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31章 使诈
    谢静舟想了想, 轻点两下屏幕,自动截图这一刻画面。

    睡梦中的萧长昭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谢静舟帮他盖好被子,放了几个控制温度的阵法在周围。

    弄好之后, 做的夜宵也差不多了。

    谢静舟将手机放在支架上,边吃饭边看,不知不觉盘子里切好的灵兽蛋下去大半, 萧长昭却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正聚精会神的看着, 手机弹出窗口提示有人按门铃。

    展开画面看, 见是熟人, 谢静舟便点了允许进入。

    门一开,温一彬悠哉的走进来,笑着说“我就知道, 你这个时间肯定还没睡呢。”

    “有事?”

    “你这话说的, 好像我找你都是为了事来的似的。”温一彬坐到谢静舟对面,拿了块糕点吃, “就是遇到一点小麻烦,想找你帮忙。”

    “说。”谢静舟将手机从支架上拿下来, 斟酌片刻暂时退了游戏。

    温一彬说“你知道从这到市医院的路吧, 你开车把我送过去呗。”

    谢静舟指尖一顿, “你这个理由在前年用过了。”

    身体原因,谢静舟对医院很是排斥,大多数能在家里解决的他都不会去外面医院, 倒不是远近的问题,医院的环境让他很不喜。

    所以, 为了骗他去医院, 温一彬也算是煞费苦心, 最近可能江郎才尽, 想的理由都是之前用过的了。

    “啊?用过了啊。”温一彬挠了挠头,“别急别急,那我再想一个 。”

    谢静舟收回看傻子的眼神,低头喝了口温牛奶,“不用查,我的身体挺好的。”

    温一彬不以为然,“你哪会不是这么说的,结果去医院一查,一身病。”

    “这次是真的。”

    谢静舟是真的觉得身体在转好,病人可能对病情不了解,但身体给出的反馈是最真实的。

    不像以前,久坐一会都感觉浑身的骨头被碾碎了似的。

    面上也有了血色,和之前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温一彬细细端详了半晌,最后也不得不承认,面色似乎是比之前好的多,“你不会知道我来,特意涂了粉底想骗我吧?”

    “……”

    温一彬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谢静舟不说话,他抬手想试探那么一下,结果余光瞥到谢静舟手上攥紧的叉子,他还是默默地将手收了回来。

    “那要不这样,我抽点血带回去化验,要是没事你就不用去了,要是查出来问题,你就得去医院。”

    “好。”

    温一彬征得同意以后,起身去拿东西了。

    人刚出去,手机里传来了疑问的声音“仙者,医院是何处?”

    谢静舟一愣,手机上操作迅速将门锁死,然后打开游戏问道“你能听见我说话?”

    游戏内,萧长昭正坐在桌边,看起来像是醒了有一阵了。

    萧长昭面带歉意解释道“我并非有意偷听,而是醒来便听见仙者与友人交谈,实属无心。”

    “没事。”谢静舟后台检查了一下游戏设置,他推出的时候忘记关麦了,一个人玩习惯了,也不会在意这种细节。

    谢静舟设定了自动提醒,切回游戏画面说“医院就是医馆。”

    萧长昭点了点头,也没追问医馆为什么会有别名,而是有些紧张的问道“仙者可是身体有哪里不适?”

    上次见面,萧长昭隐约觉得仙者身体孱弱,却又无法断言是何问题,毕竟不是医修,知道的事还是少了些。

    “例行检查。”谢静舟不紧不慢的说“别担心,我没事。”

    见萧长昭还是板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谢静舟戳戳他的脸颊哄他。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谢静舟?开门,你怎么把门给锁了,我就出去一会,你是不是反悔不想抽血了?”

    “你再不开门我跳窗户了啊!”

    谢静舟只是担心他和游戏说话的事传出去,见人回来便跟萧长昭说“我离开一会。”

    “仙者……”

    语毕,关上了手机。

    萧长昭耳边安静下来,他静坐在桌前,抬手给面前的茶杯斟满茶水。

    一般而言,若是修仙者身体不适,只需吃几枚丹药便可自愈,但仙者体内无半点灵力,贸然食用丹药可能会起到反效果。

    品质较高的丹药灵力较强,普通人吃了更加不行,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个爆·体而亡的下场。

    品质低的丹药沉积过多,吃了容易病没治好,还得清丹药留下的杂质。

    常用的不能用,萧长昭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思索片刻,萧长昭起身走了出去。

    温一彬抽了半管血,也没敢多抽,好在现在机器升级,用不了太多的血。

    要是放之前,抽比这次血量少一半的血,谢静舟都得躺在床上恢复好几天,现在抽了大半管也没什么动静。

    温一彬心里大概有个数,“行,有问题电话联系。”

    说着便急匆匆的拿着半管血走了。

    等谢静舟忙完再打开游戏的时候发现,萧长昭不在屋子里了。

    这个时间还不到大选的时候,找了院子里也不见人,谢静舟只好重启游戏,这样游戏再度开启的时候,会自动定位萧长昭的位置,从而出现在他的画面中。

    画面加载中,左下角出现一行小白字,写着‘天元宗’山脚下。

    当画面加载完成,一排排的药格子抽屉十分明显。

    几乎只一眼,谢静舟就看出这里是哪里。

    谢静舟挑了挑眉,“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是凡间的医馆,修仙之人生病也不会过来此处求医问药。

    萧长昭叠好方子贴身放置,说“晚辈下山采买,路过医馆便走进来看看。”

    谢静舟点点他的肩膀,眼看着他把一张纸叠好收起来的,“交出来。”

    萧长昭老实的拿出那张纸,递给谢静舟后,起身拎着抓好的药走出了医馆。

    这张方子,专治体虚亏空,气血不足,其中几味灵植,都是修仙界独有。

    谢静舟“……”

    西药一口一枚的那种他都懒得喝,有些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会碰。

    萧长昭抓的这些药,显然是偏中药熬煮的那种,都没看见药包里面装着的是什么,谢静舟都隐约闻到了煎好之后的味道。

    “我身体已经无碍,不必特意来抓这些药。”

    “仙者所言甚是,这些只是基础的补药,喝了对身体有益。”

    谢静舟见状也没有再推辞,药买都买了也不能退,大不了他不喝就是。

    “你现在下山,不会耽误一会的大选吗?”

    “晚些去也好。”萧长昭正想晚到一会呢。

    去得早了,免不了要和宗主碰面,必又会有一番口舌之争。

    萧长昭不在意宗主说些什么,但却不想宗主气急之下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污了仙者清耳。

    踩着时间去,只要不被计为迟到即可。

    萧长昭说“先回去将药煎了,而后我再去参加大选。”

    不想喝药的谢静舟试图劝他一劝,“我觉得你应该分清孰轻孰重。”

    萧长昭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晚辈也觉得这场比试已不战而胜,那边推了吧,专心给仙者煎药也好。”

    谢静舟“???”

    你这个孰轻孰重,分的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煎药的事不急,还是先去参加大选吧。”

    “是,全凭仙者定夺。”

    大选比试的山头上人挤人,比昨天的人还要多上几倍。

    谢静舟感觉这些人都是来看萧长昭的,想看看是那位神人把宗主儿子给打了。

    萧长昭这次分配的对手看起来十分年轻,比萧长昭矮了半截,身上穿着杂役的衣服。

    杂役比外门弟子还要更低一级,在宗门大选上倒是很少见。

    对手的修为比萧长昭谎报的修为还要低,这场比试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了结果。

    台上,宗主坐于仙师左下手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台上,看向萧长昭的眼神,恨不得饮他的血食他的肉。

    杂役动了动手腕,“萧师兄,我来了。”

    话音未落,杂役径直的冲上前来。

    谢静舟在上帝视角看着,只见杂役几个闪身瞬间出现在了萧长昭身边。

    速度倒是够快的,只是大选又不比你跑的有多快。

    杂役在萧长昭身侧还没站稳,就被一脚踢了出去。

    瘦弱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两圈,有些狼狈。

    “他……好弱。”谢静舟忍不住说道“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早知道这么简单,昨天下午就该比完,还何必拖到今天,大选早一天结束,他也能早一天完成任务。

    萧长昭似乎也没预料到会是这样,冯栖元重伤,他不信宗主不会在比试上做手脚,结果防备之下,就来了这样一个连他一脚都扛不住的对手?

    这时,杂役突然坐起来,看着萧长昭嚎啕大哭,“呜呜,你欺负小孩!”

    谢静舟“……?”

    萧长昭“……”

    别说是谢静舟一脸茫然,萧长昭都没看懂这名杂役是怎么回事。

    下面的弟子也懵了,修仙界从不按年岁论辈分,向来都是修为说话,怎么敢上台却如此的输不起?

    杂役边哭边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呜呜咽咽的跑了过来,“你这么大个人你还欺负小孩,你不害臊!”

    谢静舟蹙起眉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小孩……”

    话没说完,杂役已经颠颠的跑到了萧长昭身边,还试图伸手去抓他。

    刹那间,谢静舟发现他袖口处一丝不明显的痕迹,那像是符箓的一角。

    “别让他靠近你!”

    萧长昭也发现了什么,快速后退。

    与此同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台面上尽被浓烟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