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44章 意外
    镇盘上, 灵力线在跃至一点之后皆是汇聚到一处。

    与书上绘制的阵法相对应的,那汇聚的这一点就是阵眼。

    以往阵法都是以绘阵的人为中心,这么大一个将临近的几个县城, 镇子都连在了一起, 就是不知道周围的乡村有没有受到波及。

    镇盘看起来十分诡异, 但真当你走进去位于中心的平罗县,倒是感觉不出有什么。

    而且,街道上三两人结伴而行, 路边的摊贩吆喝着卖菜,半点看不出有被阵法影响。

    镇盘只能找出阵眼所在,却不能找到具体位置。

    谢静舟问道“平罗县这么大,去哪找阵眼?”

    萧长昭说“此阵法的阵眼必是阴气环绕, 死气充盈, 如此才能激起魂魄的怨力, 催动阵法, 所以我猜, 阵眼所在之处,应当是阵法内魂魄尸体安葬的地方。”

    安葬的地方?

    如此之数的尸体安葬,必定也是一片坟地, 应当好找。

    只是……

    “赵淑贤的尸体不还是在家里吗?”

    “赵淑贤并非为阵法所选中的魂,她应当是被玉佩牵连魂魄离体, 恰逢这附近有阵法, 将她引了过来,这也是为什么赵淑贤的魂魄没有入阵法,而是被收起来了。”

    萧长昭猜测, 应该是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用上。

    阵法看似简单, 但实际上在选择魂魄这一事上, 还是要精挑于五行,阴阳制衡,不知道从哪出现一个新的魂魄,没那么快便能用上。

    贸然去坟地挖坟不太好。

    再加上,有些死后没有人收尸的像乞丐之类的人,会被拖拽至乱葬岗。

    谢静舟便打算先去乱葬岗看看。

    乱葬岗夜间阴气最盛,好在他们来的早,正好在正午十分,阴气最弱的时候去。

    然而,在看见乱葬岗处堆积成山的尸体时,萧长昭蹙起了眉头,“仙者小心,这些尸体有异。”

    谢静舟歪了歪头,视线绕开挡在身前的萧长昭,“哪里有异常?”

    死尸而已,也没什么令人反胃的腐烂气息,谈何异常。

    萧长昭抬手,一道灵力划过却没有触及到尸堆,而是在距离尸堆有段距离的地方被挡下,随后灵力便消散于半空之中。

    谢静舟蓦地抬眸,这是……

    几道灵力同时划过,硬生生的破开一个缺口,缺口出现之后,整个屏障也在瞬间炸开,那些堆积成山的尸体变成了一堆乱石,受到震动,还会有碎石散落。

    萧长昭收了手,淡淡道“是障眼法。”

    谢静舟蹙起眉头,坟地那边还没去,这边的尸体数量便已经超过了,“这么多尸体,那魂魄只怕不止是镇盘上的那几条灵力线。”

    “镇盘捕捉的是死后不久的魂魄。”萧长昭挥手打乱这片石头山,沉声道“这个阵法只怕已经运转很久了。”

    如果不是因为赵淑贤魂魄意外离体被抓,只怕这个阵法还能隐藏许久。

    修道之人也不会跑来乱葬岗,寻常百姓又分辨不出障眼法,丢在乱葬岗的尸体也不会有人仔细查看。

    谢静舟说“先离开这吧。”

    “嗯。”

    乱葬岗这边没有任何收获,尸体不在,阵眼自然也不在。

    坟地那边,阵眼的可能性也不大,但还是要去看一下才能下定论。

    酒楼内点了一桌子菜。

    萧长昭将清洗过的碗筷放在谢静舟手边说“长途跋涉至此,想必仙者也已经累了,不若用过晚饭先回去休息,其他的事,明日再去查探如何?”

    谢静舟稍抿一口清茶,闻言,促狭的看着他,“你不会是想趁我睡觉的时候自己去看吧?”

    “……怎会。”

    “客官菜齐了,请慢用。”

    萧长昭抬手给谢静舟布菜,倒是没继续说坟地的事。

    酒楼里的人不少,称兄道弟吹嘘的声音不小,所有人的交谈声夹杂在一起就显的有些乱糟糟的。

    旁桌离的较近,再加上他们说话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说话声听得分外清楚。

    男人灌了口酒,说“我跟你说,平家那个小姐快不行了,我看着就这几天了。”

    同桌的人俨然不相信,“不行了?之前不还招女婿入赘,人好着呢啊,也没听说有什么事,你可别瞎说啊。”

    男人‘啧’了一声,说“那哪能是瞎说呢,我二舅那可是仙门中人,平家老爷找了不知道多少仙门大能,愣是没把小姐救回来,听说私底下都在准备丧事,打算最后冲冲喜,试试看还能不能把人救回来。”

    “之前好好地人,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谁知道呢,这病来的跟疫症似的,都死了多少人了,倒是不见传染,事也没传开,可我这心里啊,可真是没底。”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特意压低了声音,“我这一车车的往外拉尸体,运的我都瘆得慌。”

    对面的男人赶忙打断他的话,“可别说了,一会饭都吃不下去了,吃菜吃菜。”

    ……

    谢静舟“那个平家小姐,是不是下一个被选上的人?”

    “很有可能是。”

    “他们说平家老爷找了修道之人,他们难道看不出这不是病吗?”

    萧长昭摇了摇头,“修为高者,不会着手于此等小事,倒是下山历练的弟子,可能会接手,但修为低者,看不破这阵,自然也不知道平家小姐因何而病。”

    听了解释,谢静舟大概懂了,也就是能解决的看不起这么点小事,不能解决的来了一批又一批也不管用。

    “吃过饭,过去看看吧。”

    去坟地怎么也得等晚上,虽说那边不会有太多人,但真要是被看见翻坟地,影响不好。

    萧长昭说“好。”

    平家在城中属于富足人家,若是没有点家底,也不敢这么招摇的散布消息找修者上门看病。

    “干什么的?”

    门房见两人上前,瞥了一眼,似乎看出了什么,拱手行礼道“二位可有拜帖?府中规矩,没有拜帖不得入内。”

    萧长昭淡淡道“我们是修道之人,察觉此处怨气深重,听闻平家小姐受病症所扰,便登门拜访。”

    “二位请稍等,我去禀告老爷,再来回禀二位可好?”门房开口间都是商量的语气。

    萧长昭“自然。”

    没过多久,门房跑着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仙师这边请。”

    萧长昭特意落后谢静舟半步。

    谢静舟察觉到他的动作,回头看了他一眼,萧长昭笑着示意他往前走。

    最开始进来游戏,萧长昭都是规规矩矩的落后他半步,许是在这里,前后代表着地位高低。

    但谢静舟也没太在意这个,后来熟悉之后也没有什么重大的场合要在意这些细节,大多数都是萧长昭在他身前亦或者身侧。

    萧长昭走在他前面,倒与尊卑无关,只是方便护着他而已。

    毕竟修为高者在前,遇到袭击也能自救,但谢静舟的实力显然不够。

    这会见他退后,谢静舟倒有些不习惯。

    好在没走几步便到了主厅。

    恰巧他们进来的时候,一位身着华服的老者自另一扇门走来,“二位仙师。”

    “刚才我听门房所言,二位仙师是为小女之事而来,仙师费心。”

    “家中备了茶点,二位仙师可稍用些,歇息一下。”

    “不必。”谢静舟说“我可否看一下你的女儿?有些病症,见了才能知晓。”

    “自然。”平家老爷也很心急,想让两位去给他女儿看病,但对待仙师必不能如此急切,自然是要先让仙师休息好了,才可求助。

    此刻谢静舟主动提出,平家老爷连忙转身带路。

    路上,平老爷忍不住诉苦道“小女这病,请过无数医师,大夫,抓过几贴药,吃下去却不见效果,病一天天拖下去,我那女儿都瘦的不成人形了。”

    “此前想过许多法子,就是不见成效,可怜我那女儿……”

    “二位仙师,若是能帮帮小女,我必重金酬谢,为仙师修庙祈福。”

    谢静舟“……”

    修、修庙?

    “不必。”谢静舟向萧长昭递去眼神。

    萧长昭连忙上前,挡在了仙者与平老爷之间。

    平老爷边说着话边往前走,倒也没注意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刚走进院子,只听里面一声尖叫,而后传来哭喊的声音。

    “媛儿!媛儿啊!我的女儿,你醒醒啊!”

    平老爷疾行的步子一顿,他离开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同时,萧长昭见魂魄漂过屋顶,像是有所去之处那样向外飞去。

    “慢着!”

    萧长昭拦下要跑进屋内的平老爷,抬手间将阵法玉佩掷了出去。

    灵力催动玉佩,瞬间结成阵法,玉佩悬在空中,倒有种托举着魂魄的感觉。

    平老爷看的愣住,“仙师,这是何意?”

    “你女儿的魂魄在这。”萧长昭甩出一道符箓。

    平老爷浑身一颤,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原本空荡荡的地方,渐渐浮现出了女儿的虚影。

    玩家,游戏有阴阳眼,佩戴后可以看清身边鬼怪哦。

    谢静舟没有灵力,也看不见魂魄的存在,旁白这么说,倒是挺吸引人的。

    “扣余额。”

    收到!阴阳眼已佩戴,玩家可眨眼后观察四周。

    谢静舟按照旁白说的试了一下,跟正常视物没什么区别。

    玉佩上的魂魄他也能看见,其他的就是……

    墙角处似乎蹲着一个人?

    那是佩戴阴阳眼之前看不见的。

    除了那位小姐,这里还有其他的鬼魂吗。

    正想仔细看看,却见墙角处的鬼魂突然扭过头来,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因为扭头的幅度过大还掉了块肉,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鬼魂是没有血的,只能是生前经历过此等场景,印刻在灵魂之中,所以哪怕死后也不曾忘记。

    魂魄凝结的血,比正常的血更加艳红。

    这张脸看见的瞬间,谢静舟呼吸一滞,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虽催动着阵法,但萧长昭的注意力时刻落在谢静舟身上,此刻见他面色有些苍白,连忙问道“师尊可是哪里不适?”

    谢静舟摇了摇头,指着墙角说“那里……”

    萧长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了一眼便蹙起眉头,抬手捂住谢静舟的眼睛,带着人靠近身边后抱进怀里。

    察觉到掌心下师尊的僵硬,便轻拍他的后背,哄道“没事的,师尊别怕。”

    “有我在呢。”

    鬼魂见状歪了歪头,一块完整的脸皮掉在地上,咧嘴笑了。

    萧长昭神色一凌,灵力翻涌掀起地上那张脸皮,甩到了鬼魂的脸上。

    ‘啪’的一声,鬼魂被扣在脸上的脸皮带着倒地打了个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