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26章 传送
    谢静舟现在身处游戏里, 打不开右下角,只能问旁白,“萧长昭现在什么修为?”

    旁白结丹, 只差一步便可突破,玩家抓紧时间,在天元宗剧情结束之前, 助萧长昭突破。

    “天元宗剧情包括大选在内?”

    旁白是的, 玩家要加油呀!

    如果只有一步突破, 那大概率只需要绘制一个聚灵阵, 修炼几天便可以步入元婴。

    谢静舟想,得加快步子了。

    “大选具体的开始时间有吗?”

    旁白有的!

    “什么时间?”

    昨天。

    谢静舟“……?”

    大选采用随即排序一对一比试,萧长昭被分到了两日后, 前期大多数都是修为较低的外门弟子 。

    “我知道了。”

    关上旁白, 谢静舟起身上前说“解决掉这些魔族,就先回天元宗去吧。”

    魔族刚才没有动作, 似乎也是因为暴力破阵导致魔元还没有恢复,所以一直被动的等着, 半点挑衅之语都没有。

    但是听了这话, 领头的魔族不屑的撇了撇嘴, “大言不惭。”

    温下卜也清咳两声说“仙师小心,魔族手段鬼魅,二位联手只怕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来的魔族也不少, 还是不必做这种挑衅的事。

    萧长昭瞥了他一眼,“没关系, 打不过就把你扔过去, 你会拦住他们, 为我们争取逃离的时间的对吧?”

    温下卜“……”

    倒也不必没开始打就打退堂鼓。

    避免萧长昭为了事实他这句话, 故意打输,温下卜还是决定过来,从储物袋上抽出灵剑,“在下也来帮忙。”

    萧长昭没拒绝,只是转身和谢静舟说“仙者先去吃饭吧,一炷香的时间,我很快回来。”

    不想让仙者手上沾上魔族肮脏的血液,萧长昭将阵法玉牌催动,以谢静舟为中心,阵纹向四周扩散。

    “萧——”谢静舟还想说什么,但见萧长昭快速动作,几个闪身之间便迎上了那些魔族。

    谢静舟知道自己什么情况,只是想叮嘱让萧长昭注意安全,这会他们缠斗着逐渐走进阵谷,也用不着叮嘱了,说了也听不见。

    萧长昭手握长剑,破空而至,魔族不躲不避猛的抬手,手臂单薄的衣衫似乎随着肌肉的变动而膨胀。

    长剑抵在手臂的瞬间,只听‘叮’的一声脆响,灵剑被拦腰斩断。

    萧长昭见状顺势丢了长剑,反手抓住魔族的手臂当空跃起,拖着他一头撞进了阵法的迷雾中。

    其余几个跟温下卜缠斗的魔族,在察觉到不对以后快速追上前去。

    在进入阵法的瞬间,谢静舟隐约看见其中一只魔族被腰斩,只是下一刻,还未散开的血迹便随着传送阵的启动消失,洞口干干净净的,半点血滴都没剩。

    在那之后,半点声音都没有了。

    虽然之前旁白有说过,那些魔族不是萧长昭的对手,但谢静舟还是有些担心。

    想了想,谢静舟问道“你能看见萧长昭现在的情况吗?”

    旁白玩家在游戏外的时候,旁白跟着玩家视角走,是可以看见的,暂时不可以看见。

    玩家请放心,自古邪不胜正,萧长昭是玩家一手培养起来的正道修者,日后必定成为仙风道骨的正道大侠,行侠仗义,怎会将命折在这呢。

    “说人话。”

    萧长昭已经把那些魔族杀完了。

    “你不是说看不见?”

    虽然看不见,但是旁白可以感觉到里面的生命迹象。

    “没事就好。”谢静舟提着的那颗心也可以放下了。

    旁白三日之期已到,请问玩家是否立刻开启传送?

    谢静舟蓦地一滞,“传送有时间限制吗?”

    有的,在三日之期满后,三分钟内必须开启传送,否则游戏会强制执行。

    如果是这样,那一个宝箱里的传送,能在游戏里待着的时间也是固定的。

    只要这三天。

    但三分钟之内……

    感觉萧长昭来不及赶回来。

    谢静舟嘴角微抿,“有什么办法延长时间?”

    很抱歉玩家,游戏暂时不延时间,但隐藏商店有上架出售时间包,一分钟到十分钟不等,但一天之内使用不能超过十分钟,玩家可以按需选……等等玩家,你等一下,买这么多用不上,真用不上,等等——!!!

    谢静舟捏了捏眉心,旁白的声音就好像是在他脑海里撕心裂肺喊出来的一样,听得头疼。

    手上却毫不犹豫的将所有时间拍下。

    他这是第一次知道游戏里还有隐藏商店这一说,看样子应该是在有需求的时候会随机开始。

    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时间这种东西当然是有备无患。

    然而在谢静舟买了时间,还想看看隐藏商店都有什么的时候,发现隐藏商店被关闭了。

    再叫旁白也叫不出来了。

    谢静舟不由得挑了挑眉,这届旁白心理素质不太行啊。

    滴滴,十分钟时间包已经开启,请玩家注意左上角时间,时间结结束后,游戏将立刻开启传送。

    提示出现以后,谢静舟看见了透明的时间倒计时。

    应该……来得及的吧。

    萧长昭解决了魔族,擦拭着身上沾上的血。

    魔族的血落在身上衣服上,并不是一个净符就能解决的,洁尘咒都不能完全的将血迹清理干净。

    好在萧长昭储物袋里有新的衣服,这件便随手燃了,换上新的。

    温下卜要比萧长昭狼狈得多,身上除了刚才杀魔族留下的血迹以外,还有之前自己卖惨留下的。

    看见萧长昭这么细致的搭理,不由得说“至于的嘛,杀了魔族身上留点痕迹再正常不过,这小心翼翼的,怎么,你那位师尊见不得血?”

    也就是这阵谷中没有溪水,要不然,感觉萧长昭都得去洗一下。

    “话又说回来,好像是没从你师尊身上感觉到灵力波动。”

    萧长昭淡淡道“秘境会压制仙者修为。”

    温下卜摇了摇头,感觉萧长昭说的不对,“压制,不代表会使得灵力消失,他更像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你不会没察觉出来吧?”

    萧长昭将断剑收好,转身向阵谷外走去,“与你何干。”

    温下卜看着他的背影,耸了耸肩说“什么意思啊?对我这么防备?你不会以为这些魔族是我引过来的吧?”

    “我说了几遍了我是来帮你的,想杀你的是魔尊缪延,灭了萧家的也是……”

    ‘唰’

    温下卜脚步一顿,只眼前光线一闪,匕首便抵在了颈间。

    “好,我不说。”温下卜默默地咽下刚才后半句,转而解释道“我不与缪延为伍,他怕你的存在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才想尽办法要除掉你,我对魔族布阵很熟,现在魔渊中也有我的人手,只要你答应,魔族魔尊之位,迟早是你的。”

    温下卜想不明白,“你难道真的不想报仇吗?”

    “我的仇我自己会报,不用别人插手。”

    “你这话说的,你一个人还想对抗魔族的半壁江山?缪延虽然后代所剩无几,但手下能用的魔将也不在少数,你就是逐个击破你都打不过。”

    “缪延的后代怎么没的?”

    “那谁知道,半月前有个人……”温下卜话音一顿,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你——?”

    温下卜抬头瞬间,撞进一双血色双眸,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萧长昭没有理会他的怔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阵谷。

    阵谷安静下来没多久,温下卜轻眨了下眼睛,看看四周,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这是……哪里?”

    我怎么会在这?

    温下卜捏了捏眉心,怎么想不起来了。

    谢静舟注意着阵谷的出口,时不时的瞥一眼正在倒计时的时间。

    倒不是离开以后就见不到萧长昭了,只是那时候的他必然无法在萧长昭面前现身,总觉得离开也要当面说一声,而不是在萧长昭和魔族打起来的时候突然消失。

    要是正好他在传送的时候萧长昭回来了,传送中途他是无法与萧长昭交流的。

    萧长昭回来看见空无一人的阵法,想也知道会被吓成什么样。

    这个游戏,不仅仅是游戏那么简单。

    萧长昭也不在是一开始认知的纸片人,谢静舟会多想一些。

    “买了那么多时间包,可以给个特例吗?比如十分钟当一分钟用。”

    谢静舟无所谓花多少钱,能延长时间就好。

    不可以哦。不能随意破坏游戏规则。

    检测到萧长昭已经靠近出口,玩家还有一分钟可以和萧长昭面对面交谈。

    声音划过,萧长昭同时出现在出口。

    上面的时间也从01:00开始倒数。

    “萧长昭……”

    “我回来晚了,仙者可是饿了?”萧长昭匆匆赶来,将阵法收起,“饭菜凉了,我来热一下。”

    “那个……”

    “仙者可先吃些灵果,很快就好。”

    谢静舟几次开口,都没能说出自己要离开的话,看着萧长昭忙碌的背影,嘴边的话一时间有些说不出口。

    但倒计时已经从一开始的默默倒数,变成了后来每次减少一秒,都要‘滴’一声提醒。

    谢静舟走上前,正想学着萧长昭那样坐在地上。

    萧长昭却突然起身,“仙者等一下。”

    说着,搬过不远处的石头,在石头上铺了一层软布,“仙者坐这吧。”

    谢静舟咬了口灵果,小声说“我一会可能会离开一下。”

    萧长昭一愣,“秘境危险,仙者要去何处?”

    谢静舟感觉自己说的话有误,便解释道“也不算离开,还会待你身边,只是可能你看不到我。”

    萧长昭理解了仙者的意思,点了点头,“嗯。”

    “嗯?”谢静舟挑了挑眉,“你不问我点什么?”

    比如,为什么出现了要消失,为什么不能真身示人,为什么……

    云云很多问题,萧长昭却半个字没说,只用了一个‘嗯’字。

    “仙者所做任何事都必有原因,仙者不说,必是有无法言说的理由。”萧长昭递过来杯温茶,“仙者不必介怀。”

    萧长昭察觉到谢静舟心底的情绪,主动安慰道“仙者何时会有变化?”

    谢静舟接过茶杯抿了一口,与此同时,时间倒计时归零。

    在一连串‘滴滴’不停的提示音中,谢静舟轻声说“现在。”

    萧长昭眼见着谢静舟在眼前消失,他蓦地一怔住,下意识的伸手去触碰,手指触及的位置空荡一片。

    只是瞬间,仙者像是离开了秘境那样,彻底消失。

    但刚才仙者有说,不是消失,只是他不能看见罢了。

    萧长昭试着开口“仙者?”

    安静,无一回应。

    “仙者你还在吗?”

    “……”

    “仙者若是在长昭身侧,可否……”

    “仙者是不是无法开口,亦或者是不便开口?”

    萧长昭坐在火堆前,明亮的火光在他脸上照出痕迹,几次开口均未得到回应。

    哪怕是早已知晓,萧长昭心底也未免有些慌乱,万一,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呢。

    凭空消失这件事,似乎已经成真。

    而并非是仙者身形,而人还在他身边。

    仙者没有灵力,没有修为,如此消失背后必有隐情,若是仙者遇到什么危险该如何是好。

    “仙者……”

    萧长昭垂下眼眸,去触碰谢静舟的那只手悬在空中未收回,他低着头,心口处的跳动越发快速,眼底也逐渐浮现出淡淡的血色。

    谢静舟耳边只听一声‘传送开始’眼前就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等光线恢复,就已经回到了房间。

    顾不上检查些什么,他连忙打开游戏想跟萧长昭说一声。

    游戏中,萧长昭还在刚才他离开的时候所在的位置没有离开,只是向身侧伸出一只手像是在触碰什么。

    谢静舟意识到他似乎是在试探自己的存在。

    同时,萧长昭头顶冒出久违的对话框。

    一句一句按照顺序快速划过,像是一个人呆坐在原地碎碎念那样。

    从一开始简单地询问,到后来逐渐担忧,心里想必也很担心。

    谢静舟试着与萧长昭对话,但是游戏一直显示加载中,无法开启语音。

    可能是传送消耗能量,所以需要等一会。

    等待的时候,萧长昭头顶的对话框也一直在更新,谢静舟看着不免有些心急,萧长昭已经开始想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当提示消失的瞬间,谢静舟手指抵住了萧长昭的手腕,给予回应,“我在呢。”

    萧长昭浑身一颤,眼底蔓延的红痕瞬间消散。

    “别担心,我没事。”

    萧长昭小声说“仙者修为高深,晚辈无需担心。”

    说着,不免握紧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