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186 你如果能找到喜欢的人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1更
    这个圣诞夜过的注定不太平凡,慢慢的有些东西也悄无声息的发生了改变。

    从酒店回家的一路上黎漓都在绘声绘色的同黎远志讲了今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温黎和苏婧婧帮着她出气让柳湘湘裸奔,到酒店里的捉奸,小姑娘说的眉飞色舞。

    这是她从帝都大学入学之后,觉得最高兴的一个晚上。

    黎远志安静的听完了侄女儿说的,轻轻的抬手即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她。

    “说完了?”

    黎漓喝了口水,十分开心的点头,“嗯。”

    “你还没告诉我温黎刚才那是怎么了?”黎远志抬手,将黎漓手上的杯子接了过来。

    “温黎喝多了。”

    黎远志点头,弄了半天这是喝多了,难怪会是那个样子的。

    “二叔你说我们做的对不对啊。”黎漓看着黎远志问。

    这件事情她急切的需要从二叔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对的,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吃了那么多的苦头,这么做都算是便宜他们了。”黎远志揉揉她的脑袋安慰。

    黎琅华和黎若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等着两人回来,抬眸只看到了黎远志和黎漓进门。

    没见到温黎。

    黎琅华探头看了眼,“温黎呢?”

    一起出门的孩子,就剩一个回来了。

    “温黎被少主带走了。”黎远志开口。

    黎漓一进门就缠着黎若冰不放,十分兴奋的跟她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妈,温黎和少主之间的关系很亲昵。”黎远志坐在黎琅华对面开口。

    黎琅华翻动手上的杂志,“这是她们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

    温黎毕竟没有在她们身边长大,这么多年她都没管过这个孙女,这时候端出长辈的架子对她的事情颐指气使,也不对。

    “我前两天听说老当家在整个帝都搜罗适龄的年轻女孩子,我想是有关少主的事情。”

    傅禹衡和公爵小姐的订婚宴已经定下了时间,估计也就这两天他们各家也马上能受到邀请函了。

    傅鼎风的年岁渐长,这当家之位自然很快也要让出来。

    而傅家只有傅禹衡和傅禹修两兄弟,明争暗斗是少不了的。

    最终谁能坐上这个位置,自然少不得是要见血的。

    傅禹衡大事已定,如今只怕接下来就是傅禹修的婚事。

    温黎和傅禹修走的太近,最后也会是无疾而终。

    “不如您去劝劝?”黎远志开口。

    黎琅华手上的书本合上,敛眉思索,的确应该和温黎聊一聊,那孩子刚到帝都不清楚。

    有些话总是要说明白了才是。

    “奶奶,可是少主很喜欢温黎的,非常非常喜欢。”黎漓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黎琅华想了想,开口时有些无奈,“身份地位不同,有些话总是要说开的。”

    免得那孩子越陷越深,最后白白的伤了自己。

    “那这件事情就麻烦您了,还是得早下决断才好。”黎远志补了句。

    事情涉及到黎家,现在老当家或许还不知道温黎的存在,也不知道温黎是黎家的孩子。

    这要是知道了,只怕也会波及到黎家。

    黎漓听着两个长辈的对话,轻轻的低头嘟囔了一句,“我倒是觉得少主肯定是会和温黎白头偕老的。”

    她是亲眼见到过傅禹修是如何对待温黎的,那种满心满眼极其宠溺的样子,如果不是很爱,是做不到的。

    黎若冰抬手敲敲她的脑袋,“好了,你今天也累了,该去睡觉了。”

    客厅里的几个孩子都散去了,黎琅华坐在壁炉前面,里头燃烧的火花烧的木头发出劈里啪啦的响声。

    燃烧释放出的热量给整个屋子带来了温暖。

    “您是在想温黎小姐的事情?”瑞秋开口问了句。

    “我在想漓漓的事情。”

    瑞秋脸上挂着明了的笑意,“温黎小姐是真的把漓漓小姐当成姐妹一样的,刚回来就帮着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

    黎漓在学校里的事情黎琅华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这么多年黎琅华都培养黎漓的自理能力,也是她有意让黎漓自己解决了。

    可是没想到这孩子被惯坏了,临阵脱逃,硬是要从帝都大学退学回来。

    她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身边的人解决了,也就养成了会逃避的性子。

    原本黎琅华就是想让她继续在帝都大学深造,最后将黎家交到她手上的时候也能够少些阻碍。

    “如果漓漓担不起这个大任,温黎也是最好的选择。”黎琅华忽然开口。

    温黎要更加成熟,比起漓漓更加适合黎家家主的位置。

    “可是您也不是没看到,温黎小姐的性子不会是愿意接下您位置的。”

    温黎的确是有手段胆识,但是却有一点。

    毕竟不是在黎家长大的,不受管束,性子自由,怕是对黎家家主的位置,不感兴趣。

    “况且,现在二小姐的问题解决了,您也该考虑考虑她的婚事的,等到傅家少主的订婚宴过去之后,我们也该和云家商量商量了。”

    有了云箫的辅助,黎漓这个家主之位肯定是能坐的稳稳当当的。

    况且还有温黎呢,温黎小姐是黎漓的亲姐姐,以后肯定是帮着自己这个妹妹的。

    漓漓这家主的位置想要坐稳当了,自然少不得她们的辅助。

    “再议吧。”

    黎琅华撑着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

    楼梯尽头,站在墙边的男人手里的烟火闪烁,他转身,镜片反射出冷冽的光芒。

    入了书房,助理两步跨过去。

    “先生,我听老太太的意思,是真的想将黎家家主的位置给了黎漓小姐?”

    黎远志手里点燃的香烟按灭在烟火缸里,他素来很少吸烟,因为家里都是女的,她们也闻不惯这味道。

    助理也知道,黎远志只有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点根烟。

    “她老人家从来没有打消过这个念头。”黎远志倒是心情十分平静。

    助理一下子不满了,前段时间外面的风言风语的他们也没当回事。

    可是今晚上,是真的直接听到了老太太的意思。

    哪怕这家主的位置不是给了黎漓也有温黎这么个备选。

    同样都是生了女儿,黎远志还在老太太的身边这么多年,尽心尽力的孝顺,在集团也是鞠躬尽瘁。

    怎么还不如温旭谦呢,连整个家族都想交到他的女儿手上。

    “这对您不公平啊,况且漓小姐也担不起这位置,她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再没有什么本事能当得起家主的位置。”

    助理在一旁鸣不平,黎琅华这是想什么呢。

    这是将整个黎家不当回事啊。

    “行了。”黎远志打断了助理的话,看着桌面上放着的全家福,“漓漓是我的侄女儿,是我们黎家的孩子,这家主的位置她坐又又何妨。”

    助理愤然,“这对您不公平。”

    黎远志在公司二十多年,兢兢业业鞠躬尽瘁,凭什么到最后给他人做了嫁衣。

    黎远志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

    “你先回去吧,nangtry那边的合作案明天再细化,你今天也累了。”

    助理看到他疲惫的样子,到嘴边的话收回去,拿着文件拉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看了眼。

    “黎先生,您得帮帮我…….”

    黎远志挂断了电话,没有搭理那边的人。

    电话锲而不舍的响了几下之后挂断,黎远志看了眼桌面上的照片,指尖轻轻拂过镜框。

    每天都有人按时按点的打扫,这上头一尘不染。

    “二叔。”黎漓忽然从门外探出头来。

    “怎么还不睡?”

    “这个是送给你的圣诞礼物啊,我早上的时候出门着急忘记给你了。”

    黎漓将带过来礼物放到了黎远志的桌上,这整个黎家,她无论去哪儿都不用敲门,没有任何的阻碍。

    “谢谢。”黎远志说着抬手揉揉她的脑袋。

    看着小姑娘的样子,黎远志笑意温柔,“前两天听你奶奶说了你和云箫的事情,看样子你奶奶是想先定下来了。”

    “二叔,我不喜欢云箫。”黎漓原本笑意飞扬的小脸一下子耷拉下来。

    “可是没办法,你奶奶喜欢云箫,想让他做你的丈夫。”

    黎漓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可是我不喜欢他,从小到大我就只是把他当成哥哥。”

    怎么奶奶就是不懂呢。

    “大家都宠着你护着你,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你奶奶绝对不会退让。”

    黎漓凑过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委屈。

    “那我要怎么办啊二叔,你得给我想个办法才行。”

    黎远志笑了笑,“二叔也帮不了你,这婚你迟早是要结的,不过如果你要是能在帝都新贵中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你奶奶也估计不会太逼你。”

    黎漓眼中一亮,是啊,只要她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奶奶肯定不会逼她的。

    “二叔我爱你!”黎漓欢天喜地的离开书房。

    黎远志轻笑,低头将桌面上的盒子打开,看到了躺在里面的一条蓝白相间的领带。

    这是这个牌子新出的限量版,适合年轻人送给长辈的。

    他弯腰,将盒子放进了书桌最下方。

    黎漓蹦跶着从书房里跑出来,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她凑到阳台边上看了眼。

    从二楼开放式的小厅里面能看的到外面的大门。

    黑色的镂花铁门前亮着路灯,纷纷扬扬的雪花在灯光下如同柳絮一般的落下来。

    门边素来修剪得当的花花草草收拾的干干净净。

    黎漓往前一凑,看到了路灯下出现的身影,像是个男人,身材修长,身上穿了黑色的西服,看不清楚表情。

    她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去,佣人站在客厅里奇怪的看着一股风似的飞奔而去的黎漓。

    “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黎家整个院子里都安装了照明灯,大门口点亮的灯光照亮了附近的整条路。

    男人低头弯腰,将手里的盒子递了放在了门口。

    “小严!”黎漓从门口跑出来的时候叫了声。

    生怕男人转身离开了。

    已经提起步子转身的男人回头,路灯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格外帅气。

    她跑的很急,到门口的时候气喘吁吁的扶着腰。

    “你身体好了?”小严低头看着门边弯腰的女孩子。

    黎漓抬头,抬了抬受伤的手,“好了,我姐姐是很厉害的大夫,这点伤早就好了。”

    温黎的伤口缝合的很好,再加上这段时间家里人的照顾,黎漓的手七七八八的也早就好了。

    “那就好。”小严说了句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黎漓着急的开口叫住他,按开大门的锁跑出去,“你是不是来找我的?”

    黎漓身上早就换了毛茸茸的粉色兔子睡衣,浑身胖乎乎的,脚上的鞋子都带着兔子头。

    整个人站在雪地里,抬手抓住了他的手掌。

    “差不多吧。”小严答应她。

    黎漓视线落在门边他放着的手提袋上,弯腰将袋子捡起来,“这是你送给我的圣诞节礼物吗?”

    小姑娘说着兴奋的从手提袋里将东西拿出来。

    “那是你的围巾和手套,在北山的时候落下的,我给你送回来。”

    黎漓看着手上的东西,还真的是她带去北山的东西。

    那时候他背着黎漓往外去,担心同样受了伤的小严身体吃不消,黎漓强行将自己的围巾和手套戴在了他身上。

    她心里说不上来为什么,总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那个画板是你送回来的吧,拿你为什么不把这个也一起送回来?”她拎着手提袋不满。

    小严扫了眼她手里的袋子,“当时破了,刚刚才补好。”

    空中的雪花落下来,小严黑色的西装上落了不少雪花,慢慢的在男人肩膀上融化。

    “你的伤好了吗?”

    他当时的伤口靠近心脏,很危险。

    男人低头看了眼胸口,面无表情的说,“好了。”

    “我问过奶奶了,你可以随时到黎家来工作,你什么时候打算过来了?”

    小严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别墅灯火通明,在着漫天飞雪中透着温暖。

    “东西已经送回来了,我先走了。”

    男人的声音依旧冷漠,更多的像是公事公办。

    “雪下大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黎漓抱着东西追上去,“等等,到现在我都没有你的电话,你能给我一个吗?不然我以后找不到你啊。”

    远去的男人没有丝毫回应,一直到消失在道路尽头。

    黎漓低头看了眼被清洗干净的围巾和手套,抱着袋子转身回了家里。

    佣人看到了进门的小姑娘唇角带着的飞扬的笑意。

    “二小姐怎么出去一趟,更加高兴了呢?”

    太奇怪了。

    ------题外话------

    我修改183章被驳回了,现在得再等一天才能解禁,我发四我啥也没写啊<a style="color:red" href="">点击下载本站app</a>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a title="5 G 小 说 网" hre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