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静舟话音一落,就见萧长昭低下了头,借着长发遮掩住面部,他都看不清萧长昭的脸。

    可能是心中想法颇多,毕竟还年轻,很多事表情是藏不住的。

    但……

    谢静舟看着萧长昭头顶对话框一片红色感叹号,大致也能知道萧长昭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感叹号过后是一串乱码,想必是心情十分复杂。

    等萧长昭自己缓了一会,谢静舟说:“先回去吧。”

    早点睡去沐浴更衣睡一觉,总好过在林子里站着。

    萧长昭应声道:“好。”

    回去的时候也是一步步走回去,谢静舟看他踉跄的样子便没有将手收回来,一边扶着他,一边打开了购物界面。

    一直住在外门那边也不是个事,毕竟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人多还乱,那些外门弟子也是不老实的,提早住出去会更好。

    只是……

    要在哪里放一栋房子得想一下。

    商店里倒是有不少房子,简单到茅草屋,再到更贵更精致一些的砖瓦房,后面就是带院子的豪宅,还有山头。

    应该是修炼用的,光看样子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但是很贵。

    谢静舟就买了两个。

    旁白:【???】

    【玩家您好,萧长昭修为不足,暂时用不上灵脉,有多余资金可以考虑一下购买其他丹药,以及防护用品,或者购买衣物装扮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谢静舟看着飘过的提示,买衣服倒是得安排上,玩游戏那有不换装的。

    但现在萧长昭的身份是外门弟子,商店很多衣服都精致的不像是弟子穿的,倒是防御的可以多买一点。

    藏在衣服里。

    在经过提醒之后,谢静舟没有继续买房,旁白默默地消失,然后在看见谢静舟买空了商店防护区。

    旁白:【!!!】

    【玩家请谨慎消费,防护使用寿命并不短,且游戏有靠游戏内活动获得免费防护及衣服,玩家可以点开左下角活动面板查看。】

    “不看。”谢静舟专心买东西,钱不够就氪金,氪金完继续买,“白送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旁白:【???】

    你还挺叛逆。

    旁白主动弹出窗口,【玩家请看,高级成衣,穿上后可增加三倍防御力。】

    谢静舟看着这衣服的颜色轻哼一声,“当抹布我都嫌割手。”

    旁白:【……】

    这玩家我没法带。

    谢静舟嫌弃的关掉窗口,继续看其他好看的衣服。

    他的游戏人物长得那么好看,要什么这麻袋似的成衣,买当然要买好看的。

    旁白:【希望玩家可以理智消费。】

    谢静舟又冲了几个648,淡淡道:“我很理智。”

    别的没有,钱还是有很多的,谢家的一切都落在他名下,游戏充值而已,都不够他银行卡余额的零头。

    买东西的过程中,萧长昭也走回了外门。

    一起和他离开的时候相差无异,晾了一半的被子还在上面挂着,像是特意给谁留着一样。

    萧长昭前脚刚迈进来,后脚管事就从屋里出来。

    面对浑身是血的萧长昭,管事面上没有丝毫变化,“木长老心系萧家遗孤,特意令我给你单独安排住处,以后就不必和其他外门弟子住一起了。”

    说着,管事转身淡淡道:“跟我来吧。”

    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就像是来这通知这个消息都是萧长昭莫大的荣幸一样。

    不过,有一个单独的住所还是好的。

    木长老良心发现是不可能的,谢静舟倒是更偏向于夺舍的那个隐藏任务,应该是和这个有关。

    当游戏画面停在破烂的茅草房前时,谢静舟都没有感觉出乎预料,反而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是那个木长老能干出来的事。

    管事站在门前,单手背在身后,语重心长的说:“外门弟子都统一住通铺,唯独你有一个单间,要知道心怀感激。”

    说完,斜睨了萧长昭一眼,走了出去。

    谢静舟点了一下晃晃悠悠的门,门直接掉了下来。

    ‘啪’的一声,扬起一阵灰。

    虽然明知道是游戏里弄不到自己脸上,但这样举着手机玩真有一种灰尘蒙脸的感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仙者?”

    萧长昭在门掉下来的时候就意识到是身边的人动的手,“这屋里不太干净,仙者要不先去其他地方走走,等我收拾好以后再回来。”

    从门口往里看,地上都有一层明显的土,角落上还堆积着已经发霉了的废柴,这个房子只怕都不知道多久没用了,这会拿出来当个单间。

    谢静舟感觉,还不如萧长昭在院子角落睡草堆来的舒适。

    这边的房顶遮风挡雨很难,而且摇摇欲坠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来了。

    比睡草堆还多了几分危险。

    谢静舟看着商店里那个自己嫌弃低级的茅草屋,突然就看顺眼了起来。

    将防护值很高,但外表看起来和外门弟子衣物一模一样的衣服放在了桌上,谢静舟说:“你先去沐浴,出来把桌上的衣服换上。”

    “好。”萧长昭想先收拾屋子,毕竟满是尘土的地方收拾干净只怕身上也会落得满是尘土,但是仙者既然让他先去沐浴更衣,那他便听仙者的。

    游戏画面里没有了萧长昭的身影,谢静舟直接把破茅草房卖了三枚金币,然后用自己新买的茅草房放在那里。

    本来想用更好的院子,但摆放的时候提示等级不符,不许用,就只能用茅草房。

    但哪怕是茅草房,也和原来那个破烂相差太多,外表上看,一眼就能发现不对。

    谢静舟蹙起眉头,感觉这样不太行,他敲了一下旁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别人看不出茅草房换了吗?”

    旁白:【亲亲,商店有阵法可以用哦,迷魂阵一出,别说是茅草房了,他们都发现不了草有问题。】

    谢静舟点了点头,将阵法用上了,从他的角度看不出什么,但游戏人物应该是看的出的。

    茅草屋里面就不用加阵法了,因为……肯定不会有人进来,保险起见,谢静舟直接加了个屏障,进不进来都不让进就完事。

    弄好之后,萧长昭还没回来,谢静舟顺手把院子里也收拾了。

    谢静舟只需要用手指点一下,拖着扫帚从头扫到尾就干净了,打扫起来十分轻松方便。

    游戏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一直没见萧长昭回来。

    人物数据稳定,应该没遇到什么危险,但就不见萧长昭人。

    谢静舟想了想,点击地图上萧长昭的头像,画面黑了一瞬,加载地图中。

    萧长昭站在水中,身上的血在水里散开,身边一片都是红色。

    好在水是流动的,不一会便会被带到下游去。

    快入冬了,天气寒凉,再加上天元宗所处山间,哪怕外门弟子所在位置相比于宗主所居会更靠近山脚下,温度也还是比山下低很多。

    这个季节的水也只会更冷。

    萧长昭撩起水,面无表情的擦拭着手腕上的血迹,仙者还在等他。

    谢静舟游戏界面加载完成时,就见萧长昭自虐似的站在冷水中擦拭着身上的血。

    “你来这种地方洗澡?”

    “仙者。”萧长昭下意识的放下手,“这边不会有人过来。”

    这边偶尔会有魔兽出没,外门弟子惜命都不回来,萧长昭已经习惯了来这里沐浴。

    别的地方的话……碰到其他外门弟子反而麻烦,还耽误时间。

    谢静舟有些懊恼自己忽视了这个细节,想着以后在院子里弄个洗澡的地方,“下次别再走这么远了。”

    “是。”

    谢静舟喂给他一枚暖身的丹药,“换了衣服回去吧。”

    “嗯。”

    ---

    萧长昭愣在门前,这个院子与刚才自己出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简直可以说是直接换了个院子。

    破烂发了霉的茅草屋焕然一新,院子也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这些……都是仙者打扫的吗?

    除了仙者也不会有人来做这些事。

    谢静舟戳了戳萧长昭的脸颊,“怎么不进去?”

    “仙者,这屋子……”

    “喜欢吗?我给你换了一个。”

    谢静舟推着萧长昭进来,茅草屋虽然低级了点,但里面的配置一点都不低级,还泡了暖身的茶水。

    谢静舟:“喝了暖暖身子。”

    萧长昭没喝茶,却觉得身上很暖,他拿着茶杯,轻声说:“多谢仙者,仙者辛苦。”

    “你喜欢,我就不辛苦。”谢静舟倒是感觉手指有点累。

    但是看着破破烂烂的地方,一点点升级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使人很有成就感。

    萧长昭:“喜欢的。”

    言语间没有太大波动,但泛红的耳廓早已出卖一切,谢静舟见状忍不住弯了弯眼睛,会害羞脸红的小少年啊……有点可爱。

    之前看见萧长昭,谢静舟还以为这人未成年,但读过背景以后才发现,萧长昭已经年满十八,在修真界这个年纪早已成年。

    可看起来瘦弱的不行,想必没少吃苦。

    谢静舟买了些吃食放在桌上,“吃了东西早点休息吧。”

    今天萧长昭也是受了罪的,哪怕身体受到的伤害已经恢复,但疼的过程也是很刻骨铭心的。

    考虑到外面那些外门弟子,以及萧长昭还没完成的工作,谢静舟说:“外面我帮你看着,不会有人进来,你安心休息。”

    萧长昭盛了碗粥放在对面的位置,而后才给自己盛,没急着吃,而是想了想说:“仙者,要不我先去将外面的棉被收了,之后再回来歇息。”

    外面的活不做完,受罚他倒是不怕,但他怕仙者趁他休息的时候出去把活都做了。

    仙者那么好,应当舒舒服服的坐着让人伺候的,怎么能让他去做这些杂事呢。

    “不必管外面。”谢静舟注意到萧长昭给自己盛粥的动作,顺手将那碗粥拿了起来,“你要是不去休息,我就把你打晕了,让你好好睡一觉。”

    萧长昭笑了,轻声说:“仙者心善,不会这么做的。”

    谢静舟听了这话,也忍不住轻笑一声,“你……”

    看着游戏里萧长昭的笑颜,谢静舟言语间顿了顿,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仙者今晚现身宿在床上吧。”萧长昭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之前睡觉的茅草堆他还带在身上。

    把唯一的床榻留给仙者,他随便找个地方堆着就可以休息。

    “我这个修为不必睡觉。”谢静舟说,“这张床对修炼有益,没事的时候你也可以坐在上面修炼。”

    “那仙者……”

    眼见着萧长昭还想劝,谢静舟促狭道:“你一直催我休息,感觉你意不在此啊……难不成是想看我现身?”

    “还是……想见见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