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21章 入V
    谢静舟“……?”

    进入游戏, 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之前亲密度高了可以游戏内外传输东西,现在亲密度高了,可以获得进去游戏里面的资格?

    是全息游戏场景, 还是……

    谢静舟捏了捏眉心,感觉这个需要考虑的地方很多。

    “咳咳。”

    萧长昭睡梦中仍是蹙着眉头的,咳嗽间动作使得肩上的被子滑落, 明明茅草屋内的温度并不冷, 但萧长昭却蜷缩起来。

    像是可怜巴巴独自舔舐伤口的小动物。

    饶是这样, 他也没有睁开眼睛。

    谢静舟觉得不对劲, 这像是发烧了。

    但游戏面板上并不会显示细节,只说明生命力低,还有重伤。

    谢静舟想了想, 调出旁白问道“那个进入游戏, 是怎么进去?”

    旁白玩家只需要点击同意,或者点头, 或者在语音提示之后说‘是’,都可以进入游戏, 但机会只有一次, 玩家谨慎使用哦。

    想知道的细节没有问出来, 谢静舟索性没再浪费时间,直接点了同意。

    然后眼前骤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耳边似有若无的微风吹过, 谢静舟左右看看,一片漆黑,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伸手不见五指也不过如此。

    过了一会, 风声也没了,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唯有他自己的呼吸声。

    像是世界静止了。

    片刻后,眼前的黑色逐渐浮现出其他颜色,像是一道光照进来。

    滴~请顺着小路的方向走。

    谢静舟闻言直接走了出去,光并不刺眼,反而很柔和。

    修仙界衣物配饰匹配成功,加载完成。

    动作间察觉到身上衣服有所变化,第一次穿修仙界的衣服,还有些不习惯,走路也小心了些。

    走出黑暗,谢静舟站在了茅草屋内。

    传输成功!

    屋内有很重的香味,像是花香,又像是其他什么东西混杂在一起的香味,隐约间还能嗅到一点淡淡的血腥气。

    看着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萧长昭,谢静舟叹了口气。

    屋里的花香,怕不是萧长昭以为他能闻到味道,所以在他回来之前弄了这么多东西来掩盖血腥味。

    却没想到被游戏一句伤势过重给暴露了。

    谢静舟走到床边,看着病重的萧长昭竟然一时有些无从下手,试着用手背碰一下他的额头,滚烫。

    确实是发烧了。

    谢静舟来的匆忙,也没时间去准备药,顿了顿,他问道“旁白你在吗?”

    旁白在的,玩家有什么吩咐?

    “退烧药有吗?”

    有的,请问玩家需要的是现代的退烧药吗?

    “嗯。”

    传输需要消耗能量,现代退烧药在游戏内价格会更高,大概是现代三倍左右,请玩家考虑是否需要购买?

    “来三盒。”

    旁白……

    会比在外面买贵三倍。

    谢静舟说“扣我余额,够了。”

    旁白……好、好吧。

    叮,退烧药已到账!

    听到声音的同时,谢静舟手边出现了三盒包装完好的退烧药。

    退烧药很小一粒,喂着也方便。

    保险起见,谢静舟还是倒了杯温水放在一边。

    然而,当谢静舟拿着退烧药喂给他的时候,萧长昭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的瞬间,谢静舟心里一颤,下一刻腕上一紧。

    萧长昭面色不善的盯着他,明明苍白的面容看起来没有一丝威慑力,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没由来的会后背发凉。

    “你是谁?”萧长昭左手强撑着半坐起来,攥紧了他的手腕,“说话!”

    谢静舟“我……”

    尝试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身份,但……好像这个时间出现在这就很不合理。

    然而,萧长昭却在听见这一个字的瞬间,松了手。

    谢静舟挑了挑眉,眼见着萧长昭从满身戾气不好惹,变成仓皇无措小绵羊,“你知道我是谁了?”

    萧长昭点点头,正欲说话,身形突然一晃,朝着床上栽倒。

    床上只有中间的位置有棉垫,外面一圈都是用木头搭建的,这一下砸下去会正撞在木头上。

    萧长昭闭了闭眼,疼倒是无所谓,只是仙者在身边,他这样犯蠢就……

    突然间,思绪一顿,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撞进了有些柔软温热的掌心。

    萧长昭躁动的心停跳一拍,旋即更加有活力的跳动,恍惚间,萧长昭好像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小心点,你生着病呢。”谢静舟小心将他带回枕头上,“把药吃了。”

    感冒药喂到嘴边,白色的小药片和他之前唱吃的汤药或者丹药完全不一样,但萧长昭没有丝毫迟疑,就着温水吃了药。

    水喝了小半,谢静舟起身把剩下的水放在桌上,以免萧长昭半梦半醒见不小心给打翻了。

    萧长昭平躺在床上,一双眼睛在谢静舟身上移不开。

    和他幻想中的仙者别无二异,不……他想象的不及仙者分毫。

    白色的长发及腰,半遮掩住纤细的腰身,纯白色薄纱长衫透过微光更能看清身形。

    萧长昭喉结微动,他顿了顿,不动声色的拉高了被子,但不知又想到了些什么,将被子往下踢了踢。

    谢静舟没注意到他这边的动作,放好了水,注意到桌上的食物,便问道“你晚上吃饭了吗?”

    萧长昭满心满眼都是仙者,闻言老实的摇头,但摇头之后又是一顿,连忙点了点头,“吃过了。”

    谢静舟算着时间,感觉自己来不及过来吃饭,已经提前留言给萧长昭说了,让他自己吃。

    现在看来,萧长昭非但没吃,还遇到了一些不顺利的事。

    谢静舟走到床边,帮他把被子拽上来,双手都放进被子里,被子边缘抵住他的下颚,将人严严实实的盖住。

    “你受伤了不好吃这些油腻的,我去给你煮点粥。”

    “不舒服就眯一会。”这款退烧药有点催眠的成分在里面,萧长昭又是第一次吃,没有抗药性,可能会犯困。

    萧长昭老实巴交的应声“嗯。”

    萧长昭一直目送着谢静舟出去,仙者走的时候还不忘关上门。

    仙者让他休息。

    ……不想休息,想去找仙者。

    又怕仙者生气。

    萧长昭有些纠结,一时没有动作。

    谢静舟亲手摆放的厨房,他对这边也很熟悉。

    厨房里的东西都是齐全的,煮粥没问题,但……怎么生火?

    游戏玩习惯了,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就是去翻游戏背包,身在游戏里却不能打开背包。

    无奈,谢静舟只好找外援,“旁白,给我个火把。”

    旁白???

    玩家,我们的火把都是最低纯火起步,会把锅烧穿的。

    “那就配套给我一个不会被烧穿的锅,谢谢。“

    旁白会很贵……

    “刷余额。”

    好的玩家,您要的锅与火把已经就位。

    灶台上的锅放在一边,洗干净的米倒上水放在锅里,锅太大,米看起来倒是没有多少。

    怕粥糊了,谢静舟还用勺子慢慢悠悠的搅和着。

    正忙着,外面萧长昭走了进来。

    谢静舟“你怎么不在床上休息?”

    萧长昭将斗篷展开披在他肩上,轻声说“仙者,厨房夜里凉,不宜久待。”

    厨房不像住处,这边要时刻通风,自然就会冷一些。

    谢静舟倒是没觉得有多冷,可能一直在灶台边上,离火源比较近,“没事,煮好就回去了,你先回去歇着吧。”

    萧长昭并不想走,他左右看看,拿了个碗在手里,“我给仙者打下手吧。”

    谢静舟“?”

    煮个粥,需要打什么下手呢?

    谢静舟缓缓挑起半边眉毛,扭头看着萧长昭。

    萧长昭沉默片刻将碗放下。

    谢静舟以为他要回去,然后就见萧长昭拽过一旁的小矮凳子坐在了上面,掩耳盗铃似的看向门口。

    “……?”谢静舟抬手摸摸他的头,“离风口远点,坐进来。”

    “好。”萧长昭伴着小矮凳子坐到了另一边,乖巧的陪着谢静舟煮粥。

    谢静舟没下过厨,但煮粥这种小事,熟了能吃就行,翻车的几率也不是很大,就是比较费时间。

    感觉煮的差不多了,谢静舟盛了一碗,确认熟了才给萧长昭盛。

    刚将碗拿起来,谢静舟就感觉腿上一沉,低头一看,刚才还坐着的萧长昭,此刻已经迷迷糊糊的快坐不稳了。

    只是碰了一下,左右晃悠动作比较大,萧长昭自己清醒了过来,“仙者。”

    “嗯。”谢静舟盛了碗粥给他,“把粥喝了就去睡吧。”

    如果不是萧长昭晚上没有吃饭,谢静舟现在就让他去休息了。

    空腹吃退烧药对胃不好,可能修仙者不讲究这个,但修仙者也不吃西药。

    所以会不会有伤害他也说不好,还是喝点粥垫一垫再去睡,总会舒服些。

    谢静舟也没吃晚饭,习惯了和萧长昭一起吃,他自己忙起来反而不会太在意这些,正好这会也吃点。

    萧长昭起身打开小罐,挑了一些酱菜出来,以免仙者吃着觉得寡淡。

    吃饭的时候,谢静舟忍不住问道“怎么受伤的?有人欺负你?”

    游戏里没有看见萧长昭的行程,有些奇怪。

    “没有。”萧长昭轻声说“我去林子里面抓灵兽了。”

    谢静舟无奈,“下次遇到危险要跑,不要跟灵兽硬来。”

    他大概已经能分析出当时的情况了,萧长昭喜欢猎一些品级较高的,危险性很高。

    退出游戏之前给他留的那些保命防御,好像都用的差不多了。

    谢静舟暗自记下,出去以后得再给他准备一些。

    萧长昭点了点头,“仙者放心,我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中的。”

    以往隔着手机屏幕,听着这句仙者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自在,但是现在面对面说,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谢静舟嘴角微抿,“谢静舟。”

    “嗯?”

    “你可以叫我名字。”

    萧长昭“不可,晚辈怎能直呼仙者名讳,这是大不敬。”

    吓得萧长昭都没敢用‘我’重新用回了‘晚辈’。

    谢静舟不觉得叫名字有什么问题,可见萧长昭如此排斥,便也没有再提。

    夜间不宜吃太多,两人只用了一点清粥和酱菜。

    回到房间,谢静舟抬手说“来,我试试温度。”

    萧长昭一愣,快速思考着仙者话里的意思,没等他做出反应,谢静舟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额头上。

    退烧药见效很快,谢静舟点了点头,“温度低了些,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嗯。”萧长昭缓缓低头,掩去耳边的红色,轻声说“仙者早点歇息吧。”

    屋内只有一张床,萧长昭说完以后便拉开椅子,坐在桌边,大有一种他就在这休息的感觉。

    “你是病人,你去睡你的,我不用休息。”谢静舟顿时感觉到仙者这个身份的好处了。

    见萧长昭不动,谢静舟直接伸手将他拉了起来,“到我这个修为的人都不必休息,我在这打坐修炼,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叫我。”

    “可……”

    “睡觉。”

    说着,谢静舟吹熄了屋内的烛光。

    萧长昭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仙者就在距离他很近的地方。

    以往看不见仙者,只能靠声音分辨仙者所在何处。

    但现在……他可以看见仙者。

    萧长昭心里越来越乱,满脑子各种思绪缠绕,明明很累很困,就是半点睡意都没有。

    偏偏牢记着仙者让他休息,萧长昭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便在脑海中描绘着仙者的模样。

    然后……彻底睡不着了。

    谢静舟倒是不知道萧长昭此刻有多乱,见着萧长昭安稳的躺着,就像是睡着了那样,他倒水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衣服是修真界那种宽袖长衫,动作很不方便,稍不小心就撒了些水。

    谢静舟随手擦了擦,问道“怎么传输回去?”

    “以后还有机会可以获得宝箱吗?”

    谢静舟还记得他进来的这次机会,是开宝箱开出来的。

    玩家您好,第一个问题三日后可进行再次传输。

    第二个问题可以获得,经验等级提升,亲密度等级提升,以及各种隐藏任务,都可以获得箱子哦!

    ……

    谢静舟“???”

    三日后?

    听到那三日后,旁白后面说的话他都没往心里去。

    谢静舟有些茫然,“为什么是三日后?”

    因为传输玩家进入游戏会消耗巨大能量,为了保证游戏的正常运行,所以才将二次传输的时间放在三日后,三日是用来积攒能量的时间。

    谢静舟“……”

    他进来就是想看看萧长昭的情况,因为有些数据游戏给的不全,他不能确定萧长昭是怎么了。

    还有就是以为,能随时传输回来。

    现在好了。

    他人在游戏里,没有跟外面任何人说自己去做了什么。

    到时候他们找不到自己,可能一场悬疑失踪案就此诞生。

    谢静舟“你能操控我的手机吗?”

    旁白我们是正经游戏,不会做这种侵害玩家隐私的行为,请玩家放心。

    “就是可以的意思?”

    旁白请玩家放心。

    “帮我编辑一条短信发给通讯录里的君清予。”

    旁白请玩家放……请玩家编辑具体内容。

    谢静舟“呵。”

    旁白羞涩(小表情)

    发完消息,谢静舟挥手关了旁白。

    旁白临走之前说商店内的止血消炎的药没有保质期,但也要尽快使用哦。

    “嗯。”说完,谢静舟一愣,他记得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闻到了血腥味,虽然很淡,但是血腥味没错。

    要不是旁边提醒,他都忘了那一闪而过的模糊的血腥味了。

    修仙者的身体素质要比普通人强的多,发烧到坐都坐不稳的程度不太可能。

    但要是重伤之下引起的发烧,那就合理多了。

    思及至此,谢静舟起身拿过止血的药,这些都是他在游戏商店买的,修炼之人时不时动动拳脚功夫也会受伤,这些药都有备无患。

    萧长昭睡得很沉,没有察觉到他的靠近。

    谢静舟动作很轻的掀开被子,就见被子上也有了血迹。

    身上包了纱布,血已经透过了纱布。

    谢静舟拿剪刀一点点的将纱布剪开,用毛巾擦拭掉部分血迹,都是离伤口比较远的,伤口的血肉外翻动一下感觉会很疼,他便避着伤口清理。

    止血的药和消炎药一起倒下去。

    伤口看起来像是很大一只的灵兽,一爪子迎面打过来,爪子从肩上划下,形成了一道道的伤口。

    谢静舟想了想,轻轻吹了吹,消炎药触碰到伤口会有刺痛的感觉,吹一吹就好。

    被子下面,萧长昭指尖蓦地蜷缩起来。

    好在谢静舟的注意力都在伤口上,倒是没有注意到其它。

    等打理好伤口以后,谢静舟用纱布包上,直接用胶带粘住边缘,都是不粘胶,撕下来的时候也不会疼。

    手上的细小伤口也顺便用酒精处理了一下,太大的伤口不能用酒精,疼的人受不了,小的伤口就不用有这个顾虑了。

    弄好之后谢静舟直起腰身,感觉身上有些疲惫,可能是维持一个动作太久了,稍有动作便不太舒服。

    看着萧长昭安稳的睡颜,谢静舟弯了弯眼睛,轻声说“晚安。”

    次日,阳光照进来似的屋内很亮。

    向来都是睡到自然醒的谢静舟,心下烦躁的蹙起眉头,翻身过去将被子拽上来遮过头顶,逃避阳光想再多睡一会。

    躺了没多久,意识回笼,谢静舟蓦地睁开眼睛。

    他怎么……在床上?

    谢静舟有些茫然,他怎么记得,昨晚太累,给萧长昭清理过伤口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睡前夕还在想,以他的身体这么睡一觉会不会病倒,他进来是照顾生病的萧长昭的,可别到时候他也病倒了,反倒是得麻烦萧长昭照顾他。

    结果一醒来,地方都变了。

    谢静舟坐起来,背靠着墙,回想着昨天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萧长昭端着茶盘进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上,见谢静舟坐起来,他笑了笑说“仙者你醒了?我做了些吃食,正好趁热吃。”

    “我昨天……?”

    萧长昭神色如常的将早饭放在桌上,“我夜半惊醒,怕仙者着凉,便自作主张将仙者抱了过来,仙者勿怪。”

    谢静舟顿了顿,“那你昨晚睡在哪?”

    萧长昭说“我储物袋里的那些干草一直没扔,昨晚刚好用上。”

    “来,仙者,先吃吧。”

    谢静舟看了眼时间,按照游戏的时间来算,他这是直接睡足了一天一夜。

    或许是游戏时间进度比较快的缘故,谢静舟也没有放在心上。

    谢静舟身坐在桌边。

    萧长昭盛了碗汤双手递上,“这是踏雪红鬃兽的肉做的肉丸汤,肉质紧实弹牙,多吃的是肉质本身的味道,只加了少许盐调味,仙者尝尝。”

    谢静舟接过尝了一口,“好喝。”

    每种灵兽的肉口感都各不相同,谢静舟现只吃过两种,能感觉到肉质很鲜明的区别。

    吃过早饭,谢静舟在院子里走了走。

    倒不是想运动,以往在家里的时候,他也不怎么锻炼。

    这会出来无非是因为萧长昭在里面打坐修炼,他在怕萧长昭静不下心,所以自己走出来了。

    在手机游戏里看院子,和在游戏里看院子,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还是后者会更有现实感些。

    也能嗅到那些灵植的香味,不像是花香那么浓,淡淡的,还夹杂着灵力的香气。

    警告,警告,钱长老正带人往草屋方向来,玩家注意防范。

    谢静舟握着灵植的手一顿,差点把没长成的灵植拽下来。

    谢静舟对旁白的话表示疑惑,“防范?我怎么防范?”

    他现在在游戏里,如果一会钱长老过来看见他,还得多辩解一句他为什么会在这。

    还防范,这简直……

    “垃圾游戏。”

    谢静舟淡淡道“你想个办法解决现在的事,不然我出去投诉你。”

    旁白???

    “或者,你给我灵力,让我有跟钱长老打成平手……碾压钱长老的实力,要不然我就去投诉。”

    旁白灵力只能自身修炼而来,并不能外力介入。

    旁白玩家不必着急,天极秘境已经开启,秘境内修为高者不许入内,仙者暂时无法离开游戏内,或许可选进入天极秘境内躲避。

    旁白秘境内更有天才灵宝,于修炼有助益,系统也查询到秘境内有萧长昭的机缘,玩家若是感兴趣,即刻便可开启传送。

    “等等。”谢静舟没有直接下决定,“这个茅草屋怎么办?”

    到时候钱长老气势汹汹的来,找不到人肯定要找别的东西撒气,那到时候这跑不了的屋子和院子不就倒霉了。

    旁白系统这边可以给玩家做一个财产保护,玩家不手动开启保护,任何人路过此地都发现不了这里的院子。

    “好。”

    谢静舟起身去找萧长昭,“长昭,天极秘境开了。”

    只说了这一句,谢静舟还没多解释其中有萧长昭的机缘,就见萧长昭主动起身询问“是即刻便去吗?”

    想说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谢静舟笑了一声,“你都不问我为什么突然提起那个秘境?”

    萧长昭见状说“仙者既然提及,那自然有仙者的道理,晚辈自然遵从。”

    “那里有你的机缘,这边留着也危险,倒不如先出去一阵,你意下如何?”

    “全凭仙者做主。”

    谢静舟点了点头,“你先去收拾东西,我开启传送后便走。”

    “好。”

    萧长昭很谨慎,贵重的东西从不会摆出来,这会收拾起来也方便,没用多久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谢静舟见状点开旁白“开始传送吧。”

    旁白滴滴滴,收到传送指令,传送地点天极秘境。

    开始传送。

    传送中。

    ……

    传送完成。

    这次的传送要比之前传送进来游戏快的多。

    而且是直接将他们送进天极秘境里面,省了在外面纠缠的时间。

    就是有点晕。

    谢静舟捏了捏眉心,感觉不是传送的问题,像是老毛病犯了。

    萧长昭时刻注意着,见此情形连忙上前搀扶,“仙者可有哪里不适?”

    “无事,休息一会就好。”

    萧长昭扶着谢静舟坐在一旁树下,从储物袋里拿了两颗灵果给他,“仙者吃些灵果,或许能好受些。”

    谢静舟时常会这样,只是最近身体在好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这样了,骤然出现问题,还有些恍惚。

    为了不让萧长昭担心,谢静舟咬了小口灵果,慢慢吃着。

    “你感觉这个秘境怎么样?”

    “嗯?”萧长昭并没有注意秘境的环境。

    谢静舟说“这里有你的机缘,记得把握住。”

    机缘在修真界极为重要,有时候能把握住重要机缘,那是一步登天的存在。

    萧长昭天赋极佳,就是这几年在天元宗被耽误了,要不然应该也能结成金丹了。

    萧长昭点了点头,“长昭记下了。”

    谢静舟缓了一会,起身说“往前走走吧。”

    这附近有些空旷,除了树以外都没有其他。

    秘境一般都是大能生前居所,亦或者是宗门鼎盛时期隐世,后来逐渐销声匿迹,留存下来的地方便成了后人所称的秘境。

    真正生于天地的秘境很少,而且轻易也不会现世。

    正走着,谢静舟突然感觉头顶一暗,抬头看去,只见纸伞为他遮住了阳光。

    萧长昭左右小心查看着,他知道天极秘境的特性,修为越高,被压制的会越狠,仙者能越过门口直接带他传送进来,足以看出仙者的修为多高。

    只怕此刻仙者连半点灵力都用不出来,对于习惯了灵力的大能而言,这样还是很难受的。

    刚才仙者险些晕倒,应该也是不习惯。

    思及至此,萧长昭更为仔细的查看着周围,警醒着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他得保护好仙者才行。

    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谢静舟的视线,萧长昭忙回头看去,“怎么了仙者?”

    “没。”谢静舟摇了摇头,正欲说什么,脑海中旁白提示道前面距离玩家一百米处有乾阳门弟子。

    顿了顿,旁白又说他们似乎在被人追赶。

    谢静舟说“前面有人。”

    几乎是在谢静舟话音落下的同时,几名身形狼狈的弟子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见有人在,那几位弟子皆是眼前一亮,“仙师!二位仙师救命!”

    冲在最前面的人更是大喊道“我乃乾阳门门主之子,仙师救我一命,他日乾阳门必有重谢!”

    “恳请仙师出手搭救!”

    谢静舟并没有开口让萧长昭帮忙的意思,秘境这种地方,天才灵宝多,危险也多。

    稍有不慎就可能丧命在这,尚且不知道追着他们的是什么,谢静舟自然不会插手。

    萧长昭全听谢静舟的,谢静舟不说话,他也不会出头。

    但饶是他们态度冷漠,那几位乾阳门弟子仍是热情不减,可能这路上也实在见不着什么人了,拿他们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高喊门主之子的人紧跟着喊道“后面是定乾兽,穷凶极恶,你们别再上前了!”

    说话间,像是附和他的话一样,传来一声巨兽的嘶吼“吼——!”

    “跑啊!”

    萧长昭反手将匕首窝在手中,他连踏雪红鬃兽都能杀,差了数十阶的定乾兽拿下轻而易举。

    正好仙者没有吃过,可以抓来让仙者尝尝。

    “吓傻了你们!跑啊!”

    这时,狂奔而来的定乾兽突然停住,原地看着萧长昭,面目凶狠的冲着他呲牙。

    看起来倒是凶,却停止了冲撞,站在原地,夹起尾巴。

    这就有点……龇牙咧嘴给自己增加底气似的。

    乾阳门的少主见状逐渐停下了奔跑的动作,大口呼吸平复着,“怎、怎么回事?”

    谢静舟扭头看向萧长昭,他也没想明白,怎么突然间变得怂怂的。

    萧长昭轻描淡写的瞥了它一眼,“滚。”

    “嗷呜!”定乾兽像是被吓了一跳,扭头就跑。

    谢静舟“?”

    看出仙者的疑惑,萧长昭轻声解释道“踏雪红鬃兽的骨血在我的储物袋里,灵兽嗅觉灵敏,秘境内的灵兽生的年岁长,有些已经生出灵智,嗅到同类高阶灵兽的血气,会感到害怕,从而不敢靠近。”

    谢静舟点了点头。

    萧长昭看着定乾兽离开的方向,“只是就这样让它跑了未免可惜,仙者还未尝过定乾兽的滋味。”

    谢静舟抬手摸摸他的头,“它既已生出了灵智,那便不再是兽,吃不得。”

    “长昭记下了。”

    说着,萧长昭将伞举高了些,打算再往前走走,应该还能遇到味道更好的凶兽。

    刚才跑过去的弟子又去而复返,其中一人挡在前面拱手鞠了一躬,“仙师,晚辈温下卜,多谢仙师救命之恩。”

    谢静舟还没说话,旁边温下卜带来的弟子先不干了,“少主你干嘛呢?这算什么救命之恩,他们就站着什么都没做啊,你怎么了这是?”

    “闭嘴。”温下卜喝道“你再多说一个字便不要再跟着我们了。”

    弟子顿了顿,堂堂门内少主,这样给别人行大礼道谢未免失了面子,但见温下卜态度坚决,他也没在敢说话。

    温下卜歉然一笑,又行了个礼,“仙师勿怪,门下弟子口无遮拦,望仙师海涵。”

    能不动手就将陷入狂躁的灵兽吓跑的人,岂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弟子一叶障目,温下卜心烦不已,早知道还不如自己来秘境。

    谢静舟不说话,也不妨碍温下卜自言自语般的献宝,“仙师来秘境可是找丹药阁的?我听闻灵剑冢也在秘境之内,这是我在外高价拍卖得来的秘境地图,仙师若感兴趣,晚辈便将此地图赠与仙师。”

    “你要什么?”

    温下卜抬手指着眼前的林子说“仙师请看,前面这片林成为万兽林,其中灵兽数量众多,大多数灵兽已有修为,我等修为较低,无法过去,还请仙师看在地图的份上行个方便,带我们过去。”

    或许是知道自己身边几个修为太低,可能会拖后腿,温下卜开口先把话说全了,“仙师尽管往前,不必顾及我们,我们尚有自保之力。”

    说是带,更像是给他们一个跟着的机会而已。

    谢静舟看了眼地图,意念问道“地图是真的假的?他说的话可信吗?”

    旁白经系统检测,地图为真实的,只是山海变迁,部分细节并不贴合,影响不大,对方说的话也是真的,这地图确实是他在拍卖阁高价拍卖回来的。

    得到答案,谢静舟又看向萧长昭。

    触及到谢静舟的眼神,萧长昭二话不说点了点头。

    谢静舟说“可以。”

    温下卜展颜笑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多谢仙师出手相助。”

    只是说话间仍然有些搞不清楚,原本以为打伞的那位是仙师的徒弟,所以温下卜说话的时候都是问的仙师。

    可现在怎么看……仙师做不了主,还要见他徒弟点头。

    还是说他看错了?

    温下卜虽然感到茫然,却也没有把疑问说出来,只深埋心底没太放在心上。

    他更在意的还是另一件事,温下卜问道“敢问仙师,我们几时进去?”

    萧长昭抬头看了看太阳,“时候不早了,吃过午饭再去。”

    辟谷的修士进来都得靠秘境食物果腹,有些不愿意沾染凡世食材的大能,宁愿放弃机缘都不会进来。

    温下卜见状也没有太多疑虑,他们几次试着通过万兽林都被灵兽追着跑出来,狼狈不堪,累的也觉得腹中饥饿。

    吃饱再去也好,以免关键时候出岔子,成了灵兽的午饭。

    温下卜跟谢静舟说了一声,便起身去万兽林里找灵兽抓来吃。

    里面他们进不去,只能在最外围找一些身形小,食素的灵兽来果腹。

    萧长昭储物袋里有不少吃的,腌制好的灵兽肉正好这个时候拿来烤了吃。

    简单用木棍架起来,将烤肉穿在上面点火就行。

    谢静舟刚进来的时候吃了灵果,此时也不怎么饿,但萧长昭提起,他就以为是萧长昭饿了。

    普通的火他驾驭不好,灵兽的肉和烤其他的肉也不同,为了避免浪费食材,谢静舟就没有出手帮忙。

    烤肉熟的慢,萧长昭就又烤了几个团子。

    团子都是之前做好的,出来的时候一并放在储物袋里,遇到火热热就能吃。

    热的快,谢静舟便拿了个团子吃。

    萧长昭见状,用灵力催化火堆,让火烧的更旺盛一些。

    烤肉切的太小,烤出来干干巴巴的没滋味,整个烤,然后片下外面熟了的,这样又有焦脆香味,肉又很嫩。

    时长烤肉,萧长昭已经掌握诀窍了。

    温下卜他们回来的很快,也没敢耽搁,匆匆抓了两只兔子便回来了。

    温下卜走过来,笑容在看见谢静舟手里的团子时一顿。

    再看看萧长昭那边,烤着肉呢!

    怎么能让仙师吃面团子,你自己吃烤肉?

    温下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觉得没有立场,干脆把其中一只兔子递过去,“仙师可试试林中的野兔,与寻常的兔子不同。”

    谢静舟还挺喜欢吃这个团子的,并没理解他的意思,便直接拒绝了,“不用。”

    温下卜“仙者你就收下吧。”

    旁边的弟子见状,上前来说“少主亲自抓的野兔,仙师不尝一口便拒绝,错过了属实可惜。”

    温下卜瞥了他一眼,什么叫少主亲自抓的?

    弟子张了张嘴,“既然仙师不领情,那不如……”

    “不如你们拿回去自己吃。”萧长昭将烤熟的烤肉切下来,切了满满一盘,走上前来说“我师尊不吃灵力低微的食物。”

    说着,不动声色的将他们挡在一边,驱赶的意思十分明显。

    温下卜笑了笑说“野兔虽然沾了灵气,也属实是比不上灵兽的肉,仙师慢用,我们先退下了。”

    说着,温下卜拽着上前的弟子拖了回去。

    谢静舟吃了小半个团子,再看那满满一盘烤肉,“我有点吃饱了。”

    萧长昭拿过他手中剩下的团子,将烤肉递过去,“仙者先吃,剩下的我吃。”

    “那个我咬……”谢静舟看着萧长昭把剩下的团子一口咬掉大半,顿了顿,什么也没说。

    萧长昭拿着剩下的团子起身回到火堆旁,继续盯着烤肉。

    时不时的咬一口团子,烤肉还没熟,手里的团子先吃完了。

    谢静舟看了看萧长昭,再看看盘子里没动几片的烤肉,索性也起身坐在他身边。

    “仙者?”萧长昭特意把火堆放在离谢静舟有些距离的地方,怕热烟熏到他,“仙者可是等不及了?”

    “我吃饱了。”谢静舟用筷子夹起一块烤肉,卷起来递到萧长昭嘴边。

    谢静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