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37章 落脚
    游戏出品的隐身符质量自然没的说, 贴上以后绕过门口守卫,轻松走了进去。

    走进来太轻松,谢静舟不由得想着,早知道可以这样, 省略中间所有步骤, 直接来这拿东西不就好了吗。

    但是转念一想, 如果不是过了任务的话, 旁白可能也不会给出隐身符, 以及行动自由的机会。

    萧长昭上前扶着谢静舟, “仙者小心脚下。”

    从山下到山上有传送阵, 但阵法启动会有反应,容易被发现。

    好在仙山并不高, 一路走着看看善变风景倒也不错。

    驻足在屋舍前,院子一眼望不到头。

    谢静舟挑了挑眉, 冯槐樵倒是不委屈自己, 按理说,修仙之人应该是将钱财置之度外的。

    但他眼前看见的这富丽堂皇堪比宫殿的屋舍, 显然投入不少。

    底下也不知道埋了多少阵法和符箓,来维持仙山之上的灵力。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靠近, 院子外面亮起了光, 一道道阵法的纹路将院子围了起来。

    萧长昭见状直接划破掌心,抬手抵在阵法之上, 不出片刻, 阵法的颜色暗淡,凝成了一个绯红的玉, 落在了他的手中。

    看着那枚阵法玉, 萧长昭心下思绪万千, 斟酌片刻,并没有将玉收起来,而是转身看向谢静舟。

    他解释道“这是萧家家传的一种防护阵,冯槐樵注灵催动,现在冯槐樵死了,阵法内的灵也随之消失,算是无主的阵法,这时候用萧家后人的血,就能让阵法归原。”

    谢静舟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拿回来就好。”

    萧长昭说“仙者,我的储物袋满了,带在身上容易遗失,仙者可否先帮我收着?”

    “好。”谢静舟答应的好好地,然后给了萧长昭一个储物袋。

    那里面大半装着的都是丹药。

    “这样拿着方便,里面的丹药,闲暇时间也能拿出来吃。”

    “……多谢仙者。”

    两块阵法玉,都未能送出去。

    反倒是多得了个储物袋。

    “走吧,进去看看。”

    “好。”

    萧长昭曾经也住在这,只是没待多久,但大致路线还是知道的。

    只是冯槐樵会将他的东西藏在哪,这他确实没有半点头绪。

    他的储物袋都带有萧家独有的印记,离的近了,都会有感应。

    之前打斗的时候没有反应,冯槐樵没将那些东西带在身上。

    狡兔三窟,若是这里没有,萧长昭想,或许还得去问过其他长老才能知道。

    走进院子,谢静舟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连排屋舍,“我们这样找,只怕找到天黑都未必能知道那些东西在哪。”

    这么多屋子,两个人分头找都要不少时间。

    萧长昭说“万物有灵,仙者可坐下歇息,我运转灵力,引发共鸣后,我们再去找不迟。”

    这样虽然节省时间,但很耗费灵力,一般寻物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以靠近反馈的多。

    谢静舟收回想戳旁白的手,问道“会很麻烦吗?”

    “不会。”萧长昭话音刚落,灵力便自身上散开。

    谢静舟见他闭上了眼睛,便没有说话,以免打扰到他。

    保险起见,让旁白加了个防护阵附着在灵力上面。

    半晌,萧长昭收敛了灵力,“仙者,随我来吧。”

    “嗯。”

    萧长昭在前面带路,径直的走进手边的房间,踩过机关,奔着陷阱深处而去。

    里面没有灯光,萧长昭燃了一盏灵力催动的烛火,小心翼翼的护着身后的谢静舟。

    拿了东西,谢静舟也不耽误时间,将小院尽数给游戏商店回收,贴着隐身符直接带着萧长昭下山。

    部分丹药符箓一类被用掉了,自然拿不回来,索性萧长昭现在也不缺这些。

    除此之外,还找到了些冯槐樵藏起来的级别不低的灵器,挑拣着拿了些,只当是补偿那些拿不回来的东西。

    坐在灵兽背上,谢静舟又拿了几个储物袋,把带回来的东西分类装好,然后都交给萧长昭。

    谢静舟笑着叮嘱道“拿好了。”

    他大概看了一下,里面很多东西他也能给萧长昭,但有些东西本身的意义要比那件东西更值得。

    谢静舟说“大多数用不上,便留着当个念想吧。”

    “嗯。”萧长昭接过沉甸甸的储物袋,换手间将一块玉石放在他的手里。

    谢静舟狐疑抬眸,“这是……”

    “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萧长昭开口解释,生怕谢静舟听到这玉石可能有什么阵法,便不肯收下。

    “晚辈看着好看就雕成了坠子,没什么用,仙者若是不嫌弃,可留下把玩。”

    “你自己雕的?”谢静舟低头看了看,玉石的雕刻很精致,每个细节都打磨的圆润,指腹擦过也不会有割手的感觉。

    萧长昭“是。”

    “谢谢,很好看。”谢静舟解开后面的细丝红绳,递给萧长昭,“帮我戴上。”

    萧长昭下意识的接过,玉石入手以后才后知后觉的顿住,眼见着谢静舟背过身去撩起长发,露出纤细的后颈。

    玉坠绕过脖颈,衬的细丝越发红艳。

    简单的缠绕,萧长昭却几次都没有系紧。

    谢静舟挑了挑眉,回头问道“你很紧张吗?”

    “不、不紧张。”

    “……”

    骗自己呢。

    萧长昭垂眸掩下眼底的思绪,轻声说“仙者,戴好了。”

    谢静舟抬手揉了揉他耳朵,“好看吗?”

    “好看。”

    “……你看都没看。”

    “晚辈不必看就知道,仙者戴什么都好看。”

    看他耳根红的快要滴血了,谢静舟弯了弯眼睛,没有再继续逗他。

    灵兽在城镇中落地。

    交了入城的灵石,萧长昭带着谢静舟找了一处酒馆,“舟车劳顿,仙者想必也饿了,不若我们先在着修整,日后再启程。”

    谢静舟有些迟疑,但见萧长昭已经点了菜,便也没有说什么。

    魔族那边暂且还没有动静,谢静舟身处游戏内,能做的事很少。

    就想着带人跑远一点,哪怕是让魔族追上,那中间的这段时间,也能拖到他离开游戏。

    这样萧长昭和魔族对上的时候,他就能帮忙搞定魔族,或者带萧长昭逃开。

    打发走小二以后,萧长昭从储物袋里拿出茶叶,用灵泉泡茶,“仙者可是有心事?”

    谢静舟摇了摇头,倒不算是心事,只是感觉魔族的事有些麻烦,“以一己之力复仇会很难,哪怕修为入半神境也未必有一战之力。”

    这还只是对上魔尊而言。

    魔族的魔将也不是好相与的,一人对抗整个魔族,会十分艰难。

    而且,埋头修炼,跟坐以待毙也没什么区别。

    谢静舟说“魔族修为较高的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御下区域,试试逐个击破?”

    与其等着魔族上门,倒不如他们先下手为强。

    “都听仙者的。”萧长昭老老实实的泡茶,将热茶送至谢静舟手边,说“仙者不必心急,魔族此刻内战不休,未必会注意到我,万事方可从长计议。”

    “内战?”谢静舟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

    游戏没有给出任何信息提示,谢静舟是不知道有关内战的事的。

    “天元宗护山大阵曾经会定时受到魔族攻击,但自月前开始便没有了,我心下有疑,所以找了消息灵通的修者问过。”

    “魔族内部分裂两派,争斗不止。”

    “找回的法器中有可以暂时隔绝气息的灵器,虽有时效性,但也是可用的。”

    谢静舟喝了口热茶,如果争斗不止的话,更方便他们逐个击破了。

    “一会换个方向,就近找个魔族的地方落脚。”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