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30章 加更
    玄草阁处于天元宗侧峰之上, 有特殊阵法层层环绕,保玄草阁四季如春,时刻保持在最适宜灵植生长的温度。

    灵植散着淡雅清幽的灵力, 长年累月下来,整个玄草阁都透着灵植的淡香。

    然而此刻,淡香之下, 却满是血腥气, 隐隐有散开的意向。

    萧长昭站在门前, 在他身侧站着钱长老以及刑堂堂主。

    因为冯栖元重伤生命垂危, 他被带来玄草阁问话,只是人来了,却只能站在门前, 静静地等着。

    算算时辰, 下午的比试是赶不上了。

    萧长昭神色淡然,并未有半点焦急的意思。

    不久后, 玄草阁的门开,小童向他点头示意, “萧姓弟子进来。”

    刑堂堂主和钱长老对视一眼, 双双后退半步, 他们等在这,无非就是为了防止萧长昭逃跑,现在人进去, 他们也就没必要再站在这。

    萧长昭走进屋内,感觉到血腥气更重了。

    宗主一见萧长昭进来, 怒不可遏的拍桌而起, “萧长昭你可知错!”

    萧长昭拱手行礼道“晚辈不明白。”

    爱子重伤, 罪魁祸首没有半点仓皇无措, 反倒如此泰然自若,宗主顿时便感觉气血翻涌。

    “不明白?你有何不明白,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胆敢将栖元伤至如此地步,竟是没将我这个宗主放在眼里!”

    “晚辈惶恐。”话里说着惶恐,可面上没有半分印证话中意思,萧长昭解释道“之前在比试台上,冯师兄落下阵法后,晚辈便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再醒来便见冯师兄已倒地不起。”

    “晚辈匆忙起身想上前将冯师兄扶起来,但还未等动作,阵法便落了下来。”

    “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晚辈也不知道。”

    说到这,萧长昭再一拱手,“望宗主明察秋毫。”

    “你——”宗主气急,已经懒得做慈雅之态,“你休得狡辩,到底对我儿做了什么?如若是下毒,赶紧交出解药。”

    萧长昭直起身来,抬眸瞥了一眼帷幔中的冯栖元,面色如何看不清楚,倒是那大片的血迹十分刺眼。

    “可是冯师兄伤势过重?晚辈这有些丹药,或可帮师兄缓解。”

    萧长昭之前储物袋里的丹药,是很多宗门弟子都看见的,宗主虽然闭关,但手眼通天,自然不会不知道。

    “这些,宗主可找医修看一看,对症用药才好。”萧长昭毫不藏私的递过去一瓷瓶。

    旁边的小童伸手接过,转身跑了出去。

    “萧长昭,你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萧长昭冷静辩驳“宗主,万事要讲究证据,以我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将冯师兄伤成这样,再者,冯师兄在台上被带走的时候除了昏迷过去,并无大碍,此刻却血流不止,宗主觉得解释的通吗?”

    听着萧长昭堪称幼稚的解释,宗主冷笑一声,“我乃是天元宗宗主。”

    “仙师必不会在意这些。”

    宗主瞠目欲裂,“你威胁我?”

    “晚辈只是实话实说。”

    “好,好啊你!”宗主气的言语磕绊,开口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萧长昭再一拱手,默默站至一边,不说话了。

    从始至终他都十分淡定,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半分起伏,和气急大怒的宗主比起来,他就像是局外人一样,冷静的陈述着一个故事。

    然而,他这幅态度倒是让宗主更加生气。

    被赶去外面翻阅古籍的医修大喊着跑了进来,“宗主!找到了!找到记录了!”

    宗主“何解?我儿可还有救?”

    “古籍有一篇讲学与少主情况相似,凡被斩断手臂者,可以断空玄石草碾碎涂抹在伤口之上,如此便和将四肢与身体接连,将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

    “刚才我在少主的断肢处也找到了断空玄石草的汁水,现下少主重伤灵力亏空,再加上没及时补上断空玄石草,所以才会稍稍一拽就……”

    宗主眉头紧锁,“本宗主不想知道缘由,你只需说该如何帮我儿保命!”

    医修顿了顿,在谈及到这件事的时候显得有些支支吾吾,“虽知道少主断肢缘由,却没有找到其他与少主相似症状。”

    “废物!滚出去!”

    医修忙不失迭的应声退下。

    床榻上的小儿子已经失去了意识,面色惨白呼吸微弱,只怕再拖下去……

    宗主沉声道“来人!将萧长昭带进刑堂,严刑拷打,必要他交出治疗我儿的方法。”

    “宗主这么做,未免有些不讲道理。”萧长昭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不是我做的,审,你也问不出个结果。”

    “呵。”宗主冷笑一声,“那总得试试才知晓。”

    说着,外面进来弟子二人,抬手便要将萧长昭押下去。

    仙师前来第一眼便看见如此吵闹的环境,他蹙起眉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仙师,仙师!”宗主一看见仙师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恳请仙师救救我的小儿子吧,他这一生为人正直,心地善良,从未做过坏事,却被萧长昭陷害之此,希望仙师为他讨回公道,不要让他含冤而去啊!”

    仙师只神识一扫便知道帷幔中的情况,他没上前细看,只道“比试间有所可碰实属正常,你说萧长昭陷害,可有证据?”

    “有!我儿的手臂就是证据,我儿右臂被斩断,后被草药伪造出未受伤的假象,直到我将人带来玄草阁,这才发现,我儿手臂……”

    说到这,宗主哑了声音,显然是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话锋一转,宗主瞪了萧长昭一眼,“萧长昭为了制造假象,让众人亲眼所见我儿没有受伤,才特意如此作假,这已能说明萧长昭他心思不纯啊!”

    仙师“什么草药?”

    宗主“是断空玄石草。”

    “断空玄石草生于魔渊,萧长昭是从何得来的?”仙师这话反问的是宗主,眼神却落在了萧长昭的身上。

    萧长昭顺势拱手行礼,“晚辈不知,只觉得宗主关心则乱,一味的将污水泼在晚辈身上,却没有追寻真凶的意图。”

    “萧长昭!仙师面前你胆敢狡辩!”

    仙师抬手,压下宗主的灵力,“以萧长昭的修为确实做不到,此等草药鲜少现世,能在这见到属实不易。”

    “仙师,这确实是……”

    “仙师。”萧长昭不动声色的打断宗主的话,“刚才晚辈在外面听医修与宗主交谈,言语间涉及魔元,魔气,晚辈惶恐,这件事怕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魔元?”仙师抬手,一道灵力置于床榻之上。

    宗主在听见萧长昭提及‘魔’这一字的时候便觉得不好,此刻更直接动手挡住了这道灵力,“仙师!还请仙师手下留情!我儿危在旦夕,受不得这一探查。”

    仙师并未将宗主放在眼中,探查过后便收了灵力,“断臂被断空玄石草涂抹,便无法分辨是何时断的手臂,若是在大选之前受的伤,用此草药为求复原,在大选时催动阵法遭反噬,灵力亏空,倒也可能会有如此结果。”

    “仙师,我儿从未离开宗门,又怎么会拿到断空玄石草,还望仙师明察。”

    仙师抬手,将萧长昭身侧的两名小童推搡开来,“冯栖元体内运转魔气,你可知道?”

    宗主顿时哑口无言。

    “魔气都不知,又能知什么,莫要胡闹,事情闹大坏了天元宗的名声。”

    标榜正派仙门,结果少主却修了魔,传出去让天元宗弟子如何见人。

    这件事到这,仙师心里已经有了考量,丢下一枚丹药,便说“走吧。”

    萧长昭走前还向宗主行了个礼,礼数周全,却见宗主怒意横生,他混不在意的关上门,隔绝宗主的视线。

    仙师还在门前,像是等他出来那样,“下午大比取消,明日继续,你可回去养精蓄锐。”

    “多谢仙师解围。”

    “我为宗门名誉,与你无关。”

    萧长昭自然知道,仙师修为半步登仙,世间凡尘皆无他所在意之事,但天元宗的名誉却与他联系在一起,他坐镇一日,天元宗出了事,总归是被人念叨。

    刚才的事不牵扯魔气,就单单说冯栖元被打败以后,宗主爹帮他出头,这话传出去,天元宗恐怕会沦为凡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现在有了魔气在,这件事只会被压下,至于冯栖元是死是活,就看宗主的本事了。

    手机在手边隐约亮着光,睡梦中的谢静舟缓缓睁眼,看着黑暗的四周,他蹙起眉头。

    已经是晚上了。

    谢静舟坐起身,下床洗漱,顺便准备了点晚餐。

    睡前明明有吃过东西,也不知怎么,睡醒之后倒是感觉有些饿了。

    已经是凌晨了,谢静舟简单做了点,打算就着主食将剩下的灵兽蛋吃掉。

    烧水的时候,谢静舟打开手机,见游戏中萧长昭正在休息。

    再一看游戏里的时间,隐约有哪里不对。

    谢静舟挑了挑眉,萧长昭下午比试的时间是不是现在?

    旁白适时的跳出来因冯栖元重伤,下午比试挪到明天上午啦!

    “嗯。”谢静舟打开萧长昭的行动轨迹记录,还是在他休息之前的,没有更新之后的轨迹。

    可能是修炼之后累了就休息了吧。

    看样子像是累坏了,谢静舟轻轻戳了下萧长昭的脸颊,轻声说“辛苦了。”

    萧长昭睡的并不沉,此刻有些悠悠转醒,但又没睁开眼睛,只是迷迷糊糊间抓住了他的指尖,抱在了怀里。

    谢静舟指尖一紧,看他抱着蹭蹭就又睡了,忍不住弯了弯眼睛。

    有点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