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我是当下最先进的智能ai,并不需要升级。】

    谢静舟也没想着这个看起来傻傻的旁白,能说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便点点头,说:“知道了,没事就退下吧。”

    旁白:【玩家请正视自己娱乐游戏的方式,不得……】

    这一大片的字看的谢静舟头疼,剧情正进行到关键时刻,这边喋喋不休,干脆直接关了旁白。

    画面瞬间安静了。

    游戏剧情还在继续,但可能因为刚才谢静舟把火球丢出去这个举动,使得神兽心下谨慎,没有敢轻举妄动。

    一直到谢静舟关了旁白,下面的神兽还抬着头看萧长昭呢。

    谢静舟想了想,戳开神兽看生平信息。

    刚点开,还没仔细看的时候,萧长昭头顶出现了对话框:“仙者?”

    谢静舟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嗯?怎么了?”

    萧长昭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问,眼下晚辈该怎么做?”

    谢静舟粗略的看过生平,感觉这个神兽没什么威胁,便说:“跟那个神兽说,你无意插手这件事,更不会将这边的事宣扬出去,让他放你离开。”

    “好。”

    萧长昭得了话,对谢静舟的话丝毫没有疑问,直接与神兽·交谈起来。

    谢静舟见状,忍不住动了动指尖戳他,没有对话框,也看不见萧长昭在说什么,但一本正经表情看得出来,说的话应该是挺严肃。

    交谈的时间还挺长,谢静舟戳的时候注意到那个地方似乎有些红了。

    先不说他手劲不大,隔着手机屏幕他也很难把脸上给戳红……吧?

    话虽如此,谢静舟还是帮他揉了揉,结果发现更红了。

    谢静舟:“……?”

    垃圾游戏出bug了。

    萧长昭手上扶着树干,站着一动不敢动,和下面气势汹汹的神兽·交谈时,说的话都没有深想直接脱口而出,他……集中不了注意力。

    面上的暖意太明显,仙者掌心的温度,隐约间似乎还能嗅到淡淡的香味。

    时间拖得太久,下面的神兽都有些气急败坏,如果不是顾忌仙者,可能这会已经冲上来撞树了。

    萧长昭轻咳一声说:“仙者,神兽不同意。”

    谢静舟只是按照江湖规矩,先礼后兵,想也知道神兽同意的概率不大,“嗯,那下去打架吧,把他打跑。”

    “仙者不好现身吗?”

    “嗯,下去打吧,有我在呢,没事的。”

    谢静舟倒不会什么灵力,但他在商店买了不少攻击类的符箓,至于防御类的,他手指点着屏幕就能把对方的攻击打飞,也用不着防护。

    得了谢静舟的话,萧长昭当即便要下去。

    然后,谢静舟就看见萧长昭抱住了大树。

    谢静舟:“?”

    等、等一下。

    谢静舟连忙抬手,指尖点着萧长昭的腰间,将人从树上带了下来。

    这种场合你爬树下来,哪怕是藏拙,也属实是有点不好看。

    谢静舟没有直接放下,而是缓慢的降落,给人一种萧长昭是以自身灵力悬浮空中,缓缓下落的感觉。

    过程中,谢静舟叮嘱道:“不许爬树,一点气势都没有,你不会飞吗?不是已经筑基了?”

    “晚辈……”萧长昭垂眸掩下眼底的笑意,轻声说:“晚辈胆小,一时紧张便不敢动作。”

    谢静舟摸摸头,安慰道:“多经历几次这样的场合就好。”

    “嗯,长昭明白。”

    “你在那嘀嘀咕咕说什么呢?”神兽拧眉看着他,“有什么话当面说!”

    萧长昭抬手,拿着一把普通的长剑指向神兽,“动手吧。”

    “呵?就你这点修为也敢挑衅本尊?”神兽上下打量着萧长昭,眼中的轻蔑掩饰不住,“叫你身边的人出来。”

    说着,不等萧长昭说话,神兽的面色一顿,旋即瞪了他一眼,“你是在拖延时间!?”

    萧长昭蹙起眉头,只见神兽收了灵力,转身跑进了林子深处。

    看来竟是不打算追究的意思。

    萧长昭看不懂,谢静舟的角度却看的很清楚,“木长老带了很多人过来。”

    想了想,谢静舟叮嘱道:“先躲起来吧。”

    木长老要比那个神兽危险的多,再加上现在木千容受了伤,宗主的儿子也不省人事,昏迷的孟重也不会成为被盘问的对象。

    唯一清醒的萧长昭在这,绝对逃不过接下来的剧情。

    他现在不能动剧情内的人物,索性就让萧长昭先避开,以后能打了,他再解决掉这个木长老。

    萧长昭听话转身,先往木长老他们过来方向的相反方向走,但脚步刚一动,后面就听到一声喊。

    “萧长昭你还想跑到哪去?!”

    怕萧长昭没听见似的,木千容又大声喊道:“你站住!不许跑!”

    谢静舟缓缓挑起半边眉毛,醒了?

    早知道醒这么早,直接把人砸晕算了,醒的也真是时候。

    谢静舟戳开旁白,问道:“有什么可以清除记忆的东西吗?”

    旁白:【商店内没有本款产品出售。】

    谢静舟想了想,翻出一块石头。

    旁白:【!!!】

    旁白:【警告玩家!以物理手段致使人物失忆是违规的!会有惩罚!请玩家谨慎处理!】

    “我只是看这块石头颜色不错,拿出来欣赏一下而已,不要胡乱猜测,我是那种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吗?”

    旁白:【???】

    你还挺敢问。

    物理手段用不上,谢静舟就把石头扔了。

    旁白:【玩家,你不是说颜色好看,拿出来欣赏一下的吗?】

    谢静舟翻找商店背包,挑有用的东西塞给萧长昭,看见这条询问,随口回答道:“我现在又不觉得好看了。”

    理直气壮,丝毫不心虚。

    旁白:【那你好善变。】

    “有钱人都善变,像我这种特有钱的,善变也正常。”

    旁白:【……】

    说不过,憋屈。

    都被木千容看见了,这会再跑也来不及。

    谢静舟都怀疑,木千容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晕过去,只是受了伤躺在地上装死而已。

    这会要是跑了,木千容在木长老面前添油加醋一番,萧长昭身上的问题就更多了。

    木长老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木千容连忙站起身来,朝着木长老跑了过去,“舅舅!”

    萧长昭站在旁边,在木千容过来的时候,还往后错了一些,却没想到木千容像是故意的那样,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撞了他一下。

    下意识的向后靠去,却不是硬邦邦的树,像是撞在了谁的身上……

    谢静舟扶稳了萧长昭,一手照着木千容后脑勺拍了一巴掌。

    奔跑中的木千容当即脸朝下‘啪’的一声摔了下去。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人?

    谢静舟无语,想氪金,找个人做了他。

    刚才撞那一下,看着挺重的,谢静舟问道:“疼吗?”

    萧长昭正想摇头,并告知仙者不要担心,但没等他说话,嘴边就被喂了几颗丹药。

    身上一点伤没有,在外站久的疲倦也瞬间散了。

    “多谢仙者。”顿了顿,萧长昭小声说:“只是仙者,我并未受伤,食丹药未免太过浪费。”

    “不浪费。”谢静舟看了一眼商店背包,“都是你准备的,什么时候吃都一样。”

    早点吃完,早点买新的。

    木千容栽在地里摔的太惨,起身的时候手指都在微微抽搐,脸上更是一片狼藉,鼻血弄得哪哪都是,混着泥土沾到了脸上。

    木长老在远处看着,蹙起眉头,眼底闪过一抹嫌弃,微微偏头,示意身边的人上前。

    旁边的弟子见状,拱手行礼后快步走到木千容身边,两人一同将木千容扶了起来,并递上了绢布。

    木千容随手抹了两把脸,“舅舅!萧长昭暗算我!”

    木长老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谢静舟一愣,他本来还想护着萧长昭先跑呢,可现在看起来,木长老好像并没有要帮木千容出气的意思。

    嗯……有些奇怪。

    木千容没觉得舅舅态度有什么问题,一板一眼的解释道:“我们在林中修炼,意外碰到萧师弟惊慌失措的跑出来,询问后才得知,他拿走了可化形神兽的丹药,被神兽追赶。”

    “我和冯师兄一同出手救他,不料却不是神兽的对手,双双重伤。”

    “好在舅舅及时赶到,神兽被吓跑,侄儿这才得以死里逃生。”

    萧长昭蹙起眉头,木千容开口便颠倒黑白,把事情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能被神兽看重的丹药等级自然不会低,丹药又不是大白菜便宜到处都是,有这枚丹药,自然会自己看着,怎么可能是捡到的。

    “拿?不问自取便为偷!神兽既可以化人,自然有了神志,萧长昭偷盗此举说出去丢了我们宗门的名声!”

    木千容顿了顿,“我也劝过师弟将丹药还回去,但师弟可能年纪尚小,没见过如此品质的丹药,所以舍不得。”

    “胡闹!”

    木千容缓缓抬头看向萧长昭,“你盗走神兽丹药,害的师兄弟几个被神兽追赶,险些丧命,你可知罪!”

    谢静舟:“?”

    “千容心善,却也不是你肆无忌惮挑衅神兽的底气,如若不是我,只怕你们几个现在都成了神兽腹中食!”

    “你如此不知轻重,我必然是要替宗主好好责罚你!”

    萧长昭死死的攥着拳头,“长老不问对错便下了定论,是否有违规矩?”

    木长老面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淡淡问道:“萧长昭,你可认罪?”

    【玩家住手!】

    ‘砰!’

    “木长老?!”

    “来人!快来人!”

    “木长老晕过去了——!”

    萧长昭面上的表情一滞,眼睁睁的看着木长老背后悬着的一块砖头落地。

    “仙、仙者?”

    旁白:【玩家!!!!】

    谢静舟轻咳一声,“我就随便试一下,打晕是个意外,可能是你游戏有bug了,建议修改。”

    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