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60章 细说
    落在脸颊的吻让谢静舟瞬间僵住。

    入魔后的气息不似修仙温润无害, 给人很强的压迫感。

    萧长昭清醒时似乎有所收敛,但此刻就……

    “长昭……”谢静舟本没想叫醒他,就自己偷偷钻出去, 可眼下别说钻出去了,自己动一动手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

    萧长昭听到声音蹙起眉头, 眼睛都没睁,伸手将人往怀里拢了些, 随后便没了动作。

    谢静舟“……长昭?”

    ‘呼呼’

    “……”

    呼吸平稳, 睡得十分香甜。

    “长昭你醒醒,你先放开我在睡。”

    这样睡, 感觉跟被困在床上没有任何区别。

    一觉醒来只怕浑身都得散架。

    “长昭啊。”

    平时感觉萧长昭很浅眠,怎么现在睡得这么熟。

    “醒醒呀,看看我, 我手要僵了。”

    话音刚落,萧长昭便睁开了眼睛, 像是应他的声一样。

    谢静舟松了一口气, “长昭,你……”

    但这口气松的太快,对上萧长昭的眼眸, 谢静舟感觉,萧长昭这不像是清醒了的样子。

    “你醒……唔?!”

    谢静舟蓦地睁大了眼睛,猝然靠近的面容,想说的话尽数隐没在唇齿间。

    睡梦之间的人像是被吵闹打扰了睡眠, 本能似的蹭过来以这种方式,‘强硬’的捂住了他的嘴。

    魔元纠缠着灵力蔓延开来。

    谢静舟本还想说些什么, 这一刻却觉得眼皮重的睁不开眼。

    没有挣扎多久, 便被拽入梦中。

    屋内空调安静运作, 一时间,屋内只有他们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萧长昭缓缓睁开眼睛,动作缓慢的向后,下意识的抿起嘴角,心跳加速几乎要跳出来。

    他半神离体,只留下一缕神识保护仙者,处理好那两个人,半神归位的时候,恰巧是亲吻的那一瞬。

    动不是,不动更不是!

    在此刻仙者熟睡后他才敢睁眼,脑海中一片混乱,全然不知该怎么面对清醒后的仙者。

    神识本是潜意识的产物,他那一缕神识……

    萧长昭闭了闭眼睛,如此简直大逆不道。

    沉默半晌,萧长昭悄悄收手,动作轻缓间想放开他。

    但稍有动作间谢静舟便蹙起眉头,像是被惊动那样,萧长昭顿时不敢再有动作。

    僵着身形,直到外面天色转变一轮。

    看着怀里的人,萧长昭平复了一晚上的心情都没有冷静下来。

    “唔……”

    见谢静舟有了苏醒的迹象,萧长昭条件反射般的闭上了眼睛。

    装睡的意图十分明显。

    他可以装睡,但越发急促的心跳声却做不了任何伪装。

    萧长昭无奈只好用魔元强压下去。

    窗帘没有拉好,这会阳光照进来有些刺眼,谢静舟眯起眼睛避开窗外的方向,埋首在萧长昭怀里蹭了蹭。

    刚有动作,意识回笼,谢静舟蓦地抬起头,见萧长昭还在睡,顿了顿,没把人弄醒。

    他也有修炼,也能感觉得到魔元的存在,只怕是有助眠作用。

    要是现在把萧长昭弄醒,他还没有清醒的话,那可能会再重复一遍昨天的事。

    就在谢静舟想着,怎么不惊动萧长昭的情况下出来,就见身上搭着的手臂收了回去。

    萧长昭闭着眼睛,含糊不清的打了声招呼“仙者早。”

    “早。”

    萧长昭坐起来,眼神不敢去看谢静舟,语气镇定的说“仙者早上想吃些什么?昨日我看过冰箱,里面还有很多食材,我来下厨好不好?”

    “好。”

    “那我先下去准备。”说着,萧长昭直接起身下床。

    谢静舟动了动有些发酸的手臂,见萧长昭没有提及昨晚发生的事不免松了一口气,看来应该是忘了。

    忘了也好,虽说是为了让他安静睡觉,但那怎么说也是……

    四舍五入也算得上是个吻。

    原本明朗的朋友关系,现在加上这层就变得有些让人看不清了。

    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免多了些其他的情绪。

    谢静舟捏了捏眉心,感觉脑海中有些想法太过越线,摇了摇头试图将这种想法排除出去。

    这时,他突然想起,萧长昭好像还不会用燃气灶。

    谢静舟连忙抬头说“长昭,楼下燃气灶是要……”

    话音戛然而止,谢静舟清楚的看见,背对着他已经走到门前的萧长昭,红透了的耳朵。

    见没有了下文,萧长昭狐疑问道“仙者有何事?”

    谢静舟说“没什么,就是想叫你先洗漱。”

    “我储物袋中有净符,仙者可以用上。”

    谢静舟心不在焉的回道“嗯……我知道了。”

    直到萧长昭脚步声远离,他也没想通那个红透的耳根代表什么。

    之前萧长昭怕他跑,大多数时间都是这么休息的,也不至于昨晚就那么特别,一直到今天早上都还红着。

    谢静舟打开护符,握在手中催动,指尖捻着慢摇的时候,脑海中想着的全是刚才看见的那一幕。

    用过净符后,谢静舟起身下楼。

    想那么多做什么,问问不就知道了。

    萧长昭刚把一会要用到的食材准备好,都还没有清洗呢,“仙者怎得下来这么早?”

    “醒了就不睡了。”谢静舟走进厨房说“上面待着也是无聊,下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给你打打下手。”

    之前在修真界他除了小部分时间自己动手做饭,大多数时间都是帮萧长昭打下手。

    此刻说这个理由也不过分,反而很合理。

    见有些蔬菜都单独挑出来放在篮子里,谢静舟说“西红柿放那我来洗吧。”

    他们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谢静舟挑了两个大的,虽然是之前放冰箱的,但半点没有蔫吧的意思,这会拿出来还跟刚买的差不多。

    很新鲜,洗净以后掰开一个,能看见里面的汁水和沙瓤的果肉,将其中一半递给萧长昭。

    “早上吃西红柿就不必做熟了,生吃也很好吃。”

    说着,谢静舟咬了一口,当即倒吸一口凉气,“嘶……”

    手里的西红柿还没送到嘴边,萧长昭此刻也顾不上吃,连忙回头问道“怎么了?”

    谢静舟蹙起眉头,抿了抿唇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没什么,就是嘴上被咬了一口,破皮了,刚才吃西红柿的时候可能不小心碰到了,有点刺痛。”

    萧长昭一怔,下意识道“怎会如此,我昨天……”

    脱口而出的话,让萧长昭彻底顿住,话赶话到这,说不是,不说也不是。

    此刻,谢静舟面上痛楚的神色消失殆尽,他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嗯哼?昨天怎么了?”

    谢静舟抬手以手肘搭在他肩上,促狭道“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