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沾到火瞬间被点燃,快速蔓延全身,木千容惨叫着晃悠着身形往后逃离想要躲开,却被钱长老一脚踹在身上。

    木千容狼狈不堪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头上的火却没有半点熄灭的意思。

    “舅舅!舅舅救我!”

    “舅舅——!”

    木长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反倒是孟重反应过来,聚起灵力砸了过去。

    木千容被当头砸了一下,‘哐’一下仰躺在地上,火光也迅速熄灭。

    谢静舟看了一眼,此刻的木千容已经看不出人样来了。

    游戏商店卖的火把自然不会是一般的火把,谢静舟买又都是买贵的,后缀跟着‘真火’、‘净火’之类的火种,与人触碰都不需要等火势蔓延,瞬间就能将人吞噬。

    哪怕才燃烧了不过几秒,后果也十分严重。

    谢静舟等火熄灭以后才放下手,怕萧长昭找不到人,还特意点了点地上的额人,“地上的那个是木千容。”

    萧长昭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他更奇怪于木长老的反应,“木长老为什么……”

    “哦对。”萧长昭一说,谢静舟才想起来还有个木长老在,随手解除了他身上的禁锢。

    谢静舟:“他追的太紧,就让他在原地休息了会。”

    木长老的修为不算低,用跑的自然跑不过飞的,谢静舟只能边拽着木千容边给木长老下buff,最后直接定住,不然会坏事。

    解除了禁锢的木长老身形一晃,顾不上别的,几步跑到木千容身边,推开挡路的孟重,颤抖着手托着他的后颈将人扶起来,塞了一枚丹药下去。

    见没什么效果,又抖开储物袋拿了个瓷瓶往他嘴里倒。

    谢静舟看着木长老的动作,有些想不明白,“你觉得,木长老是看重还是不看重他?”

    现在不要钱似的倒丹药也不像作假,但要是很在乎的话,之前在万树枯林中木千容告状,木长老又没有要给他出头。

    萧长昭:“他看重木千容的命。”

    谢静舟点了点头,正要说些什么,手机屏幕上骤然变红,一个巨大的对话框出现在了钱长老的头顶。

    “木老头!你没事闲的带着你侄子来烧老子的山,你有病吗你!”

    “老子山上各种灵植宝物,都让你给毁了!你赔给老子!”

    ……

    钱长老的对话框陆陆续续刷新十几条,看的出来,他很愤怒。

    相比之下,木长老就淡然的多,抬手让孟重去寻医修来,起身说:“你冷静一下,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太过蹊跷吗?”

    钱长老冷笑一声:“蹊跷,蹊跷至极!老子也没亏待你吧,该给你的那份一点都不差你的,现在是什么意思?”

    木长老解释道:“那火不是我侄子放的,真正放火的另有其人。”

    钱长老扭头看向自己门下弟子,“汇强,容文,你们说!”

    “回师父,确实是木千容放的火,师兄弟当时都在山上,看的很清楚,他亲手将火把丢进来的。众师兄弟都可以作证。”

    “你还想解释什么!”钱长老撸胳膊挽袖子,伸手就想抓木长老。

    “我的意识是,有人控制了小容。”木长老抬手指向萧长昭,“我怀疑萧家有秘法可以召魂体为他所用,刚才小容行为举止突然变的诡异不已,而后莫名冲出来烧了你的山,我来不及阻止。”

    钱长老才不信呢,鄙夷道:“他?他要是有这个能力他还用……”

    话只说了一半,钱长老伸手抓住木长老的肩膀,“我不管,你赶紧赔我所有损失,把我的山恢复原样。”

    谢静舟点了一下刚才钱长老说了一半的话,没有下文,剧情中也没有他遮掩的那句。

    听起来像是已经发生的事。

    谢静舟蹙起眉头,看来,游戏给萧长昭设定的背景,要比他现在看到的消息复杂的多。

    低头看着不远处萧长昭认真观摩的模样,他忍不住抬手摸摸他的头。

    萧长昭敏锐的察觉到情绪变化,茫然抬头,狐疑道:“仙者?”

    “没事。”谢静舟打开商店背包,“饿不饿?感觉他们的戏还要唱很久,先偷偷藏起来吃点东西?”

    毕竟现在这么多人都盯着长老那边,也不会有人在意萧长昭是不是不见了。

    “可是仙者饿了?”

    “没,怕你无聊。”

    萧长昭轻笑了声,握紧了谢静舟的手,“不无聊,不会无聊的。”

    谢静舟点了点头,现在最是解恨的时候,自然是一个细节都不落的仔细盯着。

    两山交界处,来的人越来越多。

    这个时间会过来这边的除了两边门下的弟子也不会有其他人,倒是有些好事的外门弟子过来,但走到边缘便不敢再靠近里面,装作扫地,但视线总是往里面瞄。

    木长老不想让事情闹大,毕竟会造成现在一切的情况,归根结底还是之前林子里的事,真让一些好事的长老知道了,只怕会有麻烦。

    木长老说:“普通的火烧不掉灵草,顶多是看起来变了颜色,你悉心将养几天,再加以灵力滋养,自然会恢复如初。”

    “灵山则更不会被火点燃,山脚下又不会烧到屋舍,细细算下来,你也并没有什么损失。”

    一番算计下来,倒是一分一毫都不用赔偿了。

    钱长老破口大骂,“放屁!那是普通的火吗!灵草都已经烧死了!”

    本来就穷,指着卖灵草跟丹师换丹药呢,现在好了,灵草没了,罪魁祸首还不想赔偿,那怎么行!

    传出去他这个长老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烧死……”木长老瞳孔猛的瑟缩,浑浊的眼中闪过一抹精明。

    “对!都烧死了!”钱长老气急败坏道:“那可都是净火!能焚烧化神期的。”

    化神期大能都逃不过的净火,那点花花草草怎么可能活下来。

    “那火不是小容放的,但表面看起来确实和小容脱不了干系,我也该赔,只是补偿钱财怕你会不答应,小容有一枚品质上呈的丹药,用来补偿你满山的灵植灵草绰绰有余,你意下如何?”

    看到这句,谢静舟指尖一顿,几乎瞬间知道木长老说的丹药是什么。

    钱长老犹犹豫豫道:“真的假的?”

    他种植灵草为的就是丹药,要是能有品质更好的丹药赔偿,那他自然愿意。

    木长老神色淡然,“你可以先看丹药,如果觉得不值,我们再商议其他也不迟。”

    钱长老:“拿来吧,让我看看。”

    “丹药现在不在我这。”

    钱长老瞬间变了脸色,“你耍我?!”

    “你冷静些,我只是说不在我这,又没说不在别人哪里。”木长老优哉游哉的将视线转向萧长昭,“将你偷走的那枚丹药拿出来吧。”

    谢静舟:“?”

    果然,转了一圈,就绕到了萧长昭头上。

    木长老在明晃晃的说,萧长昭找人操纵木千容点火,自然是要萧长昭自己来赔偿这一把火带来的一切损失。

    那枚丹药现在大概率在木千容手上,却污蔑萧长昭偷走,到时候萧长昭要是不给,绝对不能善了,毕竟在长老和萧长昭之间,钱长老只怕也会选一个软柿子捏。

    不给不行,可要是给了,那就坐实了萧长昭是个小偷。

    给与不给都是错。

    而且,就刚才木长老的话来看,他已经意识到有‘魂体’在帮萧长昭了。

    倒是有些麻烦。

    萧长昭毕恭毕敬道:“丹药在木师兄身上,长老想要,可等木师兄醒了打开他的储物袋自取。”

    “闭嘴你个小偷。”孟重大步走过来,“丹药明明是被你偷走了,怎好意思说在木师兄那?木师兄现在昏迷不醒,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好找机会逃跑?”

    萧长昭:“孟师兄说笑,我的身份特殊,又怎会离开宗门。”

    孟重双手环胸,冷笑着看着他,“那就把储物袋拿出来,让我们翻找一番,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品质极高的丹药。”

    “我并没有……”

    不等萧长昭说完,孟重急不可耐的说:“如果身上没有,那就是藏在屋子里,木长老对你那么好,还给你一间单独的屋子,没想到你居然辜负了他的信任!”

    在他长篇大论的时候,谢静舟已经打开了地图,想拎着萧长昭走。

    但转念一想,宗主还没见到呢,木长老他也没能弄死,刚才用攻击性武器都用不上,可能只能让萧长昭自己亲手除掉才行。

    与其现在逃跑,倒不如借此机会……

    谢静舟买了个新的储物袋装满东西给萧长昭,暂时将他自己那个藏起来。

    萧长昭察觉到了变化,却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仙者所做一切自有他的道理。

    “汇文,汇安去搜他的房间。”木长老慢慢走上前来,“你,将储物袋交出来。”

    “慢着!”萧长昭不想他们踏入自己和仙者的地方。

    “屋舍破烂,重要的东西我自然带在身边,想知道有没有丹药,直接搜我的储物袋即可。”

    说着,萧长昭直接将储物袋丢给木长老。

    萧长昭以为,里面会是一道杀意,或者是灵力攻势。

    然而木长老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储物袋的瞬间,独属于灵药的香气瞬间蔓延。

    在场所有人皆是虎躯一震。

    木长老眼眸微垂,眼底酝酿着异色,“你这里面……”

    萧长昭也愣住了,怎么那么多品质极高的丹药?

    仙者他该不会把他自己的储物袋给……

    想到这,萧长昭一把抢回储物袋。

    木长老手上一空,蓦地抬头看向萧长昭,顿了顿却没有说什么。

    这时,谢静舟戳了戳他的肩膀,教导道:“说句嚣张一点的话。”

    萧长昭心下应了一声是,想了想此等场合说什么会比较嚣张,于是便道:“品质高的丹药我从不缺,也没必要去盗一枚于我修炼毫无益处的丹药。”

    众弟子:“???”

    谢静舟:“吃几颗。”

    丹药离开瓶子时间久了,效果会被削减,萧长昭想了想,没动里面的,而是将最外面的那几颗丢进嘴里。

    经常这么吃,身体都被喂习惯了,一次吃太多也无妨。

    众弟子:“!!!”

    这次,就连木长老都睁大了眼睛。

    有些年纪小的弟子眼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萧长昭吃下丹药后轻咳一声,“有点干。”

    旁边的弟子一口气差点没憋过去。

    我们做梦都不敢求的品质极高的丹药,你就这么一口吞了还嫌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