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静舟懒得等管事开口说话,到时候满屏都是字他看的头疼。

    眼见着嵌进墙里的人还没昏过去,反而挣扎着抬起手颤抖着指向萧长昭。

    谢静舟先下手为强,指尖抵着管事的脑袋轻轻一按,管事的脖子咻的一下支了起来,后脑勺又往墙里进了几分。

    这回彻底开不了口了。

    “管事!?”

    “这、这……怎么回事?”

    旁边的外门弟子都吓傻了,连忙围过去,七手八脚的想将管事从墙上拽下来。

    “快去请医修——算了算了,快把管事抬去玄草阁!”

    旁白:【玄草阁,天元宗医修所在……】

    后面大片注解,谢静舟点了跳过,只知道是个什么地方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三四个人托着管事扣在了一个人的背上,几个人从后面护着跑了出去。

    临走前还有个弟子扭头放狠话,“你等着,这事不会善了的!”

    谢静舟挑了挑眉,这个弟子看起来就是个小炮灰,连姓名都不会有的那种。

    萧长昭看着他们离开,面色逐渐沉重,“仙者……”

    “嗯?”谢静舟注意到他面色不对,从商店买了一杯五百毫升的茶水给他,用的是小茶杯,看着只装了半杯,但喝着却不止这些,喝完了五百毫升,茶杯才会空。

    萧长昭很担心仙者安危,这件事牵扯到他,必定会闹到宗主面前,哪怕仙者修文高深,但宗门中宗主加长老还有首席弟子,人多势众的,一旦打起来,混乱中会不会有人使点什么手段都是未可知的。

    这件事因他而起,就不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把仙者也牵连进来。

    正想着,手里莫名多了杯茶水。

    萧长昭:“……”

    瓷杯会被热茶激的很烫,入手这杯温热正好,丝毫不觉得烫手。

    萧长昭到嘴边劝告的话,绕了一圈变成了:“晚辈惶恐,多谢仙者赠茶。”

    谢静舟看了一会,见萧长昭没有喝水的意思,他狐疑道:“不喝吗?”

    萧长昭顿了顿,抬手将茶杯递到嘴边,垂眸看着那杯茶,瓷杯纯白,茶汤成色漂亮,茶香清雅却不散,是一杯好茶。

    谢静舟感觉萧长昭的动作很慢,二倍减速的那种慢,下意识的看了眼游戏时间,没有停也没有减速,他的网也很好。

    排除了所有因素,剩下的可能就只有……萧长昭故意这么做的。

    萧长昭虽然之前有吃茶点,但茶点没问题不代表茶水也没有问题。

    可仙者在这看着,萧长昭也不好验些什么。

    而且……他身上,没有任何值得仙者图谋的地方。

    仙者修为高深,想要他的命直接取走,宗门都不会有人发现。

    哪怕是胁迫他做些什么事,他也毫无反抗之力。

    所以……

    萧长昭心一横,仰头喝了茶水。

    茶杯不深,看着里面的茶水就只有一口,但入口才发现不止一口的量。

    萧长昭猝不及防的被呛了一下,“咳咳!咳、咳咳……”

    谢静舟连忙隔着屏幕点了点他的后背,“小心点。”

    萧长昭惶恐道:“仙者恕罪,晚辈并非有意……”

    “慢慢喝。”谢静舟安慰道,“这茶杯是一个法器,喝完了茶水,喜欢就留下吧。”

    “多谢仙者。”

    茶水没喝完,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相较于吵闹乱遭的场面,这种极为安静之下平白出现的脚步声更令人遍体生寒。

    更何况随着他走来,灵力压制的感觉越发明显。

    萧长昭喝了几口茶水润喉,随后便将茶杯封了起来,装进了储物袋。

    刚把储物袋收好,门口处便站了一个人。

    来人拱手欠身,礼数十分到位,言语间很是严肃:“萧家少爷,师父有请。”

    旁白:【柯子冉,木长老首席弟子,木长老命令的执行人。】

    只这一句谢静舟就明白了,之前把萧长昭送来外门的应该也是他。

    如果让谢静舟来操作,他根本不会让萧长昭去见木长老,但游戏这个时候像是在强行走剧情,不让他插手。

    谢静舟就只能看着。

    看着萧长昭老实巴交的跟在柯子冉身后。

    但柯子冉走的很快,大步向前迈着,相比之下再看萧长昭,速度就慢了很多。

    体力值也在快速下降。

    谢静舟看了一眼,体力值上面写了一个‘灵力压制’

    应该是走在前面的柯子冉做了什么。

    下一刻,游戏中的柯子冉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萧长昭,“走路都走不好吗?”

    “修为不足,体力也不行,走几步路落后这么多,照你这么走,天黑都见不到师父。”

    “废物。”

    这些嘲讽言语对于萧长昭而言不痛不痒,他全数心神都放在抵御灵力上面,饶是如此,步伐也越来越艰难,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面颊流下隐没在领口。

    “如此,你与废人何异?”

    柯子冉轻蔑道:“此等废物,还谈什么报仇,萧家人只怕是死不瞑目吧。”

    萧长昭猛的抬头,眼底杀意蔓延,呼吸沉重间攥紧了拳头,但稍有一丝理智尚存,强忍着没有动手。

    看着他如此反应,柯子冉淡淡道:“我是师父首徒,你是外门弟子,也该唤我一声师兄,身为师兄,教育你一句还说不得了?”

    谢静舟听着这话都蹙起了眉头,更遑论萧长昭。

    但不等萧长昭有何反应,柯子冉转身向前走着,“耽误了时辰,小心师父治你得罪。”

    与此同时,落在萧长昭身上的灵力压制又加了一分。

    谢静舟看的明白,宗门这些人不会直接找萧长昭麻烦,容易落人口舌,名门正派中长老宗主欺负个少年,说出去不好听,但要是这人违反了宗门律法,那稍加教训也是应该的。

    他们在用这种方式磋磨萧长昭,试图让他屈服,主动交出萧家的修炼秘术。

    眼见着柯子冉越走越远,半点没有回头叫人的意思。

    谢静舟见画面中没有了柯子冉,指尖在萧长昭腰上点了一下,“我帮你。”

    听到声音萧长昭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人还在,他开口呐呐道:“仙者?”

    话没说出声音来,谢静舟能看见萧长昭头顶以文字写出来的话。

    没多解释什么,谢静舟点着萧长昭腰间,将人提了起来。

    萧长昭:“??”

    然后推着悬空的萧长昭往前走。

    萧长昭:“!!!”

    谢静舟不知道怎么祛除灵力压制,但……把人送到目的地还是没问题的。

    得亏这边没人,要不就看见人双脚离地往前飘,速度很快的飘,只怕是会吓的人半夜做噩梦。

    谢静舟没有胡来,在快靠近门口的时候将萧长昭放了下来,剩下两步路让萧长昭自己走过去。

    柯子冉落了人大半个山路,算着时间打算先回去修炼,等时间差不多了再过来,借口萧长昭来晚训斥他一番,打发人去刑堂。

    结果他这脚步刚迈上台阶,萧长昭就从后面的拐角处走了出来。

    柯子冉顿时皱起了眉头,“你怎么……”

    萧长昭面不改色:“师兄,有什么问题吗?”

    柯子冉勾了勾嘴角,“萧家的秘术果然名不虚传。”

    怪不得师父绞尽脑汁也要得到,这种能蔑视灵力存在,消除修炼差异的术法,传出去会有许多人追捧才是。

    萧长昭见他误会也没有解释,这样也省的他找借口掩饰仙者的存在。

    柯子冉对着紧闭的房门躬身道:“师父,萧长昭带到。”

    “带进来。”

    “是。”

    推开门,木长老坐在修炼阵法之中,闭着眼睛,“子冉你先退下。”

    “是,师父。”

    柯子冉离开时还不忘关上房门,在门口下了禁制。

    木长老:“之前的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萧长昭:“萧家秘术从不外传。”

    木长老轻笑一声,“怎么,上次帮你提升修为的滋味不记得了?怎的如此不知感恩。”

    萧长昭漠然道:“长昭心下感激。”

    ……

    没仔细看过剧情的谢静舟回去又补了一下这段剧情。

    然后就发现,木长老不止借着各种由头做小动作,还强灌灵力入经脉,不会死人,经脉也会慢慢吸收,但这不亚于揠苗助长,且过程……十分痛苦。

    每次萧长昭从木长老这回去,都浑身是血,靠着丹药吊命,第二天继续进行杂事工作。

    连续几次静脉灌入会影响到生命,所以木长老很有分寸,在萧长昭完全恢复之后,才会叫人过来。

    谢静舟看完这段,嘴角微抿,这种按时按点的折磨,无意于身体与精神双方面的制裁。

    未免太过分了……

    看着那名老者面带慈祥的笑,谢静舟打开了商店。

    买点什么东西整死你。

    还没等谢静舟下单,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嗡嗡’

    随后听到了声音:

    【恭喜玩家进入主线剧情,主线任务已展开,望玩家努力探索!】

    【任务完成奖励:低级养元丹一枚,中级解毒丹一枚。】

    是电子语音播报,谢静舟感觉声音有些熟悉,楞了一下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难不成制作这个而游戏的是熟人……?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任务播报消失以后,谢静舟继续浏览商店。

    发现了有杀伤力较强的东西,但购买键却是灰色的。

    谢静舟蹙起眉头,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我氪的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