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32章 煎药
    “萧长昭?!”

    谢静舟眼睁睁看着萧长昭被浓雾遮掩, 下意识的点击刚才萧长昭所在的位置,却显示位置处无可移动物品或角色。

    ‘仙者,我没事。’

    从浓雾中浮现出对话框的颜色, 谢静舟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比试中会切断语音链接,萧长昭应当是听不见他说话的,但萧长昭肯定知道他在旁边, 为了让他安心才弹出对话框。

    看对话框出现的位置, 离刚才爆·炸的地方挺远的, 算得上是不离开场地, 离爆·炸地方的最远距离了。

    宗主看着台上,虽面无表情但嘴角却止不住的微微上扬。

    这时,浓雾突然散开, 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宗主蓦地扭头, 却和仙师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心下猛的一突, 宗主讪笑着行了个礼,转而看向台上。

    然而, 在看见站立于一侧毫发无损的萧长昭时, 宗主面上云淡风轻的表情骤然一顿。

    那个孩童, 在符箓爆开的灵力中彻底消失,连半片布衣碎片都未曾留下。

    这场比试,还真有种不战而胜的感觉。

    谢静舟没注意到台上有个人不见了, 满眼看着的都是萧长昭,虽然听他说了无事, 但还是感觉亲自检查一下会好。

    萧长昭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 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充满恶意的视线, 他缓缓抬眸, 瞥了一眼宗主。

    宗主见状站起身来,轻咳一声说“大选之中允许使用符箓,但这位弟子使用的符箓似乎有异,想靠着各种手段赢得大选的人,本宗主见得多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望诸位弟子将今日之事铭记于心。”

    “至于萧姓弟子……比试后去玄草阁取些丹药用以疗伤用吧。”

    萧长昭闻言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思绪。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宗主直接将这件事定性为是那位杂役弟子,为了进入内门而特意准备的符箓,死人自然无法开口反驳,宗主简单几句,将自己摘了个干净。

    钱长老蹙起眉头,忍不住问道“杂役弟子身份低微,此等符箓必高阶以上,他又是从何得到的?”

    宗主说“必是山下有所奇遇,亦或者盗来的也未可知,想来这符箓的来源也较为重要,为了杜绝门内弟子再生了不好的心思,此事便交给我门下弟子,想必不日便能找出符箓来源。”

    钱长老点了点头,“如此便再好不过了。”

    上午的比试以萧长昭获胜而告终,台上碎石一堆已然被毁,仙师素手一挥便将一切恢复原样,倒是不会耽误下午的比试。

    只是这下午的比试与萧长昭无关,等结果出来以后,萧长昭转身便打算离去。

    “你不留下来看看吗?”谢静舟说“他们两人之中胜的那个,会成为你明天的对手。”

    “晚辈有要事。”

    “唔……那就先回去吧。”能被萧长昭称之为要事的,肯定十分重要。

    谢静舟随口问了一句“是什么要事?”

    “回去给仙者煎药。”

    “……”

    “!!!”

    谢静舟连忙以指尖点住萧长昭,然后将人往回带,“我感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看一下你明天的对手实力如何,擅长使什么兵器,多学习一下,以免明天出什么问题。”

    这两位修为都比萧长昭低,无论谁赢,对萧长昭威胁都不怎么大。

    但是,萧长昭回去要煎药!

    那必然是得把人留下来看会比试,最好忘记煎药的事,回去直接睡觉。

    “仙者,害怕喝药吗?”

    “……咳。”谢静舟故作严肃,抬手敲打他,“胡说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对明天的对手有个浅显的了解,与喝药有什么干系?”

    被打了一下,不疼,萧长昭弯了弯眼睛,言语间都染上了些许笑意,“仙者所言甚是。”

    谢静舟轻哼一声,戳了戳他的脸,“专心看比试。”

    “是。”

    仙者让看,萧长昭老老实实的看着台上,两者实力相当的时候,比试会相当精彩,比起绝对碾压,这样的比试会更有看头。

    下注的人也差不多都是五五开。

    谢静舟看着台上你来我往,一招一式的有些无趣,“你觉得谁会获胜?”

    “左侧弟子看起来基本功较为扎实,右侧的灵力更充盈,两者不相上下,可能会打个平手。”

    谢静舟点了点头,“那这场比试可能会持续很久。”

    这时,一个身着内门弟子服饰的人走上前来,唤了声“萧师弟。”

    萧长昭还未来得及回头,身侧的几名内门弟子已经转过身来,面带笑意的行礼道“濮师兄。”

    “濮师兄日安!”

    濮子凡抬手回礼,浅笑着说“师弟们日安。”

    见萧长昭被诸位师弟挡在后面,濮子凡又道“我找萧师弟有事相商,不知几位师弟可否行个方便?”

    “行行行,自然可以。”

    “濮师兄,你游历归来,都未和师弟见上一面,怎得一来便找萧长昭啊。”话虽这么说着,却还是让开了位置。

    濮子凡面带歉意道“师弟莫怪,过几日师兄空闲便找师弟叙旧。”

    萧长昭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容,行礼道“濮师兄。”

    濮子凡轻点了下头,“我有事与你相商,可随我去一处安静之地详谈。”

    “师兄请。”

    新出场的角色,之前没见到过。

    谢静舟原本不怎么在意,但当他看见濮子凡任务信息中写的天元宗宗主坐下大弟子时,不由得蹙起眉头。

    跟宗主联系到一块的事,就不会有好事。

    可仔细查看濮子凡的所有信息,又感觉这是一个锄强扶弱,励志斩妖除魔保护凡人与仙门的正道侠士。

    有点像是宗主的对立面。

    信息是游戏给的,自然不会作假,可正是因为不假,所以看起来才奇怪。

    宗主又小心眼又狡猾,怎么会教导出这么一个弟子?

    谢静舟心下奇怪,以防万一,又给萧长昭多加了几层防护。

    濮子凡找了一间茶室,屏退了两侧的弟子,笑着给萧长昭斟茶,“我游历回来,听闻你自己请愿去外门磨砺,在外门可还好?”

    萧长昭淡淡道“一切安好。”

    “我本来还想求师尊破个例,将你接回内门,没想到你居然会报名参加大选,不过也好,以你的实力取胜必然不难。”

    萧长昭没有叙旧的心思,“师兄此次找我来是有何要事?”

    “只是刚才符箓来源一事,师尊将此事交由我处理,我查了符箓典籍,没有查到是何符箓,便断了线索,想着你刚才离的会近一些,所以想来问一下,师弟可看见那是何符箓?”

    萧长昭摇了摇头,“不曾看清。”

    濮子凡叹了口气,似是有些为难。

    “那孩童还有家人吗?或许师兄可以从他家人身上入手。”

    “孩童?”濮子凡笑着摇了摇头,“那名杂役弟子可并非孩童,他父家之前乃是修仙界名门,他年幼时期强吞了修者的元婴,面上年岁便没有在增长。”

    “许是吞食元婴的法子太过阴毒,家族日渐衰落,亲人也尽数死亡。”

    “他来天元宗寻个出路,但吞食元婴一事太过骇人,宗门本不打算收下,只记得他与宗主彻夜详谈,次日便收了他入门,却无长老肯接,便遣去当了一名杂役。”

    濮子凡叮嘱道“师弟可不要被他的表象所欺骗。”

    “多谢师兄解惑。”

    濮子凡摆了摆手,“符箓一事你不知晓,便罢了,我再去问问门内其他弟子,你比试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

    萧长昭起身走出茶室,轻轻在心底呼唤“仙者?”

    “嗯?”谢静舟一直看着,没说话是怕错过濮子凡话里的一些重要信息。

    “无事。”萧长昭听到仙者的声音,心下便安定了些,“此事怕查不出个结果。”

    “因为濮子凡吗?这位师兄为人正直,应当会细查的吧?”

    “师兄虽然如此,但他偏信宗主,没有确凿证据,他必不会怀疑到宗主头上。”

    谢静舟“……”

    这不就是愚忠的一种吗?

    怪不得刚才濮子凡都提起那名杂役与宗主曾彻夜长谈,濮子凡都没有想说去问问宗主是怎么回事。

    也可能是宗主装的太好,待在他身边弟子都得到了细心的照顾,所以他们都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出了这种事,濮子凡自然也不会联想到宗主身上。

    谢静舟想了想,这件事没有确凿证据还真难定论,他安慰道“不急,想扳倒宗主,总会有办法的。”

    “嗯。”萧长昭忍耐了许久,必然不会因为这一次而心急。

    紧要关头,必不能出错。

    回去的路上,萧长昭绕了远路,在树上摘了几颗灵果,谢静舟拿了个小篮子帮他拎着。

    这些灵果的味道较为酸涩,虽然不知道萧长昭摘下来想做什么,但谢静舟还是帮着摘了满满一篮子。

    等回去以后,萧长昭拿出煎药的药罐,洗了灵果放进去以后,谢静舟才反应过来。

    “你先准备吃食吧,煎药一事不急。”

    “仙者,药按时吃才有效,错过了时辰恐会影响药效。”

    谢静舟“……”

    我不吃就不会影响。

    看着药罐中的灵果和药草,似乎能闻到散发出来的酸涩味道以及苦味,那种中草药独有的味道,闻着就觉得苦。

    谢静舟问道“你在药里放灵果做什么?”

    萧长昭拿扇子小心扇着火,“灵果可以减少药汤的苦涩味,会更好入口些。”

    说着,萧长昭又切了一颗灵果进去,“这样煮出来的药,仙者应当不会觉得难喝。”

    “我问过医者,添了几味药材进去,原本的药效会低些,味道会更好。”

    “但以药养身,本就是长久持续之计,不求片刻便得到效果,慢慢养着也好。”

    谢静舟闻言愣了愣,煎药多了几个步骤,加了药材进去,甚至会减少药效,就是为了让他喝起来觉得好喝些?

    不想吃药也只是托词,药真的煎好了以后,他还是会喝。

    萧长昭心里想必也明白,却会在买药的时候就想好,改良药的口味,让他在喝药的时候不用那么难受。

    他有些惊诧于萧长昭的细心。

    谢静舟眼底浮现出些许笑意,开口间却撒娇似的埋怨道“你这话说的,像是我喝不得苦药一样。”

    萧长昭闻言弯了弯眼睛,一本正经道“仙者是何人,半步真仙又怎会在意这小小一碗苦涩的汤药,若是得了,必是一口饮尽毫不含糊。”

    “不是仙者吃不得苦药,只是晚辈不想让仙者吃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