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47章 回去
    平老爷闻言便带着人走了, 一直纠缠反而会显的不好,吃食都备着,如果仙师想吃了, 随时吩咐下人端上来即可。

    萧长昭储物袋里备了不少熟食,这会做饭费事不说,还废时, 再加上就寝前吃的太多于身体也不好。

    拿了两道菜,一道甜食出来便好。

    最主要的是,仙者的药不能落下。

    谢静舟在意的是那个昏迷的魔族,稍一愣神, 桌上便摆满了吃的。

    再看萧长昭, 还拿了一套茶具正在煮茶。

    屋子里原来放着的那套茶具,被萧长昭放在了一旁没用的桌子上。

    谢静舟“……”

    “魔族还没醒, 先吃了饭,过会看看,若是还没醒就先休息, 等明日再审也不迟。”

    谢静舟咬了口剥好的虾,问道“背后之人知晓这边的动静, 我们还没问出什么,这人就被救走了怎么办?”

    “阵法一破, 背后之人自顾不暇,未必还会来救他。”

    顿了顿,萧长昭给他布菜道“那个魔族伤了根本,也跑不了。”

    谢静舟低头看着盘子里的菜, 心里疑云遍布, 但目光触及到萧长昭的眼底, 他又并不是很想得到一个答案, 索性便不再插手,“听你的。”

    魔族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

    这几天正如萧长昭所说,并没有背后之人出现救人,亦或者是过来找他们的麻烦。

    魔族身上缚着灵力,双手背后被捆的死死的。

    见他们进来,魔族瞥了一眼,淡淡道“绑我也没用,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劝你们别耽误时间,直接杀了我。”

    萧长昭站在门前,“仙者稍等片刻。”说着,将背后的门关上。

    偏上的小屋这几天没人打扫,落了些灰尘。

    萧长昭没理会那边叫嚣的魔族,搬了把椅子,又把桌子擦拭干净。

    魔族缓缓蹙起眉头,“你……我说,直接杀了我,听明白了吗?”

    萧长昭拿了套茶具放在桌上。

    “你在干什么?!听不懂我说话吗?”魔族看着萧长昭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凭空生出几分被戏弄的感觉。

    萧长昭仍是不理,反倒是整理好之后,转身打开了门,“仙者。”

    全程,都未将视线放在魔族身上一瞬。

    这种完全的无视,给魔族气的仰倒。

    谢静舟以为,萧长昭将他挡在门外,是想用一些极端的审问手段,不想让他看见,所以也没有在门口偷看,“问出什么了吗?”

    “魔族与其主之间都有契,他必不能开口,一旦有背叛其主的意思,契便会生效,当场毙·命。”

    魔族蓦地抬头,旋即又低下头去,掩饰下自己那一瞬间的神情。

    魔族契之事虽然知道的人少,但也不是没有消息传出来的,一般喜好听小道消息的人,知晓的多了也实属正常。

    谢静舟没有错过这一息之间,魔族面上的变化,他指尖轻点着桌面,沉思道“问不出来吗?”

    想了想,谢静舟敲了敲旁白,“有什么办法能让魔族开口吗?最好是让那个契无法作用的。”

    旁白不可以的,契是修仙界不得违背的誓言,一旦有背主的想法,半个字都来不及说,人就会死。

    旁白魔族虽然抗揍,但契是可以瞬息之间泯灭他的魂魄,玩家要是追问的话,可能最后只会得到一个空壳。

    谢静舟嘴角微抿,也就是说,白抓了?

    一个字也问不出来吗?

    谢静舟叹了口气,“算了,问不出来就算了。”

    “仙者不必心慌,我有些办法可以……”

    “不用了。”谢静舟喝了口茶水,淡淡道“直接打吧。”

    魔族身形一顿,“你说什么?”

    谢静舟说“长昭,打。”

    “是。”

    “等、等一下!我什么都不会——”

    “知道你不会说。”谢静舟神色淡然的打断他的话,“我也不想从你口中知道什么了,只是抓都抓了,还是走个流程。”

    魔族“?!”

    萧长昭“……?”

    虽然听了谢静舟的话便直接动手了,但并不代表萧长昭知道谢静舟想做什么。

    反正消息也得不到了,还不能打一顿出出气?

    谢静舟说“把嘴堵上打。”

    萧长昭照做。

    整个单独的小院外面都布了阵法,不用堵嘴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声音。

    但……就是想更有点审讯的感觉。

    旁白玩家,不建议这么玩,您应该审问他一些有关背后之人及阵法的事。

    旁白主动跳了出来,试图改变一下现在的情况。

    审问审问,重点在问,你光打不问有什么用呢。

    谢静舟挑了挑眉,听旁白这意思,是想让他问的,“你刚才不是说问不出来吗?”

    旁白玩家可以开动脑筋想想办法,我们是脑力游戏,不要这么光动手不讲话呀。

    谢静舟问“我违规了吗?”

    旁白……倒也没有。

    这个魔族操持阵法,哪怕是有人命令,但那么多条人命,那么多的魂魄困于他手是事实,这么算来,挨顿揍都算不得什么。

    谢静舟轻哼一声,“禁言吧。”

    旁白得嘞。

    谢静舟大概明白旁白是什么意思了。

    是有办法让他开口,只是这个办法不会明说而已。

    许是有什么牵扯在里面。

    谢静舟却懒得分析里面的牵扯,听萧长昭的意思,他应该是有办法的。

    连着喝了几杯茶,时间过去了许久,茶壶中的茶水始终都保持在同一温度。

    放下茶杯,谢静舟看着魔族奄奄一息的模样蹙起眉头,“魔族这么不禁打的吗?”

    神志不清的魔族听到这句话当即呕出一口鲜血,鲜血染红口腔,张嘴的时候只看见一片血红。

    许是想说什么,但嘶吼的声音并未出口,就先一步被萧长昭给堵上。

    魔族奄奄一息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

    谢静舟见状问道“魔尊派你来守着这个阵法,除了要维持阵法运转以外,还有其他的任务交给你吗?”

    “呵……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答案!”魔族‘呸’了一声,啐出一颗带着血的牙,狞笑道“ 有本事就杀了我。”

    谢静舟了然,“还真是魔尊让你来的。”

    知道背后之人是谁,谢静舟便站了起来,“我之前一直在想,魔族落魄,远没有之前辉煌,低级魔族用不上这个阵法,高阶魔将又不符合年岁,仔细算来,就只有那位魔族符合。”

    “追杀萧长昭,不仅仅是想要他的命吧。”

    萧长昭蓦地怔住,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谢静舟。

    谢静舟泰然自若道“抓你的原因我暂且还不知道,但想必和魔尊受伤脱不了干系,魔族对你下手也没有收敛,想必也是生死不论,只要将你带回去。”

    “看来那位魔尊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啊。”

    魔族挑了挑眉,哑着嗓子说“信口胡诌编故事,你在讲话本吗?”

    “是真是假你心里清楚。”

    谢静舟转身说道“这个魔族你看着办吧。”

    言下之意便是不再掺和,反正他也只是想之后背后之人是谁。

    萧长昭见他离开,起身便想跟去,但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两指虚点在魔族眉心之处。

    魔族见状冷笑道“你还想搜魂不成?简直做梦,我修炼魔元——”

    魔族话没说完,一道灵力骤然没入神识,他猛的睁圆了眼睛,呕出一口鲜血。

    这一刻,他似乎猛的意识到了什么,下颚颤抖着开合,“你、你竟是……呃啊!”

    一声惨叫过后,魔族倒在了血泊之中。

    萧长昭神色漠然,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并没有沾染到血的手,而后掷出一道灵力,起身追着谢静舟离去。

    窗外的天色渐渐变暗,混沌的魔元自窗台跃入。

    温下卜看着地上魔族的惨状缓缓挑起半边眉毛,“你也有今天啊。”

    魔族没有意识尚存,但似乎是察觉到同族的存在,手指缓缓动了两下。

    “撞在他手里算你倒霉。”温下卜叹了口气,将人从血泊中拎起来,跃出了窗台。

    阵法内有人进出,萧长昭都会有所察觉。

    收拾床褥的手顿了顿,萧长昭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谢静舟将茶具放回储物袋,问道“怎么了?”

    萧长昭摇了摇头,收好被褥说“灵兽已经准备好了,宜早不宜迟,咱们这便启程吧。”

    “好。”

    出门时,谢静舟叮嘱道“旁边的屋子都收拾干净了吗?”

    毕竟满地是血的,不能把一片狼藉留给平家收拾。

    “还有那个魔族,记得处理好。”

    萧长昭说“仙者放心,都已经弄好了。”

    离开时,萧长昭还不忘在桌上留了灵石和银票。

    算是这段时间小院的租金。

    萧家所在之处是修仙界边界处,哪怕是飞行速度极快的灵兽,也需要几天时间。

    而且,随着进入到这边,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

    萧长昭提前炖煮好的药,一天三顿的盯着谢静舟喝。

    身体好歹是在好转,但硬抗低温也有些扛不住。

    谢静舟拢了拢身前的披风,面前还有一层灵力护着他,饶是如此,也还是会感觉很冷。

    温度一低,谢静舟就没什么精神,他歪头靠在萧长昭肩上,“还有多久能到?”

    萧长昭估算着灵兽的飞行速度,说“快了,明日夜间灵兽便会落下。”

    谢静舟点了点头,裹的太严实,一直坐着都觉得有些困了,正想闭目休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糟了,那个乞丐忘了带上。”

    “仙者不必心急,我交足了钱,也在房间下了阵法,那边掌柜和小二会盯着他的,路已经走了半途多,折返回去反而耗时,日后用的上他,再回去寻人也可以。”

    “嗯……”谢静舟闻言也不觉得急了,魔族那边应该还不知道乞丐的存在,魔尊因为阵法损毁受伤,其他魔族的人也不会顾及到这边的事。

    毕竟乞丐在这边这么多年,不照样是没有暴露吗。

    掌柜收了钱,必定尽心尽力,再加上还有阵法的存在,如此想来,乞丐所处的环境倒是比他想象中的安全。

    他们也是随时都可以回去找乞丐,比一直带着走要方便许多。

    谢静舟说“你倒是挺有先见之明的。”

    萧长昭笑了笑,先见之明倒说不过去。

    只是仙者提出想去萧家之时,临时找温下卜去将人抓起来看管罢了。

    回家的路上,怎能带上无关紧要的人呢。

    萧长昭听着耳边平稳细微的呼吸声,低头看着熟睡的仙者,心下一片柔软。

    旁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踏足萧家呢。

    ‘主线剧情已经激活,因前有部分剧情没有展开,为了防止剧情泄露,后续剧情将不会展出细节。’

    ‘主线任务触发助萧长昭提升修为至合体期,后续任务及主线剧情将在修为提升到位后展开。’

    旁白提示任务的声音在耳边挥之不去。

    谢静舟睡的不太安稳,迷迷糊糊间也不记得听到了什么,只当成是蚊子在耳边吵闹个不停,抬手挥了挥想将蚊子打掉。

    萧长昭见状,以为是有什么吵到他了,便抬手覆在了谢静舟耳朵上。

    谢静舟睫毛轻颤,被吵醒了以后,头晕的难受,反倒睡不着了,察觉到高度在下降,他问道“到了吗?”

    “到了。”

    萧长昭说“许久没有回来过,此时低头看下去,倒是感觉一切新奇。”

    “这附近有没有酒馆之类的地方,先找个地方落脚。”

    “直接回萧家宅院即可。”萧长昭说“萧家有一个印在地下的回原阵,受到重创便会运转,算下时间,此刻萧家破损的屋舍想必已经修好了。”

    清洁的阵法也常在,不会落尘。

    哪怕无人住在里面,阵法也会时长运转,清理干净一切,等着主人回来。

    萧长昭握着谢静舟的手,运转灵力帮他暖手,笑着说“能和仙者一起来,我心下十分欣喜,仙者必不要推辞了。”

    灵兽落地,萧长昭搂住谢静舟的腰身,带着人从灵兽背上飞了下来。

    谢静舟看着头顶悬着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二字,看起来笔锋凌厉,气势十足。

    其实,萧家宅院里面有专门用来安置灵兽的地方。

    但直接乘着灵兽进去,仔细想来总是缺些什么。

    萧长昭思来想去,还是想与仙者一起在正门走进去,“仙者请。”

    阵法将老宅修复的七七八八,看不出这里曾经遭受过什么。

    也很难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不过……刚才好像听旁白说,提升修为才会有后续线索。

    谢静舟想了想,许是说修为提高以后,游戏会弹出任务,引导着完善整个剧情。

    如此一来,他倒是不必着急。

    走入屋内,里面似乎燃着地龙,与外面完全是两种温度。

    萧长昭跟进来,门口落下放风的阵法,将整个屋子护的严严实实的,“仙者觉得这温度可还合适?”

    “嗯。”

    萧长昭倒了杯水,“仙者可是心急要去找线索?”

    谢静舟摇了摇头,“不急,线索一事倒不如你提升修为来的重要。”

    收拾的这么干净,也不太可能会轻易找到线索。

    只当这事慢慢来吧,能找到自然最好,找不到也不以这个为重心,早日帮萧长昭提升修为才是。

    说到修为,谢静舟突然想起锻炼的灵器。

    之前一直失败,这会打开,置物栏里倒是出现了不少新的东西。

    应该都是锻炼失败掉落的,有没有用不一定,谢静舟也没看,他在意的是那锻炼出来的武器。

    一把长剑,一把长·枪,一把……巴掌大的小匕首。

    不仔细看都可能会忽视掉的那种。

    虽然都是神器,但看起来就不是很想当成礼物送给萧长昭的那种。

    谢静舟默默地全选,将所有掉落的东西一起丢回炉子里锻炼成新的。

    旁白默默道玩家你这样好浪费,那三个武器也都是灵武级别的,就这么丢进去,连撤销都不行了。

    谢静舟挑了挑眉,“按照任务所言,萧长昭修为会提升,如果送这些,那萧长昭用不了几次,武器就配不上他了,还不如都销毁做个好的。”

    旁白……玩家说的有道理,但游戏提醒您,要理智消费。

    锻炼是最废钱的,它不像是商店购买东西,花了钱就可以拿到东西,你投钱进去锻炼室,能不能拿到有用的还是两说,好不容易炼出了能用的,看一眼又毫不犹豫的扔回去了。

    谢静舟感觉自己很理智。

    给萧长昭的武器必然是最好的。

    灵武,神武,魔武。

    修真界这三种武器,前者的级别稍低于后两个,有神武最好,魔武的话……大多都是魔族用的。

    萧长昭修炼灵气用不上,但要是萧长昭喜欢的话,弄几个来当摆件也可以。

    谢静舟弄好锻炼的武器以后,又切出来去商店购物了一圈,没有什么新的,就把之前买过的几种又拍了些。

    修炼的时候必定少不了丹药,灵力消耗的厉害,吃一粒丹药缓解。

    弄好之后,屋子里也被萧长昭整理的差不多了。

    谢静舟之前想拿过来自己整理,但没抢过萧长昭,再加上很多东西都在萧长昭的储物袋里,萧长昭的储物袋对他不设防,却也不方便拿。

    萧长昭也没有久留,“仙者早些休息,长昭就在隔壁,仙者若是有事可唤一声,我便会过来。”

    “你也去休息吧。”

    萧长昭走后,谢静舟却没有半点睡意,许是在灵兽上睡的时间久了,这会到了睡觉时间却不困。

    坐在床边,床榻被垫了几层十分柔软,比在游戏外面睡着的床垫都软。

    应该也是什么灵器,躺着不会觉得过分的软,依托着身形很舒适。

    索性也没有困意,谢静舟便拿了几本修炼的秘术翻看着。

    他没有修炼的体质,本意是想找出几个适合萧长昭修炼的,属于那种有益buff可以叠加的秘术,这种才能让萧长昭学习。

    这些都是萧长昭给他的,简体字他能看的懂,之前看过商店买来的书,有些简体,也有些是修仙界的字,根本看不懂,还是靠着旁白翻译才知道怎么回事。

    基本功法本质上都差不了太多,看了几本,谢静舟就记住了其中所有内容,有些无趣的打了个哈切,吹灭了烛火也没再看。

    这一觉,谢静舟睡的很不安稳。

    可能和换了一个新的地方有关系,再加上看的那些书,梦里都是这些内容。

    翻来覆去的有些不舒服,索性坐起身来,准备下床倒杯茶水的时候,谢静舟突然惊觉不对劲。

    他好像……入道了?

    从没接触过这些,谢静舟不太确定。

    他起身坐好,想着书中的内容,按照书中指引探索经脉,最后果然在丹田出找到一丝微弱的灵力。

    像是虚弱的残烛,轻轻吹一下就会熄灭的那种。

    但这个发现让谢静舟眼睛亮了几分。

    他身体不好,全球部分人进化中没有任何进化趋势,再加上有些人进化失败,因为身体无法承受蓬勃的灵力,大部分体弱的人哪怕进化了也活不久。

    谢静舟的体质比那些体弱的人还不如,哪怕进化了,也根本不可能从进化中活下来。

    可现在不一样,是真切的能感觉到灵力的存在的。

    谢静舟攥了攥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都不是那么怕冷了。

    掀开被子,谢静舟跑了出去。

    “长昭!”

    萧长昭就住在他隔壁,出了门往右边走两步就到了萧长昭门前。

    许是听见了他的声音,谢静舟刚到门前,还没来得及伸手敲门,萧长昭便将门打开了。

    “仙者。”萧长昭问道“可是有事?”

    谢静舟点了点头,面上难以掩饰的开心,眼睛亮亮的一瞬不眨的看着萧长昭,“我刚才入道了,我读了你给我的那几本秘法,我在体内感觉到了灵力。”

    这件事足以让谢静舟开心很久,他正高兴的向萧长昭诉说着这件事的时候,却见萧长昭的面色不似刚才。

    反倒有些阴沉……

    谢静舟楞了一下,“怎么了……吗?”

    萧长昭不语,直接伸手将谢静舟打横抱起,甩手关上门,转身朝着里间走去。

    “唔……”

    等被棉被裹住的时候,谢静舟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时高兴,忘了外面的温度不似之前待着的地界,但也没觉得冷是真的。

    谢静舟轻咳一声,正色道“我有灵力护体,并不觉得冷。”

    萧长昭眼睛一眯,“仙者?”

    “……错了。”

    谢静舟悄悄从被子缝隙中伸出手,拽着他的衣摆晃了晃,“下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