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24章 魔族
    只是, 血迹诡异若是直接问,温下卜必然不会说出实情,萧长昭想了想问道“你怎么知道杀了你门下弟子的人是魔族中人?”

    魔族的人虽然嚣张了些, 但也不会蠢到见人就喊‘我是魔族’。

    修仙界对魔族的排斥还是很明显的。

    再者说,秘境中遍布灵力,魔族修行与灵力相排斥, 进来以后实力也会受到压制, 温下卜跟他们打起来, 应该会站上风才是。

    可眼下结果却是门中弟子全死, 只有温下卜一个人逃了出来。

    这就有些……

    “领头的那个人主动说的。”温下卜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他闭上了眼睛, 哑着声音说“他们说, 原本是想进来斩草除根,既然我们运气不好碰上了, 就先送我们一程。”

    温下卜说“萧家一事,修真界人尽皆知, 我感觉魔族是奔着你来的, 所以跑来给你们报个信, 这样也好有所防备。”

    萧长昭闻言,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只淡淡道“我知道了。”

    就像这话里说的可能会遇到危险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谢静舟倒是有些奇怪, 魔族来追杀萧长昭,为什么他这一点提示都没有?

    按照之前的隐藏任务流程, 早就该弹出类似‘保命’, ‘逃跑’之类的任务名称了。

    可到现在, 旁白安静的一句话都没说。

    谢静舟迟疑的点开旁白, 确认是它没说话,而不是自己把它给禁言了。

    不能确定接下来的故事走向,毕竟他把人从天元宗带出来,没有了护山大阵保着,会引起魔族人的注意也合乎常理。

    想了想,谢静舟丢给他一个瓷瓶,“报酬。”

    不管这个消息有没有用,买下来就是,也不用担心会因为这个消息和温下卜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联系。

    瓷瓶里面是几枚丹药,过游戏任务给的,品质不低。

    瓷瓶一过手,就能感觉到里面装着的是什么,更何况有着如此明显的丹香,饶是温下卜修为不高,也知道这不是凡品。

    但温下卜并没有顺势收下,而是双手将瓷瓶递过去,“仙师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这个消息,是我自愿告知的,不必给什么报酬。”

    不等谢静舟说话,温下卜又道“我父母与萧家家主是旧识,我也不忍心看着萧家最后一条血脉就这么断了,就当是我为已故的萧叔叔做一点事吧。”

    “不必如此防备我,我没有坏心的。”温下卜十分坦然,“进来秘境的时候,家父有任务所托,就不多聊了,在下先告辞了。”

    谢静舟见他这么坦然,看着他直接转身离开,不由的挑了挑眉,轻声呢喃道“是我想错了吗。”

    萧长昭笑着说“仙者必不会错的。”

    谢静舟听他这么笃定,忍不住也笑了,“要不……我们回去万兽林看看?”

    他们还没走多远,折返回去在万兽林边缘看看也不浪费时间。

    萧长昭没有很快回应,而是抬头看向万兽林的方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神色微动,斟酌道“他既然敢过来,万兽林那边想必都已经处理妥当了,他以退为进,真有问题的话,肯定还会有所动作,我们就等着看即可,以不变应万变,仙者觉得可好?”

    谢静舟点了点头,“那就去阵谷吧。”

    “好。”

    转身之际,萧长昭负手在身后,指尖微动,一道灵力快速划过,直直的没入万兽林。

    满地的鲜血,陈列的尸块,破碎的肉渣,四散的肢体。

    此等炼狱场景,必不能污了仙者的眼睛。

    站在阵谷外面,一眼望去看到边,除了左边简单雕刻的两个‘阵谷’的字以外,里面尽数被大雾掩盖,连阵谷内一块石头都看不见。

    这种程度的雾,走进去只怕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谢静舟正想问问旁白,商店有什么可以用上的,能让人在雾气中看清楚的东西。

    这个念头刚一动,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感觉手上一暖。

    低头看去,在他掌心放着一枚圆润的,像是夜明珠一样透亮的珠子,与之不同的是,这枚珠子透着点红色。

    谢静舟“这是……”

    “冥海鲛珠。”萧长昭说“阵谷内常年大雾遮盖,这枚珠子可用作照明用,仙者修为受限,便将这个带在身上吧。”

    “你自己留着。”

    “我修习了灵眼,走在漫天大雾中也是可以看清的,仙者不必担心我。”

    说着话,萧长昭用灵力穿过鲛珠,随着灵力的注入,鲛珠逐渐从手掌大小,渐渐缩小成了不过指节大小,正好用透明的细线穿起来,系在了谢静舟的手腕上。

    系的时候,萧长昭一边解释道“鲛珠需要灵力催动,每次催动可使用大概三四个时辰,足够从阵谷中走出来了。”

    透明的细绳附着灵力,系在手腕上便丝毫看不出有这根绳子在。

    只剩下点点红色的鲛珠在腕上悬着,衬的修长的手越发白皙。

    萧长昭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仙者试试,现下是否能看清了。”

    谢静舟听着他说的,试了一下,看着阵谷里的景色十分清晰,“阵谷看着倒是与旁的山谷没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那个大雾,有人走到这来,忽略了上面的字,可能会把这当成普通的山谷走过。

    大雾虽然在进去以后是一大阻碍,但是在外面,倒是保护了那些可能会误入的人。

    进去之前,谢静舟叮嘱道“万事小心。”

    “嗯。”

    保险起见,谢静舟伸出手,掌心向上,“手。”

    萧长昭顿了顿,缓缓抬手搭在上面。

    “走吧。”

    谢静舟这么做,只是为了减少两人一进去就会分别落在两地的可能。

    毕竟都牵着手了,传送阵总不会把两人手砍了。

    但当谢静舟进去以后,察觉到身侧少了一个人,下意识的蜷了下手指,却握了个空。

    谢静舟“……”

    这像话吗?

    萧长昭之前有用上可以知道对方位置所在的绳子,谢静舟试着动了动,没有任何反应。

    “旁白?萧长昭留的那个法器怎么用?”

    旁白玩家您好~法器只可以让萧长昭使用,在萧长昭催动的时候,玩家这边才会收到消息哦。

    “那你有什么办法找到萧长昭现在的位置吗?”

    旁白很抱歉玩家,没有。

    谢静舟叹了口气,“我要你何用。”

    旁白……别这么说啊我亲爱的玩家,我还可以陪你聊天呢。

    谢静舟“……”

    我谢谢你。

    然后,旁白被禁言了三十年。

    处理好旁白,谢静舟左右看看,起身想去找人,这时,手上隐隐有牵引的感觉。

    下一刻,谢静舟便听到了萧长昭的声音“仙者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人在?”

    声音有些空,像是传音似的,听不真切。

    “没有。”谢静舟这边十分安静,往前再走一步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一个人不见。

    “仙者在附近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我马上便来寻仙者。”

    谢静舟怕他忙中出错,便说“别担心,我有自保能力,你万事小心。”

    “嗯。”

    断开法器,萧长昭面色沉了下来,盘腿坐下开始修改阵法。

    刚才一进来他便感觉到了阵法运转,但当时身处阵法之中,无法做出反应,只能在传送结束以后才能做事。

    再去找一个传送阵,能正好把他传送到仙者身边的可能性不大,传送阵落地点太多太乱,他没时间一个个试探。

    但是他可以就近修改一个阵法,将阵法改成落地点在仙者身边。

    这样想着,萧长昭划破手指以自身灵力为笔,蛮横的灵力强硬修改了原本的灵力轨迹。

    萧长昭绘制的太过认真,乃至于都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靠近。

    “呦,忙着呢?”

    安静的环境被瞬间打破,萧长昭手上动作未停,抬眸瞥了一眼来人,旋即便蹙起了眉头,“温下卜?”

    “是我。”温下卜笑着展开折扇,悠哉悠哉的扇着风,边走近,“你这么绘制阵法有损精力,对身体有害,我这有阵法笔,借你用一下?”

    萧长昭不欲理会,低头忙着修改阵法。

    温下卜被拒绝还受了冷脸,半点不觉得生气,反而轻哼一声,收起阵法笔,“不用就不用,干嘛冷着脸呢?我又没有什么坏心思,帮你还不行了?”

    萧长昭淡淡道“怎么不装了?”

    温下卜一愣,随后笑着摇了摇头,“你那位师尊又不在,我还有什么可装的?”

    说着,‘唰’的一下收起扇子,指指点点,“要我说,你们也真是心狠,我都这么可怜了,都不说一句让我跟着你们,还怀疑我别有用心,真是让人心寒。”

    “你没有吗?”

    “我说了,我是在帮你。”温下卜耸了耸肩,“你知道魔族为什么会盯上萧家吗?想知道的话现在停下阵法,跟我去个地方,我把一切都告诉你,这可不是单纯的仇怨,而是……”

    “我知道。”萧长昭冷声打断他的话,“没别的事你可以闭嘴了。”

    温下卜有些诧异,知道……?

    萧长昭反应太过淡然,似乎真的像是心中有数的感觉。

    温下卜狐疑的蹙起眉头,“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放任魔元增长?反而用灵力压制?”

    “你这样,何时才能报仇?还是说,你有了师尊已经乐不思蜀,不想报仇了?”

    话音刚落,温下卜背后一寒,快速后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定睛看去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已经成了一个凹陷的坑。

    同时,传送阵启动,萧长昭的身影逐渐从阵法中消失。

    温下卜看着萧长昭那双满是戾气的眼睛,浑身僵硬,唇瓣微颤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阵法传送结束,眼前的人完全消失后一段时间,温下卜才像是找回自己的声音。

    定了定心神发现,后背已经湿透了。

    温下卜脑海中一片混乱,刚才那双眼睛,他似是从什么地方看过。

    是在……哪里?

    萧长昭传送过来的时候,就见谢静舟坐在石头边缘,低头两手就缠着自己的袖子把玩。

    仙者并未受伤,萧长昭松了口气。

    ……仙者在等我过来。

    这个认知,让萧长昭心下雀跃。

    萧长昭快速走上前去,“仙者!”

    谢静舟抬头打量着他,“有受伤吗?”

    萧长昭摇了摇头,“未曾受伤。”

    谢静舟说“刚才我见这边有几个阵法,都用刻纹记录下来了,你若是感兴趣,可以学习一下。”

    萧长昭抬手拂去谢静舟衣袖上一点落花,攥住他的袖口轻声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