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36章 死亡
    长剑势如破竹, 凌厉的剑锋径直的刺向谢静舟背后。

    萧长昭抬手覆在谢静舟腰间,正要动身挡在他前面,然而长剑已至。

    灵力包裹着的剑锋在靠近谢静舟的瞬间停滞。

    冯槐樵面色一顿,灵力顺着手臂蔓延至长剑之上, 竟变得无法控制。

    濮子凡趁机上前挑起冯槐樵的剑, 又怕伤害到冯槐樵, 动作间略有迟疑, 瞻前顾后时冯槐樵的剑锋再度压下。

    濮子凡一把抱住冯槐樵, “师尊!你冷静些, 不要被心魔牵着走!”

    试图用说话的方式唤醒冯槐樵的理智。

    “滚开!”

    萧长昭见状反手一剑刺入冯槐樵胸口, 用力一剜。

    刹那间,鲜血迸溅, 沾了濮子凡满身。

    濮子凡心下一突,猝然没了动作, 灵气溢散的长剑落地, ‘咣当’一声,宛若废铁。

    口吐鲜血的冯槐樵缓缓倒下, 濮子凡下意识的抱紧了冯槐樵。

    “师、师尊?”

    谢静舟见冯槐樵没了动静,也没太关注那边, 紧张的看着萧长昭问道“你没事吧?”

    萧长昭顿了顿, 想说话的时候似乎有气,但对上谢静舟那双眼眸, 有些话反倒说不出口。

    “怎么不说话?”谢静舟摸摸他的额头, 面板上的数值都在恢复中,不说话不会是磕到脑袋了吧?

    萧长昭垂眸, 沉声说“仙者如此贸然过来, 若是受伤了, 晚辈当如何自处?”

    谢静舟挑了挑眉,说“我不会有事的。”

    他也不是傻子,敢来必定是有准备的,他身上也有几层防护在,能不能挡住这一剑不一定,但肯定不会死。

    萧长昭身上的防护都已经碎了,硬抗的话不死也残。

    还是他过来稳妥些。

    只是……他身上的防护并没有破。

    那道灵力,似乎被衣服挡下来了,连防护都没用上。

    这衣服还是他被传送进来游戏以后,游戏送的呢。

    萧长昭还是觉得不太稳妥,“但,万事总有……”万物之法总有破绽,仙者应当自保才是。

    “我错了。”

    “……”

    谢静舟轻声说“别生气了。”

    “……”

    萧长昭受了伤,本是有些苍白,此刻却逐渐红润,“晚、晚……我,并没有生气。”

    谢静舟弯了弯眼睛,见萧长昭手足无措的样子,便没再说什么,拿了两枚丹药喂他。

    萧长昭吃下丹药,却见已经倒地的冯槐樵体内窜出一道虚影,俨然是洛学峰的魂魄,“仙者小心!”

    “嗯?”

    话音未落,萧长昭反手提剑,直接劈了下去。

    洛学峰的魂魄逃跑不及,当中被劈成两半,连声痛呼都未来得及出口,便瞬间灰飞烟灭。

    一道符箓悬在空中,萧长昭抬手碾碎,挥手间使得碎屑消散。

    谢静舟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濮子凡正瘫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动不动的冯槐樵。

    “他……死了吗?”

    谢静舟有些迟疑。

    受伤了,不喂丹药不找医修,反而坐在这发呆,如果不是濮子凡故意想让冯槐樵去死的话,那就是……已经不用做这些无用功了。

    “嗯。”萧长昭轻声说“神魂俱灭,没有夺舍转世之可能。”

    “一剑?”

    “长剑附灵,再加上他与我打斗时消耗太过,灼烧魂魄催生灵力,这一剑,只是让他死的快些而已。”

    谢静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萧长昭与濮子凡遥遥相望。

    濮子凡与他不一样,濮子凡真是被冯槐樵照顾着长大的,从小带在身边,冯槐樵对濮子凡可以说是恩重如山,此刻出了这种事,濮子凡心里想必说不出的滋味。

    萧长昭可以理解,但又无法理解,他和濮子凡看见的冯槐樵本就是不同的。

    想了想,萧长昭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而是同谢静舟说“我们先回去吧。”

    “好。”

    谢静舟看着两人身上的血,也觉得回去洗个澡会好些。

    昏迷的那些弟子并未受伤,顶多是可能晕倒时摔在地上碰撞,其他的倒是没有大碍。

    山顶一片狼藉,唯一清醒着的就只有濮子凡一人而已。

    谢静舟的衣服是法器,不需要清洗便可以自洁,灵力稍一运转就干净了。

    只是他没有灵力,还是萧长昭帮他清理的。

    萧长昭在里面换衣服,谢静舟坐在院子里和旁白聊天。

    原本询问就能得到回应的旁白,这会变得沉默起来。

    谢静舟叫了几次都没有应,“死机了吗?之前就跟你说,我可以帮你升级,你偏不信,现在好了……”

    旁白我才没有死机!

    玩家你这次太过分了,你已经干涉了主线剧情,这会使得后续剧情崩盘,走向一条完全不在游戏预料之中的路线。

    谢静舟问道“崩了吗?主线剧情,不就是要杀了冯槐樵,将属于萧长昭的一切夺回来吗?”

    无非就是过程和原定的有些不一样,就这么简单的总结一句,跟原定的简直一模一样。

    谢静舟“哪里崩了?”

    旁白……

    你要这么算。

    那其实还真有点道理。

    叮~恭喜玩家隐藏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完成,任务奖励已发放,请玩家注意查收。

    见旁白没有在辩驳,谢静舟轻笑一声,感觉到这个游戏的问题所在了。

    游戏想要固定,但在他插手的时候又不会有强·制·惩·罚措施。

    他解决这件事情与否,都是看他自己的想法。

    游戏对他的禁锢其实很少。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

    再仔细想想,他想要的东西,游戏都会准备,今天吐槽一句商店东西少,很快便会填满。

    缺什么有什么,就好像顺着他的意思走一样。

    谢静舟感觉这个游戏,还有很多细节之处是他没有发现的,只是眼下所知信息也只能猜测到这。

    谢静舟熄了心思,没再想这些,而是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在宗门内自由行动?”

    随时。

    “好。”

    拿回萧长昭东西这件事,得赶早,不能迟了。

    现在冯槐樵刚死,宗门内除了钱长老,其他的长老都无意于插手这件事。

    想必也是知道宗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亦或者是这次事情的出现让他们忍无可忍,所以才会当众离开。

    趁着这个时间,注意到他们的人也少,把东西拿回来,然后离开天元宗。

    以后天高任鸟飞,也不用被这个破地方绊住脚步。

    倒是那个护山大阵有点用处。

    谢静舟想了想,戳旁白道“我能把他护山大阵扒下来吗?”

    旁白???

    见着真土匪了。

    旁白打了三串省略号。

    谢静舟叹了口气,“算了,带不走就带不走吧,总也有其他办法能遮掩。”

    感觉萧长昭好像换衣服换了很久,谢静舟起身问道“长昭,你换好了吗?”

    “好了。”萧长昭应了一声,端着托盘走了出来。

    托盘里摆着三个盘子,两荤一素。

    萧长昭说“耽误了这么久,仙者想必也饿了,先吃饭吧。”

    谢静舟在看比试的时候也没闲着,干果,果脯吃了不少,此刻倒是一点都不饿。

    但萧长昭都已经做好了饭,他也不好浪费,便坐下来喝着茶水,时不时的尝一口菜。

    谢静舟“一会去冯槐樵住的地方,把你的东西拿回来。”

    “好。”

    萧长昭应声的轻巧,但心里却觉得不会那么轻易的便能将那些东西拿回来。

    冯槐樵得了至宝,不会不好生保管。

    再加上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或多或少都会有消耗。

    能拿回来多少,还真不容乐观。

    吃过饭,谢静舟直接拉着萧长昭去冯槐樵的住处。

    宗主所居之处自然与其他地方不同。

    无论是仙山还是居所,皆是灵力充盈,呼吸间都能感觉到身体变化,若是修为较低的人走进来,修为精进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座仙山也不会那么好进的。

    哪怕冯槐樵已死,还是有阵法护着。

    而且,冯槐樵的弟子不仅仅只有濮子凡一个,其他弟子也在山下守卫。

    谢静舟蹙起眉头,冯槐樵的事还没传开,这边可能还不知道消息,如此一来,他们岂不是来早了?

    还是说,打一架进去?

    谢静舟不打算和他们正面起冲突,便问旁白“有什么办法让我们悄悄进去不被发现吗?”

    旁白玩家身处游戏中,万事应当自给自足,不能盲目偏信我。

    谢静舟“我充钱了。”

    旁白玩家要懂得自力更生的道理。

    谢静舟“我充钱了。”

    旁白……隐身符,一张符箓可避开灵力探索,也可瞒过阵法,时效五个时辰。

    谢静舟点了点头,“来十张。”

    旁白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耳边声音刚落,谢静舟便拿到了隐身符,正打算说些什么,却见旁白自己把自己给禁言了。

    谢静舟“???”

    好一个人工智障。

    不屏蔽我,禁言自己。

    谢静舟不由得想到自己写的那些程序,都是程序,它们也差得太多了。

    还是他的程序智能一些。

    谢静舟将隐身符递给萧长昭,“把这个贴在身上。”

    萧长昭抬手接下,谢静舟看着他手里已经出鞘的长剑挑了挑眉。

    这是打算……打进去?

    萧长昭轻咳一声,将长剑收回。

    “拿了东西就走吧。”谢静舟不打算留下来参加冯槐樵的葬礼。

    游戏任务完成,代表冯槐樵已经死透了。

    也没必要去印证冯槐樵是否诈死。

    趁乱离开,也省的事后被追责。

    虽然冯槐樵死不足惜,但亲手杀了宗主这件事,传出去可能还是会有些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