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29章 胜利
    “众目睽睽?”萧长昭神色漠然的看着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的人, “这众目是你亲自遮上的。”

    冯栖元猛然回过神来,伸手甩出长剑想劈开自己亲手布下的阵法。

    本想在阵法内和萧长昭‘玩’一会,毕竟萧长昭的修为远在他之下, 哪怕只是简单的威压,都可能让萧长昭口吐鲜血身受重伤。

    可眼下,萧长昭修为明显透着诡异, 冯栖元又怎么敢单独与他同存在阵法之中。

    但是, 阵法十分牢固, 冯栖元特意找的精通阵法的长老绘制, 又另外用阵纹加强,本意是想阻止萧长昭,却没想到, 现在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长剑‘叮’的一声擦过阵法边缘, 未对阵法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长剑碎开了缺口。

    这时, 冯栖元突然感觉喉咙一紧,他快速展开后退, “你别过来!”

    萧长昭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分毫, 看着冯栖元慌张的神情, 淡淡道”我本来没想这么快对你下手。”

    天元宗那些有问题的人,都会一个个的被解决,冯栖元显然会排在宗主门主之后。

    冯栖元主动调整对战顺序, 在萧长昭看来,就像是主动把命递到手边一样。

    萧长昭不收, 都浪费了他的心思。

    “你果然心怀不轨!”冯栖元闻言, 就像是确认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一样, “父亲怀疑的果然没错, 萧家人心思都多的——啊!”

    冯栖元话没说完,面上剧痛,身形不受控制的向着旁边飞去,直直的撞在了阵法上。

    阵法受冯栖元灵力催动,不会伤到他,反倒是在他落地的时候垫了一下。

    萧长昭抬手拂袖,面无表情道“凡事有先后。”

    萧家灭门,萧长昭独身一人来天元宗,带在身上的至宝也没有私藏,受人恩惠,无论对方与你是什么关系,一味地接受也是不好的。

    可结果呢?

    “天元宗宗主贪心不足。”

    端的一派仙人之姿,实际上就是个道貌岸然的败类。

    冯栖元撇了撇嘴,站起身来,“萧长昭,天元宗大阵保你一命,你也该知足了,要知道天元宗大阵每日每时都要灵石催动运转,这么多年下来,饶是灵石都耗费不少,你至于拎着那些东西不放吗?”

    “身为修仙之人,心胸怎么能这么狭隘?”

    冯栖元轻咳一声,“天元宗再怎么说都对你有恩,你细心算计便罢了,还试图重伤我。”

    “想必你父母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孩子成了这么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吧?”

    说话的时候,冯栖元不动声色的往后退去,单手抵在背后的阵法之上,用自己的灵力一点点化开阵法内的灵力。

    “大选比试而已,咱们师兄弟间,也不必要分出一个胜负,若是你是在想要这个内门弟子的身份,我便让与你又又何妨。”

    他身为宗主的亲儿子,宗门少主,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

    这种东西,也只有那些不入流的外门弟子会看得上,还争得头破血流。

    心里不屑,冯栖元面上丝毫不显,“化干戈为玉帛,这才是最好的结果,萧师弟,你说这样可好?”

    萧长昭将长剑收回剑鞘,眼底的血色蔓延开来,魔气自掌心环绕,他沉声说“好啊。”

    ……

    “呃啊——!”

    隔着阵法谁也看不清里面的状况,这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出,宗主瞬间站起身来,“栖元!”

    端坐在首位的仙师也蹙起了眉头,放下手中茶盏,指尖轻捻,掐算着其中的变故。

    谢静舟原本还在担心萧长昭会不会吃亏,听到这一声以后就安心了。

    萧长昭虽然修为高,但他显然没有冯栖元那么会算计,万一到时候真的使什么暗器,或者什么阴损的招数,萧长昭显然敌不过。

    还是太善良了。

    现在看来,萧长昭获胜应该没有问题。

    宗主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却没有冲下来打破阵法,因为他亲眼看见那阵法是自己儿子布下的,强行破阵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儿子。

    他料算到萧长昭不敢伤自己孩子性命,所以强忍着没有动手。

    底下的诸位弟子也纷纷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死盯着阵法,生怕错过什么关键。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除了那一声惨叫以外,再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但好在没过多久,阵法上的灵力开始消散,红色也逐渐变得透明,最后落地消失。

    台上,萧长昭稳稳站在中央,在他面前不远处,冯栖元昏迷倒地,一时间看不清人是否还有呼吸。

    看见这明显的差异,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萧长昭!”宗主飞身上前,反手一掌朝着萧长昭的肩膀拍去。

    谢静舟在他有动作的瞬间便防备着,此刻顺手指尖一点,牢牢地抵住宗主。

    宗主一击不成也没有继续出招,反而是收了手,瞪了他一眼,飞身落地在冯栖元身边,将人抱了起来。

    “栖元,栖元醒醒!” 宗主喂给冯栖元几枚保命的丹药,抬手甩出一道符箓,随后与冯栖元一同消失在了台上。

    谢静舟摸摸萧长昭的头,边检查边问道“受伤了吗?”

    萧长昭摇了摇头,“修为相差甚远。”

    再加上对方轻敌,冯栖元半点获胜的可能都没有。

    管事看着台上只有萧长昭一人,冯栖元直接被带走了,这该怎么判?

    冯栖元在的话他还能做些什么,人不在现场,甚至已经离开了比试场地,他又能如何帮衬呢?

    半晌,下面的弟子都眼巴巴看着,台上长老和仙师都在,管事轻声说“冯宗主这是关心则乱,擅自将弟子带离比试场地,取消参加大选资格。”

    被仙师看的心虚,管事将获胜者的木牌递给萧长昭,匆匆留下一句“本场比试胜利方为萧长昭,如无其他异议,便准备下一场吧。”

    然后直接走下了台。

    萧长昭拿着木牌,也从后面的台阶下去。

    谢静舟“冯栖元会死吗?”

    萧长昭顿了顿,等冯栖元醒来,他或许会觉得生比死更难受,只是这样未免太过残忍,开口阐述恐污了仙者的耳朵,便言简意赅道“不会。”

    “可惜了。”谢静舟正翻看着刚才游戏流程,在阵法中的谈话被记录下来了,但具体发生了什么,还是没有细节描述。

    就单凭借那些话,就该把冯栖元剥皮抽筋,碎了灵丹丢到悬崖下让他自生自灭。

    如果只是昏迷的话,那可真是便宜他了。

    谢静舟指尖轻点桌面,不急,等萧长昭赢了,宗门内的人一个也别想跑。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萧长昭刚打赢了比试,该给些什么奖励?

    之前锻造的灵器经历几次失败,现在都没有一个完整的样子。

    那些个灵兽蛋也都还没有孵化。

    武器送不了,坐骑送不了,那还有什么?

    谢静舟纠结到不行,索性打开商店翻,刚经历过补货,商店东西还挺齐全的,他打算看哪个合适就买。

    但商店所有东西,萧长昭的储物袋里都有一份。

    谢静舟叹了口气,想送个礼物还有点困难。

    要不干脆充值,都换成金子和灵石之类的,让萧长昭自己买点什么。

    这样想着,打开充值界面,却意外发现余额似乎比刚才多了些?

    谢静舟虽然充值花钱大手大脚,但余额还有多少,他还是记得清的,“旁白,有什么东西退款了?”

    旁白不是哦,之前的财产保护生效,院内被损坏所有物品,都已经按照原价返还回玩家的账户啦!

    谢静舟挑了挑眉,“这个财产保护,是针对所有东西的吗?”

    如果没有限制,岂不是买了随时都可以换成钱返还。

    旁白第一次免费,第二次会收取百分之五十的费用,且财产保护只有一年有效期哦,过了一年是无效的。

    “嗯。”谢静舟说“百分之三十拿去锻造灵武,提高一下成功率。”

    旁白收到指令,已保存。

    提示玩家,高阶材料锻造即使失败也会留下灵珠,可镶嵌在普通灵武上,提升灵武等级。

    “那我之前几次失败,留下了几颗灵珠?”

    没有。

    “……”

    玩家选择随机灵武,无法确定材料等阶,所以没有灵珠产生。

    “禁言了。”

    ???

    “仙者,中午想吃些什么?”

    关了旁白,谢静舟再看场景,发现已经回到了小院,他还不饿,但游戏内,萧长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

    萧长昭从回来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也该饿了。

    谢静舟说“我来吧。”

    直接从商店买成品,种类多,也方便快捷,省的再去厨房忙活。

    下午萧长昭还要打一场,趁早吃过午饭去小睡一会,或者安静下来梳理脉络中的灵力也是好的。

    就不把时间耽误在做饭上面了。

    萧长昭还未说话,桌上已经摆了三道菜,两荤一素,额外还有汤。

    瓦罐装着的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但半开着盖,香气都散了出来。

    午饭过后,萧长昭坐在蒲团上修炼。

    游戏画面静止,放着很轻的舒缓音乐,谢静舟聚精会神的看着游戏里闭目修炼的萧长昭,不知不觉见有些困倦,想着躺下玩,然而躺下没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室内恒温空调检查到变化,自动调整成睡眠模式。

    ‘滴’的一声以后,室内安静了下来。

    “少主的脉象很奇怪,时而虚弱时而跳动有力,前者像是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后者却又与常人无异。”

    医修眉头紧锁着看向床榻上的冯栖元,“老朽修炼数百载,着实没见过如此奇异的脉象。”

    “这话什么意思?”宗主懒得听无用的废话,只说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儿还有没有救,该如何救。”

    “续灵丹暂且可保他性命。”医修拿出瓷瓶,两指轻点在他喉间,掰开嘴,将丹药喂了下去。

    除此之外,医修也毫无办法,但这话他没敢说,宗主在一旁虎视眈眈,他自然不敢说没救。

    只能硬着头皮喂食丹药,能否活下来全看命数。

    续灵丹也可吊着冯栖元一口气儿,兴许还能有其他办法。

    然而,续灵丹刚一喂下,冯栖元突然睁开了眼睛。

    宗主连忙推开医修站在床边,“栖元,栖元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栖元?你看看父亲。”

    “噗——!”

    冯栖元扭脸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一翻再度昏迷了过去。

    宗主离的近,衣衫上不免沾了些许血点,此刻却顾不上那些,见儿子再次晕倒,他睁目欲裂,“医修!医修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本已经苏醒了,为何现在又昏迷了?”

    医修颤抖着指尖伸手过去,在冯栖元鼻子下面探了探,还有呼吸。

    这让医修松了口气,还有气就有救。

    只是……

    医修面色严肃,“刚才,老朽或在少主的气息中分辨出一抹奇怪的力量,并不似灵力。”

    宗主忙追问“是什么?”

    医修斟酌道“怕是……魔元,亦或者是魔气也不无可能。”

    魔元是魔气修炼至纯,与灵力相斥,所以刚才冯栖元吃下续灵丹,才会出现如此明显的排斥。

    好在刚才没有喂多少,如若不然,可能都没时间吐血,直接憋死了。

    两股力量在体内冲撞,冯栖元死之前还得遭受剧烈痛楚。

    到时候,宗主必不会饶过他。

    医修擦了擦汗,感觉自己死里逃生。

    “胡言乱语!”宗主攥起拳头,“我儿乃正道修者,又怎么会和魔元扯上关系,你若是能治便尽力,不能治,也不必牵扯其他!”

    “宗主息怒。”医修拱手正要说话,床榻上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冯栖元嘴角不断有血流淌,唇瓣艰难开合,“父、父亲……”

    “栖元,父亲在呢,你感觉如何了?”

    冯栖元抬起手,似乎想抓住什么。

    宗主见状连忙接住他的手,“你说,是不是萧长昭暗算你?你尽管说,父亲必不会让你咽下这个委屈。”

    冯栖元眨了下眼睛,开口就吐血,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宗主匆忙抓起手绢帮他擦拭血迹,一边握着他的手还没有松开。

    但前后拉扯间,宗主隐约感觉到些许不对。

    他错愕的低下头,试探着拉着冯栖元的手缓缓向上。

    手臂慢慢从衣服中脱离,空荡的袖子掉回床上。

    宗主手上拿着冯栖元的断臂,鲜血瞬间染红了床榻。

    “萧长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