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等级不足,请升级后再来购买吧。】

    买东西还需要等级……?

    谢静舟点开等级经验条,看见上面没有购买经验值的地方,失望的关上了面板。

    暂时买不了,这位木长老还有一段时间可活。

    毕竟按照游戏设定来讲,萧长昭现在打不过木长老,甚至连刚才引路的弟子都打不过,即使真打的过,身处别人地界,也要思考打赢了之后的后果。

    做事必然瞻前顾后。

    游戏开篇就是这么一个前狼后虎的局面,节奏倒是很紧张。

    就在谢静舟还想着怎么用钞能力解决一下眼前困境时,突然听到一声闷哼,像是受到伤害咬牙咽下痛呼。

    关了手机上的弹窗,游戏中画面也有所变化。

    萧长昭不再是一开始进来时站在门前的样子,而是盘腿坐在木长老对面。

    两人都没有动作,木长老的一双眼睛落在萧长昭身上,面上一直带着那副慈祥的笑。

    反观萧长昭,面色比刚进来时还要苍白。

    游戏特效很高级,谢静舟能清楚的看见在两人身边运转着的灵力。

    只是按照游戏设定,灵力应该是纯白染着鎏金,但现在的颜色看起来很杂乱,还多了几分暗色。

    眼见着萧长昭脸色越来越差,谢静舟不由得有些着急。

    这什么垃圾游戏。

    他领养的人物受罪他却不能动手,就让他光看着?

    充了这么多钱你给我演动画片?

    谢静舟抿起嘴角,压下心底的不满重新打开商店,将里面购买键亮着的,能够购买的东西尽数买了个遍。

    “咳咳……”萧长昭艰难睁眼,灵力暴走胀开经脉带来的剧烈疼痛让他难以稳坐。

    不属于自己本源的灵力带着暴虐气息席卷。

    萧长昭紧咬牙关,抬头间颈部线条紧绷,死死攥紧的拳头更是青筋凸起,指甲刺破掌心,那点疼痛都没有被萧长昭所察觉,倒是鲜血的味道在封闭的房间内散发开来。

    木长老弯了弯眼睛,“由我亲手教导这些时日,你到也不是完全没有进步。”

    说话间,又是一股蓬勃的灵力注入。

    原本紧绷着的经脉瞬间剧痛无比,蓬勃的灵力以两人萧长昭为中心瞬间向周围散开。

    ‘嘭!’

    凝实的灵力化为利刃打翻了墙边的瓷瓶,瓷器碎裂散落的声音,使得因疼痛麻木的萧长昭恢复一丝清明。

    与此同时,萧长昭嘴角缓缓流下鲜血,他死死的盯着木长老,开口间更多鲜血落下,他缓慢道:“多谢长老赐教,晚辈……”

    他一字一顿道:“铭、记、于、心。”

    木长老笑了,毫不遮掩的表达着他对萧长昭这句话的态度,“你记得便好。”

    萧长昭不再与他交谈,专心提起心神抵御灵力,但在此等情境下,他根本无法凝气,被动地感受着刀割碎身的疼痛。

    不能着急。

    要忍耐,继续忍耐。

    现在撕破脸的话,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还可能导致他们破罐破摔。

    他不能死在这,他还要给家人报仇……

    脑海中思绪流转,萧长昭眼底逐渐变得赤红,家人被魔族屠戮的惨烈画面成了他对家最后的印象。

    木长老看着萧长昭的转变,面上的笑意更深了。

    对,就是这样,心魔起,你一辈子就只能是个可怜的废物筑基。

    萧长昭的呼吸逐渐急促,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样下去不行……不能这样……

    你——

    就在萧长昭打算爆了经脉自废修为打断心魔之时,口中却像是被塞进来了什么东西。

    有着清凉的感觉,还有淡淡的甜滋滋的味道。

    一颗小圆球的形状,是……糖吗?

    萧长昭含着那颗糖,脑海中混乱的画面以及偏执的念头在此刻尽数消失,他下意识的垂下眼眸,避开木长老的视线。

    谢静舟看着游戏里‘崩溃值’快速下降,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吗?”

    耳边听到声音,萧长昭心下蓦地一颤。

    谢静舟在萧长昭周围摆了一圈法器,高阶法器硬生生的把一块普通的地方给围成了疗伤阵法。

    涂涂抹抹的灵药也用了不少。

    情况逐渐稳定下来,谢静舟继续往萧长昭嘴里喂丹药,还有一些灵泉不知道是干嘛的。

    但是所有灵药中价格最高的,肯定有用。

    谢静舟就拿丹药当吃的,灵泉当水,乐此不疲的喂着他。

    萧长昭第一枚丹药还没吞下,接下来就又了第二枚,好在这颗丹药入口即化,之后又被喂了口水。

    并不像普通井水或者溪水,萧长昭能感觉到里面蕴藏着的灵力,想必也不是凡品。

    还有丹药,一般的丹药在炼制的时候都必定会有杂质,但他连续吃了几枚都没有感觉到杂质的存在,这意味着丹药的品阶极高,随便拿出去一枚都可能是外面散修大能争抢的对象。

    给他服下属实是……

    萧长昭受不起,唇瓣微动他想说些什么,但眼前木长老正死盯着他,稍有动作都可能会被捕捉到,身体又被灵力压制不能动弹,连消息都传不出去。

    游戏并没有将萧长昭心里的想法以旁白的方式写出来,谢静舟自然不知道萧长昭现在在想些什么。

    但见萧长昭呆呆的坐着没有反应,好像比刚才的样子更惨了些。

    谢静舟怕有什么意外,又喂了几颗丹药,安慰道:“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丹药养身,外表却看不出什么。

    萧长昭衣服都已经被血浸透了,面上看着也是十分虚弱的样子。

    木长老也没有怀疑,一直在输送灵力。

    谢静舟帮萧长昭擦了擦面上的血,这时候才发现,他领养的人物眼眶红了,有点湿润的感觉。

    疼哭了吗?

    这么疼吗?

    “别哭,很快就好了。”谢静舟一直在看着时间。

    萧长昭本没有要哭的意思,却在听了这话的时候心里万般情绪,五味杂陈。

    灌入灵力后,木长老收了灵力,反手将面前虚弱垂头的萧长昭打了出去。

    少年瘦弱的身形直直的从台上抛下。

    谢静舟在木长老动手的同时,托住了萧长昭,虽然萧长昭只是看起来很虚弱,实际上并没有受什么伤,但这么高的台子直接摔下去,肯定很疼。

    萧长昭预想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而是被人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比起木长老掩饰的恶意,仙者的帮助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躺着做什么?”木长老斜睨他一眼,“脏了我的地。”

    萧长昭挣扎着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外走。

    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血印。

    在最后临近门前,木长老更是甩手一击灵力打在他后背,将人推了出去。

    萧长昭一个踉跄,谢静舟连忙扶了一把,顺势戳了一下木长老的额头,他以为会像之前那样毫无反应,却没想到木长老直接被他戳了一个仰倒。

    谢静舟挑了挑眉,现在有反应有什么用?

    ……算了,只当是撒气。

    萧长昭只是灵脉有些虚,走路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伸手间摸到了什么,握住以后莫名有些不想撒手,“多谢仙者赠药出手相助。”

    “客气。”谢静舟见他站不稳,便一直扶着他往前走,不由得问道:“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得到那个萧家秘术吗?”

    “有一部分是。”萧长昭头顶冒出对话框:“他年纪太大了,一直没有摸到成仙的门槛,他想找个合适的弟子来帮他延长寿命。”

    谢静舟:“……?”

    【叮咚!恭喜玩家发现隐藏任务:夺舍!】

    【奖励:未知。】

    【请玩家努力攻略游戏呦!】

    谢静舟这会就想明白了那个灵力颜色奇怪的原因,缺德,缺大德了!

    反复折磨想得到萧长昭手里的秘术,甚至想拿到东西以后将人夺舍,萧长昭一旦把东西交出来,那就是死路一条。

    到底是牵扯到命的事,谢静舟摸摸萧长昭的头,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呢。”

    真要是被夺舍了我就找出游戏开发商,敲了他脑袋看看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萧长昭不止一次听到仙者承诺的话,心里酸涩的可怕。

    他在被赶到外门受尽侮·辱的时候没哭,被木长老当成替身傀儡反复淬炼的时候没哭,甚至一忍就是这么多年。

    但在听到谢静舟的话以后,眼前升起一层朦胧的水气,无论他怎么眨眼睛都消不去。

    谢静舟:“怎么了?”

    萧长昭摇了摇头,“多谢仙者。”

    “跟我不必客气。”

    “仙者还未告知晚辈,来这是……若是仙者觉得不好开口,不答也可。”

    “我来这帮你。”谢静舟没什么可隐瞒的,他一直做的都是这件事。

    “……”他这么坦诚,萧长昭倒是愣住了。

    他试着问道:“仙者可是认识我家长辈?”

    谢静舟:“不认识。”

    “那仙者与萧家曾结缘?”

    “不曾。”

    “那……”

    “不认识你家人,也没有受谁嘱托,要非有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你吧。”

    萧长昭:“……?”

    谢静舟笑着点了点呆住小人的头,“我是为你来的。”

    想了想,他强调道:“专为你一个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