黎小姐,求求您救救我们少爷吧,只要您愿意出手救人,我们童家什么都愿意给,要什么给什么,您要钱给钱,要东西给东西!”童齐的助理开口。

    “对,只要您做的解毒剂能分一点出来,就能救我们老爷子的命啊。”这边肖家的助手也开始求人了。

    “我们家老爷子现在还在吐血呢!”

    “我们少爷也是危在旦夕啊!”

    三人一声接着一声,吵得人脑袋疼,可却是实打实的为了自己的主人求命。

    温黎是整个庄园里,唯一能救他们的人啊。

    “白老先生您帮我们说句话啊。”几人抓着白老爷子说了句。

    白广荆看了眼他们,对着温黎说了句,“丫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是我们不对,不应该那么看不起你,不应该那么看低你,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在这里给您道歉了,只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们老爷子。”

    “只要您愿意给我们解毒剂,林家会深记您的功德。”

    “童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三人的声音一个比一个更大,就差声泪俱下,磕头下跪了。

    一旁的乾一看着他们的样子却是不为所动,自古医者皆要保持一颗平常人,最重要的是有一颗慈悲心。

    可是从这些天的比赛里他从这些人身上没看到这些品质,反倒是看到了为求名利不择手段。

    看人下菜碟,先敬罗衣后敬人。

    在他们的眼中,一个医疗世家最终的不是救治的病人有多少,而是钱财积累的程度有多高。

    不是这个大夫为病人付出了多少,而是这个家族是不是在当地有最高的名声。

    也是这些人,将私人医院开的遍地都是,从悬壶济世,到只救有钱有地位的人。

    让最底层的人失去了生存的权力,也越来越看不起病了。

    这场比赛早就丧失了当初举办的初心。

    这些人,也不值得同情。

    “我手上没有多余的解毒剂,一共两瓶都给出去了,现在找我要也要不到。”

    温黎说完这句话转身从房间里出去。

    她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是在这里听着这些人现在口是心非的忏悔。

    “安少爷!”

    “安少爷!!”

    三人扑向床边,差点跪地求人了。

    这烫手的山芋仍到安子苏面前,他才刚刚苏醒过来,脑袋都还是发懵的。

    乾一看看旁边,刚才安子苏只是喝了一个瓶盖容量左右的解毒剂,这会儿瓶子里还剩下三分之二。

    可是这解毒剂是温黎的,如果没有得到她本人的同意就这么给出去,他们也都没有资格。

    可要是不给的话,这些人吵吵带闹闹哭天喊地的,好像也不太对。

    “白老爷子,您帮着我们说说话啊!”

    白广荆也显得有些爱莫能助。

    关闭的房门挡住了里面人的喊声,温黎将手机取出来看了眼时间。

    大厅内灯火通明,因为临时出了中毒这件事情,很多原本打算今晚上就从庄园离开的人家都留了下来。

    再者原本参赛各家都是从G国各地来的,路途也是颇为遥远一些。

    原本的打算就是明天早上再让各家离开,所以现在整个庄园内和开赛第一天的人流一样。

    该在这里的也都还在。

    不过多了些人而已。

    “温黎!”

    温黎刚到大厅就听到了女孩子活泼的叫声。

    和刚才耷拉着脑袋眼睛红红的样子截然不同。

    “温黎,我姐姐醒过来了!!”

    黎漓一扑过来就将人给抱住了,温黎往后退了一步,想将她推开的手收回来。

    她身后浩浩荡荡的跟着出来了一群人,最中间的黎若冰坐在轮椅上,脸色苍白,却对着温黎很用力的寄出了一抹笑容。

    一旁的黎琅华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张口叫了句。

    “漓漓,过来。”

    瑞秋视线有意识的在温黎的身上打量,温黎小姐,是真的挺优秀的。

    “奶奶我跟温黎说两句话啊!”黎漓松开抱住温黎的手,却还是紧紧的拉着她的衣角没松开,像是怕她跑了似的。

    “太谢谢你了,温黎你知道吗,我从在宁洲城看到你开始我就觉得你就是上天派来照顾我的福星,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用害怕,而且你总是能在我危难的时候出现,你就是上天派给我的神啊,拯救我的天使啊!”

    黎漓缠着温黎极其兴奋的说着好话。

    尤其是在温黎把黎若冰的毒给解了之后,她越发的感激温黎,温黎简直就是上天拍给她的神啊。

    “奶奶,我能过去跟温黎说句话吗?”黎若冰抬头看着身边的黎琅华。

    瑞秋开口靠近老太太劝了句,“温黎小姐是大小姐的救命恩人呢。”

    顶着这么大的恩情,老太太要是再不想让两个孩子靠近温黎的话,怕是会引人怀疑。

    在二小姐心里的形象也就变成了蛮不讲理的老太太了。

    和孩子们的相处要有方法,不能总是态度强硬。

    黎琅华看了眼温黎和黎漓,只能点头。

    保镖推着黎若冰过去,还在喋喋不休的黎漓停下来,接过了保镖手里的轮椅。

    “温黎,我都听漓漓说了,你救了我第二次,好像我们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总是在帮我的忙,这次还救了我的命,我们的缘分也不浅啊。”黎若冰笑容柔和。

    这话好像刚刚才从别人口中听到过,很相似。

    “温黎,我姐姐很感谢你,从醒过来就说想见见你。”黎漓欢呼雀跃。

    如果不是正好温黎在这里,今天晚上这毒连白老爷子都解不开,黎若冰早就已经没了。

    两姐妹脸上都是真情实意的感谢。

    “我想问你,毒发之前你见过谁,碰过什么东西?”温黎开口。

    黎若冰被她这么一问,仔细的回想了她准备从庄园返回黎家之前做了什么事情,碰到了什么人。

    说起来也不是很多。

    “我收拾了东西之后打算走了,中途就是见过庄园的佣人,然后……”黎若冰仔细的开始回忆,“好像收到了一束花。”

    其他的也在没什么了。

    “是那束花!”

    黎若冰身后的助理恍然大悟一般的开口,“我们在准备离开之前,有人往房间里送了一束花,说是庆祝小姐在大赛取得好成绩!”

    只可惜黎若冰觉得自己名不副实,将花接过来之后就扔在旁边没管了。

    “花呢?”

    “还在小姐住的那个房间里。”

    黎若冰看着温黎的神情也猜到问题了,吩咐身边人,“去把花给取过来。”

    那人急匆匆的返回去了。

    瑞秋看着三人站在一起,她心里感叹。

    温黎和黎漓小姐是一母同胞,异卵双生子,长相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

    可是温黎的长相是随了母亲,黎漓则更多的是像父亲,两个模样不同的孩子。

    可是仔细来看,却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眉宇之间的一些相似。

    如果当年老太太是将两个孩子都给接回来了,一起长大的话该多好。

    “漓漓若冰,过来我们得走了。”黎琅华开口叫了声。

    听到奶奶的叫声,黎漓依依不舍的推着黎若冰转身。

    “拜拜温黎,我们有空去找你啊!”

    黎琅华带着人往大门口去,和温黎擦肩而过,老太太神色自然,气质优雅大方。

    还没等去到大门口,纷涌而至的黑衣人从门口涌入,进门之后训练有素的一左一右往两边散开。

    整个大厅被团团住,更重要的是,他们手上都扛了黑色的武器,面无表情的在各个角落站定了。

    俨然的一副监控包围的模样。

    黎琅华顿住脚步,保镖迅速往前,将他们护在身后。

    “这是怎么了?”黎漓满头雾水。

    怎么忽然冒出来这么多看上去凶神恶煞的黑衣人。

    “奶奶。”黎若冰被惊吓般的叫了声。

    黎琅华俯身握住了孙女儿的手,安抚的笑了笑,“没事的,有奶奶在呢。”

    “出什么事情了这是!”

    “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大厅内正在闲聊的各家代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黑衣人源源不断训练有素的从门口进来直奔楼上。

    夏宸身上换了套黑色的衣服,比起刚才那套要更加的方便动作,他手上拎着枪,从门口慢慢悠悠的走进来。

    “各位,我们需要调查一件事情,在调查的结果还没出来之前,请在座的各位乱跑乱走,安安静静的呆在原地。”夏宸走到大厅中间,中气十足的喊了声。

    黎琅华回头,刚才同他们擦肩而过的女孩子到了还没有收起来的主席台上,坐在最中间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低头正擦拭着什么东西。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自由!”

    “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吗,你们敢动手将我们软禁起来!!”

    各家代表气急败坏的吼了声,素来去到哪里都是被人捧着的,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囚禁他们的。

    况且在场的各家地位不低,哪怕不是帝都的地界上的权贵,那也是各地顶尖的豪门世家。

    那里能让人这么给欺负了。

    “我说了,等我们的调查有了结果之后自然会放你们离开,在这期间你们最好能配合我们的调查,否则的话后果自负!”夏宸提醒了一句。

    各楼层的黑衣人已经开始了搜寻,十分认真。

    温黎低头思索,既然用的毒素是青花的话。

    按照那个人的性子,她哪怕不敢来,安排手下的人下了毒之后,也要亲眼确认了中毒人的生死之后才会离开。

    这是她的一贯风格。

    所以那人,肯定还在庄园内。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边人匆匆忙忙的去请白老爷子了。

    白南星是在父亲之前过来的,刚到大厅看到的就是死气沉沉面无表情的一队队黑衣人。

    “温黎小姐,这里是白家庄园,您这么做未免也太不合适了一些。”白南星盯着台上的女孩子。

    在白家的地盘内,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围了场子,这是个什么道理。

    未免也有些太过猖狂了。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就是找个人而已,人找到了就走,一分钟都不耽搁。”

    黑色椅子上的小姑娘一条腿弯曲在座椅上,另一条腿则微微搭住,整个人漫不经心却又透出一股摄人的霸气。

    让人不敢触碰不敢招惹。

    “温黎小姐,这里是白家庄园,是白家的地盘,您如果有什么想要解决的问题大可同我们商量,没必要闹成这样。”

    白南星始终顾忌她药神的身份,再者,她刚才救了安子苏。

    这份恩情是无论如何都要记住的。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温黎抬头,眼眸淡淡然扫过白南星。

    白南星沉住气,十分有礼貌的说,“白小姐,帝都是个有法度的地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得按照规矩来办,不能滥用私刑。”

    在场的各家代表都气急了,什么时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姑娘也能这么骑在他们的脖子上了。

    哪怕她是药师漓又如何,这只不过体现的是她在学术上无人可比的地位。

    不代表她能够有无人敢惹的权势啊。

    这些可都是整个G国各个地区地位极高的家族,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你未免太过分了,我现在就要离开,我看你敢不敢拦!”

    当中气急败坏的人带着助理就往大门口去,刚走出两步,一阵枪声响起。

    “砰砰。”

    那人停住了步子,看着面前地板上出现的弹孔。

    夏宸动作极快的收回了枪,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开口劝了句。

    “夏宸,再有别人,直接断了腿。”温黎说了句。

    “明白。”

    黎琅华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黎漓在宁洲的时候是亲眼看到过温黎如何将那些想要她命的人结果了的。

    知道她不是外人表面上看得那么的冷淡疏离,她也是会生气的,而且生气了十分可怕。

    可是黎若冰却没见过这样的温黎,有些吓到了。

    “那温黎小姐是不是也要断了我老太太的腿?”

    黎琅华开口,双目直视台上的女孩子,丝毫未曾有过避让。

    黎漓伸手去拉奶奶的手,却被瑞秋给阻止了。

    温黎停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目光直视看着对面的黎琅华。

    “我黎家在帝都这个地界上,从来没受过这等屈辱,也从来没人敢在我面前如此!”

    不少人都是听过黎家的名声的,帝都四大家族之一,地位显赫。

    而且这四大家族背后,可是还有一个傅家。

    正二八经横跨黑白两道横跨洲际的大家族,这样人的气势,不是他们这些医药世家能比的。

    温黎抬眸,浅色的眸子对上了老太太,四目相对,一个面容坚定,另外一个淡漠疏离,却是无人敢惹。

    “您是黎漓的奶奶,不看僧面看佛面,自然我是不会当着她的面对您动手的。”温黎这话说带了三分散漫。

    “可是如果您不配合的话,手下的人动手也不会那么的礼貌。”

    黎琅华冷笑,身上气势更强,她接手黎家这么多年,能将黎家发展的这么好。

    能在外人口中得到一句铁娘子的称呼,这可不是白来的。

    “奶奶。”黎漓伸手碰了碰老太太的袖子。

    黎琅华对着身边人吩咐,“走。”

    大厅内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带着人往门口去了。

    白南星担忧的看着出去的一行人,夏宸看向温黎,接到老大的指令之后带着人上前。

    动作十分熟练的下了保镖身上的枪支,将人给控制住了。

    然后推着黎若冰的轮椅,带着人往旁边的房间去。

    “奶奶!”黎若冰回头看着黎琅华,“奶奶!”

    “若冰!”黎琅华安抚孙女儿的情绪,“别害怕。”

    “老太太,请您跟我们去房间里。”夏宸开口礼貌的做出邀请的手势。

    瑞秋看得出来,眼前的少年面含强硬之色,很明显,如果她们不听话的话,还会有其他的手段。

    光凭温黎敢让人将整个庄园围的水泄不通,她就敢让人将黎琅华给直接绑了扔进房间里去。

    整个庄园的联络设备都被切断了,她们就算是想要喊救兵也没办法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瑞秋凑到黎琅华耳边劝了句。

    温黎和黎漓不同,黎漓是从小养在老太太身边的,感情深厚,永远不可能对她动手做什么。

    可是温黎不一样,这孩子的成长当中黎琅华从未出现过,她们只是陌生人。

    现在的情况不能硬碰硬啊。

    “怎么,你也害怕她?”黎琅华侧目盯着瑞秋。

    瑞秋摇头,面色冷静,“我们现在应该尽量减少和她的接触碰撞。”

    这要是让黎漓看出点什么了,不是得不偿失吗。

    黎琅华也只能听话的往房间里退。

    白广荆被人带过来的时候刚好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老爷子看看台上的小姑娘。

    视线落在黎琅华的身上,看到了黎琅华不太好看的脸色,轻轻的笑了笑。

    “老太爷,我们要报警吗?”罗勒出声道。

    整个庄园的保镖都被温黎的人控制了,联络信号也切断了,说白了现在所有人都是案板上的肉,任由温黎拿捏。

    他们必须在事情无法挽回之前做出决断。

    “你觉得报警有用吗?”白广荆轻笑。

    罗勒想了想,“那我们向傅家求援?”

    白家多少也和傅家有点交情,白广荆也被邀请去给傅老爷子看了几次病,这么点面子傅家人还是会给的。

    “不用,这丫头没有恶意。”白广荆开口。

    “可是她在咱们白家这么放肆,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家会嘲笑咱们!”罗勒有些气愤的盯着大厅内的温黎。

    初见时只觉得这丫头长得不错,性子淡漠疏离,可是好在本事也不小。

    但是一转眼变得这么猖狂,居然敢让人将整个庄园给围起来了。

    白广荆回头看了眼罗勒,“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肤浅了?”

    这话说完,白广荆转身慢慢悠悠的离开。

    罗勒有些发愣,喃喃自语,“我肤浅吗?我什么时候肤浅了?”

    这说的可都是事实啊。

    整个白家总不能让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给欺负了去啊。

    可是他身后的老爷子早就慢慢悠悠的走远了……

    《傅爷的王牌傲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

    (

    365读书网 ("傅爷的王牌傲妻")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