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55章 待着
    情绪放纵后会有反馈的疲倦, 再加上谢静舟这段时间情绪紧绷,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但这种困意来的快去的也快。

    谢静舟躺了一会,睁眼的时候还有些茫然, 脑海中记忆浮现,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萧长昭来了。

    游戏里的人物出现在现实之中,这或许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但……

    他能进入到游戏, 且游戏内物品以及游戏外物品可以相互传送, 这些也很不可思议。

    相较之下,倒是让人生出几分游戏内人物也能出现在现实中, 也是理所应当的。

    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响动却只有一瞬。

    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地,然后半路被接住, 边缘撞击地面后快速被制止的感觉。

    谢静舟起身,狐疑的走出去, 一眼便看见站在厨房中的萧长昭。

    可能是第一次接触这些, 再加上厨房不大,抬手间都可能会碰到东西,魔气外放, 寻常的物品都会产生裂纹,颤颤巍巍的往下掉。

    萧长昭一边热锅,一边接这些东西。

    谢静舟进去,收起部分东西放在桌上, 说“把灵气收起来。”

    萧长昭闻言收了魔气,“我吵醒你了?”

    “没, 本身也没睡, 只是迷了一会。”谢静舟将锅放在炉灶上点着火, “你饿了?”

    顿了顿,谢静舟想起萧长昭现在已经是飞升的魔修了。

    修者达到一定修为就不会感觉到饥饿,更何况是魔修呢。

    萧长昭既然不会感觉到饿,那锅里这些……

    谢静舟略一思索就知道这是给他准备的了,“我之前吃过了,现在还不饿,去休息会吧。”

    之前抽空吃了点面包,这会是什么也吃不下。

    说完不见萧长昭有动静,谢静舟抬头一看,却见萧长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谢静舟“……?”

    心下有些茫然。

    萧长昭本不欲理会,堂堂魔尊想做的事自然要把事办成,又怎么会听别人安排。

    “本座……”

    手上一暖,谢静舟拉着他的手往外走,“我们去躺着吧,厨房好冷。”

    也不知道是没开暖气还是怎么回事,他还没有穿着外套,站久了感觉有些凉。

    萧长昭垂眸看着握在一起的手,老实的跟他走了几步,顿了顿,反手以魔气卷过,悬起锅倒了一碗热汤。

    送到手中时,魔气扫过带走大部分热气,将鸡汤保持在刚好入口的温度。

    “喝了再去睡。”萧长昭顿了顿,试图让自己严肃起来,“不喝就……”

    谢静舟一口气喝掉小半碗,歪了歪头,“嗯?”

    萧长昭嘴角微抿,“不喝,不喝就不许睡。”

    谢静舟弯了弯眼睛,喝了剩下的鸡汤,将空碗随手放在桌上,“喝完了,走吧。”

    萧长昭被动的被谢静舟带回了卧室,安置在床上。

    谢静舟躺在另一层,掀开被子将两个人拢在一起,想了想又凑近靠在他怀里,长舒一口气,“真好。”

    靠的太近,气息落在颈间,萧长昭掩下身形异样,抬手环住谢静舟的腰身,轻声说“睡吧。”

    许是刚才眯了一会起了作用,谢静舟现在一点都不困。

    他只是喜欢这种安安静静的待在一起的氛围。

    而且,之前他见萧长昭还在渡劫,虽然游戏里和现实中的时间不一样,但萧长昭渡劫之后总会有些不适,又被传送到他的世界,中途应当是没时间休息的。

    此刻见了面,就这么躺着待一会也是好的。

    谢静舟本身性格内敛沉默,也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大多数时间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单独的角落不与人交流。

    可此刻,却好像有很多话想跟萧长昭说。

    说出来之后,自己想想又觉得这话很没意思。

    作为聆听者的萧长昭一直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给予回应,也没有透露出半点不耐烦的意思。

    谢静舟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于是继续和他聊天。

    ……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侧的声音一点点变轻,到最后完全消失。

    魔尊不需要睡眠。

    萧长昭就这么躺着,睁着眼睛,怀里抱着失而复得的仙者,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觉,谢静舟睡得很沉。

    睁眼时全然没有以往的那种头痛疲倦感,身边人的存在占据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好像……萧长昭的睡姿与睡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谢静舟笑着说“早。”

    萧长昭看着外面夕阳的景色,面无表情的回道“早。”

    谢静舟隐约察觉到点什么,问道“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

    “……”

    谢静舟连忙坐起来,一天一夜?!

    本都没想着睡觉,只是想抽空安静的待会,之后便会起身处理组织的事,但现在居然不知不觉间过去了这么久!

    来不及说些什么,谢静舟摸向口袋,却发现手机不见了,没法远程联系,屋内也不见有电子设备在,“我出去一下。”

    萧长昭一把将起身的人拉了回来,冷声道“不行。”

    谢静舟全然没想到萧长昭会突然出手,被拽回来时还没等说话,就听见耳边人轻声呢喃“你又想走。”

    “不是……”

    “不许离开我身边。”

    “我只是……”

    “你不听话。”

    “我没有,长昭你……等一下,那是什么?萧长昭——!”

    腕上一沉,谢静舟看着瞬间消失在手腕上的环扣沉默了。

    环扣连着锁链,另一边就在床头。

    “不许走。”

    “……”

    谢静舟试着拽了下手腕,发现那个链子是可以延长的。

    “你可以在这里任意行动,但不可以离开这里。”

    谢静舟说“我还有工作。”

    组织那边温一彬可以撑一时,但不能一直靠着温一彬。

    资金方面,只要他出面才行。

    “我帮你处理。”说着,萧长昭起身走了出去,“等我回来。”

    似乎是怕谢静舟再说什么,亦或者是怕自己反悔,萧长昭没等谢静舟回应便走出了门。

    房门打开关闭的瞬间,谢静舟看见了外面的走廊。

    谢静舟蓦地一愣,他原本以为这里是某个不知名的小酒店,亦或者是萧长昭随便找到的一个落脚点。

    但刚才外面走廊似乎……

    谢静舟意识到了什么,起身下床,手腕上隐匿了存在的链子也在无限拉长。

    直到谢静舟打开房门走到外面。

    古色古香的长廊映入眼帘。

    长廊两侧红柱顶上悬着夜明珠和灵珠交相辉映,以及水池中游动的几尾明显不属于现代的还散着淡淡魔气的鱼类。

    谢静舟“……”

    这有点像游戏魔族背景中描述的魔宫一角的景色。

    再回头看小房间,更像是临时变出来,让他习惯的休息室。

    许是萧长昭在别处看见的吧。

    不错。

    囚·禁还细心的找了个他习惯的布置供他休息。

    链子可以延长,他也可以出门,所以,萧长昭让他待在这,指的应该是整个魔宫,而不是这一个小房间。

    就、离谱。

    他的手机一直放在身上,这一点他是无比确定的。

    所以现在手机不见了,很大一部分可能是被萧长昭拿走了。

    组织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现在待在这,手机没有电子设备没有,可以和外界联系的东西都没有。

    萧长昭还不知去向。

    谢静舟摸着手腕上的环扣,转身回了房间。

    萧长昭应当能处理好一切的吧。

    就算处理不好,在实力至上的地方,也总有让国际组织闭嘴的办法。

    只要组织能平稳度过这次危机,他这段时间也算是没有白忙活。

    昨天人满为患的大厅此刻空无一人,只有混乱栽倒的摆设昭示着昨晚这里发生的一切。

    萧长昭瞥了一眼身后。

    温一彬缓缓走来,脚步声在空荡的大厅内犹有回响,“我就知道你得回来。”

    没有联系方式,不认识对方这个人,找不到对方的落脚点,甚至谢静舟身上安装的寻位装置都在一夜之间失效。

    虽然被带走前,谢静舟做了手势,也就是代表谢静舟和这个人是认识的。

    但温一彬的记忆中从未出现过这个人,难免会为谢静舟的处境感到担忧。

    身边好友被个看起来凶神恶煞衣着诡异的人带走,任谁都会小心谨慎些。

    温一彬问“你把谢静舟带哪去了?把人交出来。”

    交出来?

    “不可能。”萧长昭藏下眼底肃杀,神色漠然的说“他只能待在我身边。”

    温一彬顿了顿,见男人身边不见谢静舟的踪影,再联想到之前谢静舟被他带走,“你把他关起来了?”

    萧长昭收了之前谢静舟外放的阵法,对于身侧话讲个不停的人,并不予理会。

    温一彬见状也不脑,只想着怎么能让他对谢静舟重视起来,让对方知道,谢静舟身体不好。

    哪怕被抓走了也仔细照顾着,现在温一彬在意的点都不是能不能把谢静舟救回来,而是想办法让谢静舟过的更舒服更顺心一些。

    “谢静舟身体不好,你别乱来。还有,人的心情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健康,你要是在乎他的心情以及身体健康,最好将他喜欢的东西给他。”

    萧长昭手握玉佩,斜睨他一眼。

    温一彬见有效果,趁热打铁道“电脑,手机,平板,这些都是谢静舟经常接触的。”

    有了这些东西,以谢静舟对电子设备的了解,他自然能避开眼线和外界联系。

    “你别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心情不好是会影响生命的。”

    “你难道真想让他出事吗?哪怕是抓个傀儡也得让他好好活着吧。”

    “只是电子设备而已,不联网,谢静舟也联系不上外界,你就当是个让他开心的玩具给他不行吗?”

    “别这么冷血,有话好商量。”

    “亦或者是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尽我所能……”

    “他的死活与我有何干系。”

    下一刻,直接原地消失。

    温一彬张了张嘴,默默补全了自己的话,“……尽我所能给你想要的报酬,只要你放人。”

    但现在人已经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说的话。

    温一彬见识过对方的实力,此刻也没觉得有多惊奇,只觉得没能说通很是惋惜,下次不一定有机会了。

    且很是担忧谢静舟留在这种人身边,之后会受到什么不平的欺压。

    看样子这人并不将谢静舟的安危放在心上,只怕……

    这时,手机响了。

    温一彬随手按下接通,而后便听见对面传来着急的话语“温先生不好了,刚才监控显示,谢哥家里的电子设备在瞬间全部消失了!”

    温一彬“……?”

    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