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42章 问询
    按压下去的手指, 硬生生的止住了谢静舟的话。

    扭伤再借助外力只轻轻一捏,那疼痛的感觉简直难以言喻。

    但这个疼好像只有瞬间,而后便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感觉。

    反倒是药膏混着药油摩擦生热, 捂的扭伤处有些暖洋洋的。

    萧长昭问道“感觉好点了吗?”

    谢静舟怔愣的点了点头, “好多了。”

    扭伤一般会持续很久, 这会半点疼痛感觉不到,像是完全恢复了那样。

    要不是上面还敷着药膏,谢静舟还有点怀疑脚踝扭伤是个错觉。

    揉过之后, 萧长昭擦掉上面的药膏,又敷了一层药粉似的东西在上面,“用灵力揉开淤伤会好的快些,之后再敷一次药便能痊愈。”

    谢静舟看着萧长昭帮他上了药之后又用白色的布条缠起来, 虽然不知道扭伤为什么要包上, 但见萧长昭做的认真, 应当也是有些医修的依据在的, 便也没多问。

    只是想起隔壁那个被一脚踢飞进房间, 撞晕过去的乞丐不免有些疑问,“那边的乞丐怎么样了?”

    萧长昭说“没死。”

    因为死了的话,小二会过来找他。

    既然没来, 那就代表着还有气。

    萧长昭起身将桌子搬到床边,“离开时我在他身上落了个阵, 仙者不必担心他会逃跑。”

    谢静舟点了点头, “那我们一会出去问问这附近的人,知不知道这乞丐的来历。”

    “好。”萧长昭端起汤药用汤匙盛起一勺递至嘴边,轻轻吹散上面的热气, 随后送到谢静舟嘴边。

    唇上一暖, 谢静舟下意识的喝下汤药, 见萧长昭又盛了一勺,俨然是打算喂他喝完这一碗的意思。

    谢静舟忙说“我伤的是脚踝。”

    不是手腕。

    走路不自由,但药还是能自己喝的。

    萧长昭说“嗯。”然后手上喂药的动作没停。

    谢静舟颇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喂药就喂药吧,只当是哄他了。

    吃过饭,谢静舟感觉脚踝上的伤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便打算和萧长昭一起出去。

    萧长昭却不想让谢静舟多走动,“扭伤不宜多走动,我在房间内绘了阵法,仙者可在房间内等我回来。”

    谢静舟抬手,“扶着我。”

    萧长昭便上前扶着他,继续劝“仙者还是在房间休息吧。”

    谢静舟不听,继续往前走。

    见谢静舟一意孤行,萧长昭轻声道“晚辈冒犯了。”

    说着,又一次将谢静舟打横抱起。

    “等、等……”眼见着萧长昭又要把他放回床上,谢静舟一把抱着他,“不许把我放回去,我一定要去的。”

    到时候要是有什么重要信息他们没有听出来,游戏会跳出任务提示。

    游戏的任务提示也相当于是另一种,是可以提取重要信息的。

    萧长昭动作一顿,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乱动的人,“仙者……”

    “不许叫我。”谢静舟故意板着脸说“现在,立刻,出门。”

    “是。”

    “……放我下来再出门!”

    镇子不大,谢静舟打算在乞丐经常出没的这附近先找人问问。

    如果没有想要的结果的话,再考虑扩大范围。

    走出酒馆,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的摊主。

    这个摊主之前还帮乞丐说过话。

    谢静舟慢慢走过去,走慢一点,动作也不会显得一瘸一拐。

    萧长昭在他身侧小心护着,直到在摊前落座,这才收了手。

    摊主见状,招呼道“二位想吃点什么?别看我这摊小,馄饨煮的那可是这镇上一绝,多少贵人都惦念着我这一口呢。”

    谢静舟说“来一碗。”

    “好嘞!”

    打探消息也得买点东西,只是他刚才下来前吃过了。

    倒是萧长昭没吃多少,正好买给他。

    看着摊主大爷动作麻利的包好馄饨丢进锅里,谢静舟随口问道“大爷,这附近常丢东西吗?我之前见有人追着小偷打。”

    “他啊,这倒是常事,也常被追着打。”大爷用长柄勺子搅合着馄饨汤,叹了口气说“那也是个可怜的,脑子不好是个痴傻的,做个活计都做不了。”

    谢静舟问“他没有家人吗?”

    大爷想了想说“家人?这倒是没见过,也不知道这人是哪来的,出现就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我见他可怜还给过他一碗馄饨呢。”

    说着话,大爷捞出馄饨放进碗中,“行嘞,一碗馄饨,二位慢用。”

    谢静舟将馄饨推给萧长昭,继续不动声色的跟大爷聊天打探消息,“那个乞丐不是镇上的人,能不能是这附近的村子里的?”

    “不像,我听见他说话的口音,不像是这附近的人,倒是有些陌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大爷自己也觉着奇怪,“老头子我年轻时候走南闯北的,那边的方言不知道,那个乞丐说话的声,我还真没听过。”

    萧长昭听着,没有插嘴的意思,用小碗分了馄饨给谢静舟,然后老老实实的低头吃馄饨。

    谢静舟喝了口馄饨汤,说“那这乞丐倒是够奇怪的。”

    大爷笑了,附和道“可不是,身上带的玉佩也奇怪,说不上来是什么形状,上次看见可把老头子吓了一跳,那东西可不像是个祥瑞。”

    谢静舟挑了挑眉,“还有这样的玉佩吗?我倒是好奇想见见了。”

    “那东西在老杜那呢,之前老杜被偷了馒头,气急败坏的追,人没追上,那玉佩掉了,老杜就拿走当馒头钱了。”

    谢静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的我还真想去看看了。”

    大爷说“老杜好说话,你们要是想看,去找他问问,应当能给你看看。”

    谢静舟应了一声,“好。”随后,扭头看向萧长昭,“走?”

    萧长昭吃完最后一口馄饨,“嗯。”起身时将银子放在了桌上。

    老杜的馒头铺子开在巷尾,他们去的时候,门口的人还不少。

    热气腾腾的馒头闻着倒还挺香的。

    老杜包了几个馒头递出去,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萧长昭,乐呵的打招呼“来了,这次要啥馒头啊?还是你自己来?”

    “不买馒头。”萧长昭说“这次来是有些事。”

    “啥事啊?”老杜边用纸包包馒头,边说“先上后头坐着,我忙完这会去找你,你看行不?”

    萧长昭点了点头,“麻烦了。”

    后面是早点的摊子,牌子还在,但过了早点的时间,也没有摊主在这卖东西。

    谢静舟回想着两次老杜对萧长昭的态度,忍不住说“这馒头店的店主对你也太热情了。”

    就买了几个馒头,已经把人给记下了?

    是老杜记忆太好,还是……

    谢静舟问道“你买那些馒头,花了多少银子?”

    “银子不重要,仙者喜欢就好。”

    听萧长昭这么说,谢静舟大概就是能确定是没少花银子了。

    看笼屉打开都是普通的白面馒头,没见那些花花绕绕的可爱馒头,想必也是加钱定制,价格高些也实属正常。

    买馒头的人一般都是快到晚饭时候人会多,过了这阵子人就会逐渐变少。

    等卖完馒头,老杜边擦着汗,边走过来说“找我什么事啊?”

    萧长昭说“我听说你手上有一个乞丐的玉佩,那个乞丐许是我认识的人,想看一眼那个玉佩,确认一下乞丐的身份。”

    “玉佩?”老杜一拍脑袋,“嗨,那个呀,那个放家里了,看着怪邪性的,再加上我个做馒头的,身上带这种东西不方便,就搁家了,你想看啊,着急不?要不急你等明天过来,我拿过来给你。”

    萧长昭没有回答,而是看向谢静舟。

    谢静舟想了想说“我们还有其他要务在身,玉佩的事只怕拖不得。”

    “这样啊……那要不,你们便与我一同回去,正巧我这馒头也买完了,今天就早点关了铺,你们看咋样?”

    “如此便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看你说这话不就外道了吗,你跟我说那个法子可多卖了不少银子呢,我都没谢谢你,你害怕麻烦我啊。”

    说着话,老杜跑回去把门关上,简单收拾了一下里面。

    谢静舟歪了歪头,“什么法子啊?”

    “把馒头做成精致模样的法子。”萧长昭起身,扶着谢静舟站起来,“这边人见的少,许是觉得新奇,所以生意会红火些。”

    谢静舟笑着说“你倒是有主意。”

    “哄仙者的事,自然是得上心些。”

    “……咳。”谢静舟笑意顿住,斜睨他一眼,旋即扭头看向一边,不说话了。

    老杜的家离馒头店不近,步行回去要半个时辰。

    走这么远的路,萧长昭怕谢静舟的脚踝受不了,便一路走,一路搀扶着。

    老杜在前引路,仙者不让抱,萧长昭也没敢忤逆仙者的意思。

    总算快走出镇子的时候,几进去巷口,老杜敲响了里面的一扇大门,喊道“开门。”

    结果没等里面人开门,门就自己开了。

    老杜边往里走边说“这咋不锁门呢,人也不过来。”

    见没人过来,老杜扭头说“小兄弟啊,你和你师尊先进来,我找我家婆娘给你要玉佩去。”

    说着便往里屋走。

    谢静舟站在院子里,没有跟着进去的意思。

    只听里面传来声音“都几点了还睡,没见你起来做饭,想饿死我不成。”

    “看看这,还不起,叫都叫不醒了你……”

    “淑贤……淑贤你咋了?”

    “啊——!”

    谢静舟听这声不对,正要上前查看。

    就见老杜慌张的跑出来,“杀人了,杀人了!快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