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静舟听他说的这么笃定,下意识的摸了摸果脯的包装袋。

    萧长昭给他的东西,除了那盘瓜子仁,好像都是带灵力的。

    灵力在他的世界而言,是十分稀缺的,但游戏里的那个世界好像不太一样。

    谢静舟想了想,问道“他伤了多久了?”

    “有三个月了吧,上次任务受伤到现在,一直靠医院的设备吊命。”说到这,医生叹了口气,“之前也试过用灵力稳住,但没有媒介,仅是灵力浓度太高,病人的身体承受不住,虚不受补你懂吗?反而严重了。”

    谢静舟“清予做的?”

    “对,除了他,咱们这也没人能做到。”

    只是……做到也没什么用,要平衡灵力,压低灵力,还要使灵力有效,或高或低都不行。

    这样弄太困难,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根本做不到。

    医生捏了捏眉心,转身说“既然你来了,这就交给你了,我去查房。”

    “去吧。”顿了顿,谢静舟问,“他可以吃东西吗?”

    医生“吃不了,准确的说,他吃流食都消化不了。”

    “你别乱喂他,到时候还能坚持两三天,被你给……”后面的话医生没有说明,给了谢静舟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谢静舟比了个手势,送医生离开。

    医生走后,屋内站着的小队内的队员,也都纷纷走出了病房,倒是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口排成两排。

    谢静舟还是第一次接手这样的事,以往都是君清予出面,毕竟后续还会涉及到提拔组员以及后续安排。

    病房门关上,谢静舟走到床边低头看着他,“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但有风险,你要试一下吗?”

    他有能补灵力的零食,但大多都是些果脯之类的,这会男人连流食都吃不了,更别提这些吃的。

    吃下去会怎样,会好还是会更坏,这都是说不准的。

    而且,灵力补充这也还只是一个概念,没有真正实验过,相比之下危险就会更大。

    话音刚落,病床上的男人有了动静。

    男人眯起眼睛,有点像是想睁开眼睛,但是虚弱到没有力气,只能艰难的眯起一条缝,在缝隙中分辨着谢静舟的样子。

    感觉男人已经连说话都困难了。

    谢静舟也没等他说什么,直接开口说“刚才医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吃了你可能会恢复,也可能会立刻就死,不吃,你还有几天可活,你要不要试?”

    “同意就眨两下眼睛,不同意就闭上眼睛休息,等清予回来吧。”

    说话间,男人已经完全睁开了眼睛,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谢静舟,像是在分辨着什么。

    病房内温度有些低,这个温度正适宜受伤的人养伤。

    谢静舟来的匆忙,外面温度也没有到穿羽绒服的地步,这会在病房里待着倒是感觉有些冷了。

    见男人没有反应,谢静舟便只当他选择等君清予回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正准备找个椅子坐下,身后传出了细微的响声。

    ‘咯吱’

    ‘咯吱’

    谢静舟回头一看,男人正在用食指的指甲扣着手边的仪器。

    在他看过来的时候,男人缓慢的眨了两下眼睛。

    谢静舟拿着手机走向里间关上门,“稍等。”

    男人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重得多,带的那些都用不上。

    谢静舟打算先把游戏的背包里的拿出来试试,如果不行,就只能想办法把果脯加水打成果汁了。

    男人的状态不好,一次性喂太多,可能也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只能一点点试探着来。

    打开游戏,场景自动匹配萧长昭所在的画面。

    道过晚安的萧长昭,这会正在厨房里蒸草团子。

    谢静舟“……”

    这似乎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不睡觉跑去林子里抓灵兽。

    萧长昭拿着把扇子,慢慢悠悠的扇着火,面色很是严肃认真。

    谢静舟戴上耳机,将外面快被波及到的木头丢进去,“怎么不去休息?”

    萧长昭下意识的想按下那块木头,在听到声音以后快速收回了手,“仙者,我吵醒仙者了吗?”

    谢静舟“没,我这边出了点事,来拿点东西。”

    “是何事?”

    “有人生了病,我来拿点带灵气的东西。”说话的时候,谢静舟翻了一遍背包,选了几个小的,容易吞下的不至于噎到的果脯。

    萧长昭斟酌道“生病的话,食丹药会更好些。”

    “不行。”

    谢静舟也想过丹药,但有虚不受补这个前提在,喂给男人的话,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那不若带些草团?灵草做的,灵力比较柔和,面食也好入口,还可以果腹,仙者也该饿了,也吃些再去休息。”

    草团已经蒸好了两屉,被萧长昭放在一边,这会正好拿出来给仙者。

    谢静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边已经多了个小盘子,里面摆着两个蓬松暄软的团子。

    萧长昭把团子送出去以后,看着面前的炉灶沉默片刻,轻声说“病人吃草团子不能吃热的,仙者先吃,仙者吃完后,团子差不多也冷了,正好入口。”

    “好。”谢静舟印象中与灵力相关的事情皆是麻烦的,吃团子有这个前提也不算意外。

    谢静舟叮嘱道“你也赶紧去休息吧,很晚了。”

    游戏里的时间天都快亮了。

    “嗯。”

    说完,萧长昭没动,谢静舟也没动。

    火熄灭了,萧长昭等了一会,打算再将火点燃的时候,突然悬空了起来。

    “就知道你不会去休息。”

    “……”

    锁上厨房,脱掉外衫,把萧长昭放床上盖好被子。

    “晚安。”说着,熄灭了屋内的烛火。

    萧长昭轻声说道“晚安。”说话间忍不住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想借此挡住通红的耳廓。

    拿了草团子出来,谢静舟顺势坐在病床边的软椅上,草团子还是热的,严格遵守刚才萧长昭说的话,谢静舟便自己拿了个吃。

    躺在床上的男人“???”

    人傻了。

    谢静舟也没过多解释什么,草团子有没有用,等吃过以后自然会出结果,用不着他多说。

    草团子虽然名字一般,但味道很是不错。

    没有青草那种生涩的味,蓬松柔软,还带着微微的甜味,热气腾腾的很好吃。

    谢静舟下午只吃了一些果脯零食,这会的草团子才算得上是主食。

    能吃的出来,草团子里的灵力更加柔和,和果脯的灵力吃起来是不一样的。

    男人静静地看着谢静舟吃完了一整个馒头,他无法开口说话,只能靠指甲划过仪器发出声响来吸引谢静舟的注意力。

    谢静舟吃完了草团子,另一枚也凉了。

    掰了小块团子,谢静舟起身问道“能张嘴吗?”

    男人闻言,缓缓张开了嘴。

    谢静舟说“有不舒服的情况及时反馈,眨眼睛或者任何异常举动,都可以。”

    男人眨了下眼睛,示意说他知道了。

    小块的团子入口,男人便闭上了嘴,但却没有咀嚼,他已经没有咀嚼的能力了。

    这种伤,会让人从一个健康的能跑能跳的人,逐渐变成一个只能躺在床上,连一双眼睛眨动都变得艰涩的废物。

    伤病倒是其次,过程很是折磨人。

    救与不救都是死局。

    谢静舟等了一会,见他还没什么反应,便问道“喝水吗?”

    可能是有点干,喝点水顺顺。

    这时候,男人摇了摇头,动作依旧很慢,但幅度相较于之前的动作大了不少。

    “继续?”

    男人眨了两下眼睛。

    谢静舟又掰了几块。

    草团子吃了三分之一,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倒是面色比之前好转了些。

    谢静舟也不急,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毕竟现在男人的身体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吃下草团子,那边的仪器没有发出警报声,已经可以说明草团子的效果。

    感觉差不多了,谢静舟就没有再喂,等男人的灵力反应。

    见效慢,可能还要点时间。

    谢静舟便拿了果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仪器上的数值从之前直线下落到现在趋于平稳,变化还挺明显的。

    剩下的团子就放在床头柜上,要是男人能恢复,他自己拿起来吃就好。

    这时,有人敲响了病房的门。

    谢静舟“进。”

    男人打开个缝隙,走进来顺手关上门“你别在这盯着了,你自己身体也不好,别到时候君队还没回来,你也倒下了。”

    “我没事。”谢静舟感觉自己身体最近很好,连咳嗽的频率都减少了。

    男人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瞥见病床上队长有些不太对劲,他蹙起眉头打量着,纳闷道“队长嘴边是啥呀?感觉有点绿呢?”

    “我给他喂了点草团子。”

    “草团子?”男人点了点头随口说“哦,草团子好啊,草团子养胃还好消化,我们在外面没事就挖野菜做野菜团……”

    话音渐渐落了下去,男人看看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队长,在看看坐在旁边的谢静舟,表情逐渐变得愕然惊诧。

    “!!!”

    男人扭头朝着走廊大喊“医生!医生呢?!出事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