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长昭拿品质极高的丹药当糖豆吃这一举措委实惊人,周围的弟子皆是一派目瞪口呆之色。

    宗门内没有炼丹师,都是统一从别的门派内采购的,价值不菲不说,有时候品质还参差不齐。

    品级高的炼丹师一丹难求,拿出去拍卖行也都是能高价出手的那种。

    是以,宗门内能采购到的丹药少之又少,又会先紧着长老们,层层克扣下来,到弟子们手里顶多就是一粒聚灵丹,补充亏空灵力的。

    而且因为聚灵丹品质不高的缘故,吃多了还容易积压体内散不去。

    现在看见萧长昭拿着慢慢一储物袋的极品丹药,几个人能忍住不露出艳羡的神色。

    萧长昭把储物袋系好,抬头问道“木长老,如此可否能证明,我并非偷盗丹药的贼人?”

    木长老沉默片刻,沉声说“丹药这种东西,可多不可少,纵使你有这些,也未必不会觊觎其他。”

    萧长昭面无表情道“丢失的那颗丹药于你们而言是宝贝,于我而言,就是个毫无用处,吃了还卡嗓子的药丸而已。”

    众位弟子“……”

    这像话吗?

    木长老瞬间攥紧了拳头,“萧长昭你——”

    钱长老看到现在大概也能明白了,萧长昭储物袋里那么多灵丹他是眼热,但这么多弟子看着,名门正派的长老总不能做出什么,他以后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办法。

    眼下还是先把赔偿要过来才是正道。

    钱长老一把拉住木长老,“少废话!赔我的山!”

    “钱长老你听我一言。”

    “我听个锤子,给老子钱!”

    “……粗鲁!”

    “我打——!”

    钱长老风风火火的性格,见要不来东西直接上手。

    萧长昭离的最近,虽然看的清楚,但危险系数也比较高。

    谢静舟将人往后带了带,怕他看不清楚,又将人放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较高的突出石阶上。

    想了想,又买了点小零食放他手边,避免让别人看见不好,还加了个防护,将他牢牢的挡住。

    谢静舟说“边吃边看,比较有氛围。”

    萧长昭老实的拿起瓜子,两手剥壳。

    看着那两个长老自相残杀,打来打去也挺有意思的,狗咬狗罢了。

    叮咚~恭喜玩家,天元宗剧情完成度已过半,剧情更新奖励已发送至玩家背包。

    隐藏任务夺舍,正在进行中,请玩家继续努力。

    谢静舟挑了挑眉,“这么快就过半了?”

    这游戏未免太过于简单了吧。

    感觉都还没玩多久呢,还是说为了游戏体验,故意弄得这么简单。

    话音刚落,左上角出现了三个点。

    什么意思?

    谢静舟狐疑的点了一下,三个点展开是旁白的对话框,这才想起来,他之前把旁白给禁言了。

    解除禁言之后,旁白遇到问题了吧?玩游戏没我不行吧?我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是你游戏路上的有力助手,你就这么把我禁言,你……

    字打了一半,谢静舟又给它禁言了。

    过了两三秒解开。

    旁白玩家您好,我来为您刚才的问题进行专业性分析与解答。

    谢静舟淡淡道“嗯。”早这样不就好了。

    旁白游戏设定剧情按步就班,但由于您未遵守游戏规则,促使剧情快速发展……

    谢静舟看着这一大串的字感觉眼晕,“简单概括。”

    旁白您充的太多了。

    谢静舟“……”

    小事,都是小事。

    旁白这边建议减少对游戏人物的帮助,适当的放开手让他自己闯荡呢。

    谢静舟挑了挑眉,放手?刚让别人看见萧长昭有那么多丹药,这会放手,萧长昭不得被人吃了。

    谢静舟言简意赅拒绝“不可能。”

    旁白系统分析结果建议您这样做呢。

    谢静舟“我不接受你的建议。”

    旁白可是……

    “你自己安静,还是我给禁言?”

    祝您游戏愉快。

    这行小字后,旁白消失的无影无踪。

    识时务者为俊杰。

    谢静舟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便听见萧长昭说“仙者请。”

    “嗯?”

    话音刚落,手边就多了一盘瓜子仁。

    干干净净的,一点瓜子皮都不见。

    游戏里,萧长昭身边放着一个布袋,瓜子皮装了能有小半袋。

    谢静舟看着游戏里剥花生的萧长昭,好像花生他也并不打算吃,而是用了和刚才的瓜子同样的处理方式,放在盘子里。

    看起来就是一会给他的。

    “你自己吃。”顿了顿,谢静舟说,“我吃这些瓜子就够了。”

    谢静舟鲜少会吃瓜子花生类的干果,自己剥起来麻烦还会弄脏手,这么小的瓜子过了别人的手他也不想吃。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剥瓜子呢。

    瓜子仁每颗都很饱满,感觉会很好吃。

    谢静舟从干果盘里拿了一枚碧根果仁递到他嘴边,“尝尝。”

    这个应该是游戏里那个时代没有的东西。

    萧长昭神色微动,他看不见仙者身处何处,但凭空漂起来的果仁他能看的清楚。

    “啊……”

    萧长昭听着仙者的声音,顺从的张开嘴。

    咸香酥脆的果仁入口,萧长昭闷声说“多谢仙者。”

    好像情绪比刚才低了不少,谢静舟看着他明显红了的耳朵无声笑了笑,越是害羞表现得越是冷静。

    谢静舟时不时吃一粒瓜子,更多的时间还是在喂萧长昭。

    干果盘里的种类不少,谢静舟挑拣着每样都喂了一些,还放了一壶热茶。

    他们这边边吃边看戏,倒是很悠哉。

    木长老和钱长老那边就不一样了。

    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仔细看来,木长老明显不敌。

    两边的弟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纷纷围了上去,但是他们不敢打架,反而是在劝架。

    再打下去,无论输赢,那都得一并进刑堂。

    两位长老不会受罚,他们这些弟子就理所应当的成了受过的。

    但是劝又怕被伤及,畏畏缩缩的反倒是成了最里层看戏。

    纠缠片刻后,钱长老一拳将木长老打飞出去,木长老半空中堪堪稳住身形,来不及运转灵力就撞在了山上。

    ‘砰’的一声,泛起浓浓烟尘。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空中一人翩然而立,缓缓落下。

    陌生人物?谢静舟点开人物背景看了一眼,坐镇宗门的半神吗?看来是宗门内地位超然的存在。

    在场弟子皆是一怔,旋即纷纷拱手欠身行礼,“恭迎仙师。”

    男人蹙眉,甩手道“两位长老在弟子面前大打出手,不嫌丢人吗?”

    钱长老见状冷哼一声,倒是没有再动手。

    男人也未问事情经过,可能是觉得丢人,便抬手将两人带走,身影消失在空中,幽幽落下一句话来“都散了吧。”

    想来,也是没有给这些弟子解惑的打算。

    谢静舟从萧长昭眼里看出一些茫然之色,“那人是宗门坐镇的仙师,云游回来正巧碰上这事,顺道过来把人带走了。”

    萧长昭点了点头,“多谢仙者解惑。”

    谢静舟说“这件事一时半会出不了结果,先回去吧。”

    哪怕有了结果,也是等那位仙师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以后,才会叫萧长昭过去。

    这里的场地是用不上了,站在这无用,还不如早点回去休息。

    谢静舟说的话,萧长昭向来不会给一个否定的答案,现在也不例外。

    即使现在时间尚早,天还未黑。

    仙师说了要散,但是这些人还是站在原地左右观望着。

    谢静舟猜,他们是在找萧长昭。

    明显是看中了那些丹药,想跟萧长昭交个朋友的。

    谢静舟直接没让萧长昭现身,把人带走了。

    回到茅草屋里,谢静舟看了眼游戏内时间,好像现在休息是有点早。

    但是又不知道可以干些什么。

    谢静舟看着打扫屋子的萧长昭问道“别干活了,来修炼吧。”

    他也不能时时刻刻盯着游戏这边,现在时间比较宽裕,一直泡在游戏里还行,但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所以,还是提升萧长昭自己的实力比较靠谱。

    “对了,我记得有……”说着话,谢静舟打开了商店,

    里面有不少修炼的秘籍。

    各种真经,续脉,什么类的功法都有,五花八门的。

    谢静舟看了一眼,选了几个比较贵的,一股脑的丢到了桌上,“这些你挑拣着学吧。”

    不知道功法和功法之间会不会相互排斥,学习了会不会造成不好的后果,所以谢静舟没胡乱教导,让萧长昭自己来分辨。

    萧长昭道了声谢,打开最上面一本功法,只看一页便愣住了。

    再打开另外几本,皆是修仙界失传已久的功法!

    这桌上的功法,随便拿出去一本都能引起修真界动荡。

    萧长昭不曾见过,却听说过关于功法的传言,传的玄之又玄,拿到一本就能接近半神。

    只是世上从未见过,他便只当这些是茶馆编出来的故事,却没想到……

    萧长昭合上功法,没有再去查看,“仙者,这些功法太贵重了。”

    “贵?”谢静舟想了一下,“不贵。”

    但见萧长昭没学,谢静舟问道“不喜欢吗?我再找点别的。”

    “不是的仙者。”萧长昭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道“这些功法大多都已失传,交于晚辈实数浪费。”

    “谈不上浪费。”谢静舟不以为然的说,“这本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萧长昭闻言顿时怔住,“仙者,我……”唇瓣轻动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谢静舟摸摸他的头,柔声说“你收了,它们的存在才有意义,你不要,那它们不过就是几本没人要的破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