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这一嗓子,医生没来,倒是在门口占城两排的小队队员快速动身围了过来。

    “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是不是、是不是队长他……”

    门口瞬间被挤的水泄不通,大家虽然着急,但也没敢往里挤,就这么探头探脑的看着。

    却没有听到里面维持生命的一起发出警报。

    男人没有过多解释,开口便说“小赵,你快去找医生,就说队长吃了点东西,现在情况不明,让他赶紧过来。”

    “什么?!”小赵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他可不会理解为是好转了自己坐起来吃东西,医生之前说的话他们都听得很清楚。

    队长现在连呼吸都困难,怎么还吃上东西了!

    来不及多说什么,小赵踉踉跄跄的撞开人群,“我去叫医生!”

    男人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

    刚才病房内只有病重的队长,和之后进来的谢静舟。

    队长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所以这个吃的是谁喂的一目了然。

    队员们面面相觑,显然都不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

    谢静舟放下提示铃,刚才男人也是急昏头了,扯着嗓子就喊,直接按下提示铃,医生那边就会收到消息过来的。

    病房内十分安静,连带着走廊的声音也很轻,只剩下紧张的呼吸声。

    可能有人想说什么,但顾及到谢静舟的身份,又没人敢开这个口。

    好在没过多久,医生便来了。

    谢静舟抬头看了一眼,队员们颇有默契的让开了门,没看见医生的身影,却已经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

    “我就离开这么一会,就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病人身体不行,不能吃东西,你怎么能胡乱给他吃东西呢?”医生匆匆赶来,进门的时候仍忍不住说“你之前还问过我,我也明确告诉你了说不行,你都知道不能喂的,怎么能这么乱来。”

    怕出什么意外,医生手里拿着装满了药的针管,这一针下去,能短时间快速聚灵,相对而言,后遗症也不轻。

    但是,当医生靠近,没等扎针,感觉他的面色有些不对。

    面色红润的不像是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

    医生手上一顿,扭头点开机器显示屏,结果却无异常,生命体征平稳,“你给他喂了什么?”

    “草团子。”谢静舟指了指那边没喂完的半个,“他只吃了一半,你有空把另一半喂给他吧。”

    “草、草团子?”医生懵了。

    这玩意难道不应该吃第一口的时候就把小队长给送走了吗?

    怎么还能吃了一半还能撑到他过来!

    医生来不及多想,直接打开机器绕到另一边,给病人做了个机器范围内的全身检查。

    谢静舟拿着手机坐到一边,他也想等结果出来看看怎么样。

    面色其实说明不了什么,还有回光返照一说呢。

    等机器检查吧。

    数十双眼睛都盯着这边,谢静舟泰然自若的拿出手机,低头玩游戏。

    他对那个草团子有信心,准确来说,是对萧长昭有信心。

    打开游戏,里面萧长昭还在睡,平躺在床上,双手叠在腹部,睡姿规规矩矩的。

    茅草屋内很安静,连外面虫鸣的声音都没有,尽数被阵法隔绝在外。

    谢静舟也没去闹他,戴着耳机,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

    ‘滴滴滴’

    一串急促的提示音,打破屋内安静的环境。

    谢静舟顿时一怔,困倦在瞬间扫空,他迷茫半睁着眼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现在在哪。

    低头一看才反应过来,自己在病房里。

    谢静舟捏了捏眉心,把摇摇欲坠的手机拿稳,游戏画面看着看着把自己给看困了,隐隐约约像是眯了一会。

    起身清醒一下,谢静舟问道“检查结果怎么样?”

    “心率正常。”

    “体温正常。”

    “灵力消散速度减慢。”

    ……

    “综合体检结果c级,脱离危险?”在念出最后结果的时候,说话的尾音忍不住上扬,充斥着疑惑。

    医生看着手上这份最新的检查报告,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是脱离危险没错。

    “这怎么可能呢?”医生真是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下了三次病危的人,是怎么在他查房的这段时间内,自愈脱离危险的。

    从小队长住院以来就是他接手的,自然也知道病情恶化到哪种程度。

    这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最主要的还是,不断溃散的灵力停止,这就代表着,只要时间足够,病人完全是可以慢慢自愈的。

    今天与往日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吃了半个草团子。

    医生挠了挠头,难不成之前是给人饿着了?吃饱了就自己恢复了?

    扯淡!

    医生自己推翻了莫名其妙的猜想,“那个草团子是什么做的?”

    “不清楚。”谢静舟把那半个草团子递给他,“这应该算是带有灵力的食物,把剩下半个给他吃了,他自己就能慢慢恢复。”

    医生看着这其貌不扬的像是馒头一样的团子,“哪来的?”

    谢静舟“别问。”

    他不打算多解释什么,也解释不清。

    见病人情况稳定,谢静舟起身说“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诶,等……”医生那还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但谢静舟要走他也拦不下。

    眼见着谢静舟离开,医生叹了口气,看了看病人,“你运气不错。”

    病床上的男人弯了弯眼睛,显然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回到家,谢静舟还是有些困,但从医院回来,还是习惯泡个澡再休息,消毒水味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收拾好再休息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了。

    这个时间,游戏内的萧长昭已经醒了。

    游戏没有关,谢静舟便把手机放在床头,让他自行走着剧情。

    不用他督促着,萧长昭也会自己修炼的。

    游戏内。

    萧长昭喝了一口清茶,放下茶盏的时候动作很轻,像是生怕茶盏和桌面磕碰发出什么响声来。

    他虽然看不见仙者所在,但却可以听见声音。

    昨夜仙者有事出去,只怕忙到现在才回来,应该很是疲惫,白日歇息一会也好。

    吃过饭,萧长昭也没着急修炼,而是出门打水。

    灵植需要浇水才能发芽,萧长昭挑了个合适的灵器来装水,这样装满以后有一段时间不用再去山腰打水。

    因为外门弟子比较麻烦,他特意选了条没人走的小路,除了比寻常路崎岖一些,倒也没有什么不好。

    走出去见溪水边上人不少,便又换了个方向,去小溪尽头,这边倒是很安静。

    萧长昭把法器丢进去,等装满以后会自动浮上来。

    只是这个装满的过程需要时间。

    萧长昭坐在不远处树下等着。

    “萧家独子?”

    空灵沉稳的声音突然响起,萧长昭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就见上次在钱长老那有过一面之缘的仙师缓缓落下。

    仙师淡淡道“我已经传令下去,外门弟子的杂活无需你经手,回去修炼吧。”

    “仙师。”萧长昭起身行礼。

    礼数周全,但并没有听从仙师的话把东西收起来。

    仙师见状也没过多质问,见他不走,反而开口与他交谈起来,“招灵一事可大可小,未必会是好事,万事有因有果皆是轮回,你觉得他助你良多,殊不知,他的存在很可能是你燃烬灵力在将养着。”

    “等你反应过来,自是抽身不得。”

    “灵力耗尽,你会有性命之忧。”

    萧长昭闻言并未露出什么害怕的神色,反而因为仙师这句话而沉默良久。

    如果……是用我灵力将养着的,那他便不会离开,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吧。

    这样,又有何不可能。

    萧长昭的沉默落在仙师眼中,倒像是被性命之忧给吓住了,仙师开口问道“我有可解之法,保他不会再近你身边,你可愿一试?”

    萧长昭蓦地抬眸,警惕的看着仙师。

    见此情形,仙师先是一怔,旋即笑着摇了摇头,“竟是如此。”

    “我久游历不归,仙门之事皆非我所管,二位长老已受到责罚,日后他们再与你为难,大可来我这告状,我自会帮你讨回公道。”

    “住所也可转去内门弟子所居,你意下如何?”

    萧长昭拱手道“仙师,晚辈满足于当下,只是不知仙师前来所为何事?”

    说了半晌,仙师似乎在给他铺路,但仔细想来也只是让木长老收手而已,大老远的跑来只为说这件事,着实不对。

    仙师大可召膝下弟子前来告知,却亲自前来。

    萧长昭现在所处之地前狼后虎,不由得多思虑了些。

    仙师轻笑一声,“你可愿做我徒弟?”

    “晚辈愚钝,修为尚浅,心有所困只怕难以修炼,不敢奢望。”

    这便是明晃晃的拒绝了。

    仙师也没有与他为难,只说“木长老大限将至。”

    话音未落,仙师的身影已消失在溪边。

    萧长昭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心里想的尽是他最后那句。

    是……夺舍的事吗?

    木长老之前的安排已经圆满,如果偷窃丹药的事落实,木长老大可以仗着刑罚的理由将他囚在刑堂。

    现在,木长老期望落空,按理说是会蛰伏下来再找机会。

    但如果大限将至,只怕木长老会鱼死网破。

    想夺舍,也想要名声,可跟命比起来,名声又算得了什么呢。

    两者相较取其轻。

    萧长昭抬手将法器收回来,打算最近先不出茅草屋了。

    仙师发话,那些外门弟子应该也不会来找他,让他去做杂事。

    既然如此,就一直待在茅草屋里,他不出来,木长老也没办法。

    总不能真的冲进去茅草屋抓人,毕竟仙师回来了,木长老也不敢触仙师的眉头。

    法器里的水够用一阵子。

    回到小院,萧长昭取出一部分放在水缸里,用舀子盛水,一点点浇在灵植的位置。

    灵草长得快,一晚上就又涨了不少,再看灵植,才刚刚冒头的样子。

    忙活完仙者的小院子,萧长昭又坐了些好入口的热食,用灵力护着,等仙者醒来就可以吃。

    弄好之后,萧长昭在院子里站了一会,思索自己没有遗漏的事,这才折返回去修炼。

    谢静舟睡眠不好,有时候哪怕是睡着了也会莫名醒来,反复醒来会使得情绪起伏,索性就不睡了。

    但这次……

    谢静舟醒来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比上次睡得时间还要长。

    谢静舟迷迷糊糊的想着,也没有做噩梦。

    倒是感觉耳边有流动的水声,不吵,让他的心情十分平静。

    手机上有几条消息,是医生发来的。

    谢静舟一眼扫过,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关了。

    叮咚~玩家您好,萧长昭有留言,是否现在查看?

    刚睡醒还有点点困,谢静舟闭上眼睛缓了缓,“查看。”

    “仙者日安,桌上有早饭,仙者趁热吃。”

    早饭是来不及吃了,只能吃下午茶。

    检测到桌上食物为萧长昭赠送,请玩家选择是否传输?

    非双方在线,没办法直接传输。

    “传输。”

    好的,传输成功。

    谢静舟拉过桌子放好,起身去洗漱,让自己清醒一些。

    早饭是小包子,两口一个的那种,表皮用的是昨天做草团子的材料。

    谢静舟咬了一口,里面肉汁便顺着开口处流了下来。

    还是肉馅的包子。

    好像是之前青花灵鸟的肉。

    除了包子,还熬了些米粥,浓稠度适中。

    不知不觉吃的有点多。

    和早饭一起传输过来的还有清口的茶。

    谢静舟喝着茶水,见游戏里一直在闪烁萧长昭的行程,便打开看了一眼。

    在看见仙师来找他的时候,谢静舟感觉有些奇怪。

    这个仙师给他的感觉就很……莫名其妙。

    说不上好还是不好,有一种中立偏向。

    暂时解决不了那个仙师,而且,眼下仙师想护着萧长昭的话,那接受了倒也无妨。

    反而是那个木长老更加值得注意一些。

    游戏现阶段最大的boss应该就是木长老了。

    谢静舟打开商店翻了两圈,想找点能预防被夺舍的东西,但一无所获。

    无奈,关上商店,谢静舟戳着游戏画面叹了口气,“垃圾游戏,钱都花不出去。”

    旁白???

    人家都骂我们骗氪,就你不合群。

    萧长昭收敛灵力,睁眼便看见桌上空了,严肃的面容不禁带了些笑意,“仙者,包子可还合胃口?”

    谢静舟调转画面回到室内,“今天的修炼时间到了?”

    “嗯。”

    按理说,修炼是没有时间一说,于修仙者而言,修炼可以忘我,千百年端坐都可以。

    但萧长昭并不想修炼那么久,仙者还在,他不想闭关。

    谢静舟想了想,问道“仙师想收你为徒,你怎么拒绝了?”

    萧长昭一愣,“仙者都知道了?”

    “嗯。”谢静舟只看了大概的节点,并不知道他和仙师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最后拒绝了。

    萧长昭心里有自己的考量,仙师明显对仙者的存在感兴趣,虽然不知道仙师会不会伤害仙者,但保险起见,他还是选择从最开始杜绝一切问题的存在。

    听谢静舟这么问,萧长昭倒是没说其中曲折,而是说“因为我有仙者了。”

    万事以仙者为重,自然不可能做仙师的徒弟,将仙者置于可能存在的危险之中。

    谢静舟弯了弯眼睛,忍不住戳戳他的脸颊,“这么会说话的吗?”

    萧长昭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仙师离仙者远点,下意识的说了那句话,后知后觉的红了脸,反而不再说话了。

    谢静舟曲起指尖绕着他的头发转了两圈,不拜师也行,反正他这边也不缺修炼的秘籍,等修为到了,他还可以买法器给他。

    只是法器一类都是后话。

    眼下要做的是还得是修炼,修为越高,从木长老手上活下来的几率就越高。

    谢静舟点点他的头说“努力修炼吧。”

    “好。”

    游戏玩了一个多月,好感度和经验值一直在提升,但是萧长昭的修为就好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一直没什么动静。

    谢静舟点着游戏里的舀子给灵植浇水,时不时的调转画面看一眼里面修炼的萧长昭。

    厚积薄发是好的,这样在渡劫的时候能抗过雷劫的把握会更高。

    就是不知道木长老那边,什么时候会动手。

    木长老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出现了。

    一走神,手上不小心一松,水全都倒了下去,谢静舟连忙把水舀子放在一边。

    萧长昭出来的时候,就见灵植已经被水浇透了,抬手将部分水提出浇在灵草上,他走过来问道“仙者因何事叹气?”

    谢静舟见他过来,问道“你最近有见到木长老吗?”

    萧长昭摇了摇头,“不曾。”

    “他不会放弃了吧?”谢静舟蹙起眉头,因为萧长昭一直不出去,找不到机会,所以放弃?

    可以说得通,但感觉不是很合理。

    “不会的。”萧长昭深知木长老是什么性子,木长老可能会破釜沉舟,却不会放弃。

    谢静舟“那……”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萧长昭!”

    谢静舟一顿,心里莫名有点‘来了’的意思。

    眼见着萧长昭上前,谢静舟抬手将人拉了回来,说“我去开门。”

    万一开门的时候甩什么毒药,也弄不到他身上。

    没等开门,外面孟重继续说“萧长昭,木长老修炼圆满已经去了,宗门内弟子都去大殿为长老祈福,就差你了。”

    “木长老离开前对你最为照顾,你也该来过来送送他。”

    谢静舟“???”

    最为照顾?

    送他一程?

    你是真不怕萧长昭在他灵堂上笑出声来。

    等等……

    谢静舟蹙起眉头,木长老死了?

    准备了那么久,可能的剧情都猜测过,结果跳出一个死了,这个游戏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大殿内,台阶下面站满了身着白衣的弟子。

    萧长昭出来并没有换同样的衣服,他也没有站进去给木长老念往生经。

    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最上面摆着的是木长老的魂灯。

    魂灯已经灭了。

    对修为高的修者来说,并不是身死便死了,魂魄还在便有夺舍重生的可能。

    魂灯牵连着的就是魂魄,魂灯灭,魂魄散。

    换言之,木长老确实是死了。

    宗主和仙师都没有出面,而是其他几位长老在上坐镇。

    萧长昭没久留,看完了便走了。

    之前抓的那只灵兽肉已经吃完了,之前因为木长老的存在,所以一直没出来,现在木长老死了,他也正好去抓一些别的灵兽,给仙者换换口味。

    这样想着,萧长昭转身朝着林子里走去。

    谢静舟还在查看剧情,发现木长老的剧情线也断了。

    死的干干净净。

    走下半山腰的萧长昭,半路迎面撞上一个人,“木千容?”

    木千容毁容了,面上留着坑坑洼洼灼烧过的痕迹,真火的伤,吃再多丹药都治不回来。

    上次烧钱长老山那件事以后,他也没再见过对方。

    木千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开口间嗓子都是沙哑的,“我舅舅死了,你很开心吗?”

    萧长昭淡淡道“木长老修为圆满,当算羽化飞升。”

    “你放屁!”木千容咬紧牙关,“如果不是你,我舅舅还活的好好地,他给了你那么多,他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萧长昭没有歇斯底里反驳他的话,甚至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淡淡道“人皆有生老病死,你节哀。”

    说着,上前绕过木千容下去。

    他还得给仙者抓灵兽呢,晚上还得按时给仙者做饭。

    仙者身体不好,一日三餐当按时按点才好。

    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木千容的面容狰狞可怖。

    谢静舟蹙起眉头,点了他的故事信息,之前还没看见后面的相关信息,现在却有了大片内容。

    具体内容他没有细看,在最开篇最上面标题的位置,显示的并非单单木千容。

    而是,木千容木云明。

    木云明是谁?

    谢静舟一愣,“木长老原名是什么?”

    萧长昭“木云明。”换了旁人未必知晓,但萧长昭和木长老积怨已久,自然查过。

    “快跑!”

    来不及多解释,谢静舟抓起萧长昭就往回跑。

    不管在哪,最起码不要落单。

    “竖子休走!”木长老大喊着腾空而起。

    “仙者?”

    谢静舟不敢跳转画面,怕在加载的时候萧长昭被追上,就只能拎着他飞。

    找落脚点的时候,谢静舟随口道“木千容也是木长老选中的用来夺舍的‘器皿’”

    这也是为什么,木长老对木千容的态度那么奇怪。

    看起来很在意,但在一些事上又不是很上心。

    对于一个器皿,谁会有多上心。

    木千容让木长老给他做主,木长老没有理会,但在木千容浑身浴火的时候,木长老着急的替他灭火。

    不是担心他的命,而是担心‘器皿’烧坏了。

    眼下这条路,似乎是从下面上来的。

    谢静舟猜,这人应该是去茅草屋了,见萧长昭不在里面,才顺着小路一路上来找人。

    木长老‘死’,木长老的魂魄炼化木千容的魂魄,所以魂灯找不出单独的木长老魂魄,才会灭掉。

    木长老给他自己留的后路,要比他想的多得多。

    可能最好的那条路还是萧长昭,要不然也不会现在还追着萧长昭不放。

    萧长昭“仙者,我们现在回家吗?”

    “不,先去大殿,那里人多。”

    谢静舟以为,进去大殿,木长老就会收敛,却没想到,他带着萧长昭进去,下一刻,木长老也紧随其后的冲了进来。

    更是随手抓起一个距离最近的弟子,直接朝着萧长昭的方向甩了过去。

    上面的长老见状吹胡子瞪眼的怒斥“萧长昭你这是在作甚!这里是大殿,岂容你乱来!”

    谢静舟顺手抓着萧长昭转了个方向。

    后面飞来的弟子直接撞在了长老脸上。

    谢静舟挑了挑眉,“这个长老……好弱。”

    萧长昭轻声解释道“清凡长老主阵法,实力不强。”

    清凡长老被弟子撞得踉跄后腿,堪堪扶住身边人稳住身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