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氪金养成了修仙大佬 > 第61章 心诚
    话音落下的瞬间, 萧长昭心跳都停了。

    谢静舟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变化,面色诧异的挑了挑眉,“你这……我又不吃人, 至于吓成这样吗?”

    萧长昭动了动唇,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谢静舟等着听,但他眼见着萧长昭的面色渐渐红了起来, 反倒是半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谢静舟本来还觉得这件事有些尴尬, 可此刻见萧长昭的反应,心下只觉得好笑, 倒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在。

    “我当时可能睡懵了,仙者又一直在说话,所以想让仙者安静下来, 就……就用了……”

    将魔元渡过去,就可以起到催眠的作用。

    “那你想让别人闭嘴安静的时候, 也都会亲他?”

    “……”

    那必然……不会。

    且, 以萧长昭现在的地位,断不会有人敢在他耳边像谢静舟这样说个不停。

    大多数都不敢直视他,更别提靠近说话。

    退一步讲, 就算真的有人吵到他,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对方消失。

    也没有什么闭嘴与否,反正会安静就是了。

    谢静舟又说“我记得,你不是不用睡觉的吗?”

    “……”

    萧长昭不回, 谢静舟也不催,就这么面带笑意的看着他。

    看的萧长昭心里没底, 发慌的紧。

    指尖摩擦着下颚, 谢静舟若有所思道“真的是无意间, 而不是脑海中演示过几次,半梦半醒之间下意识的……”

    搭在肩上的手似乎有了动作,萧长昭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疾步之间匆匆说道“魔宫那边好像有动静,我回去看一下,仙者你先忙,我很快回来。”

    谢静舟弯了弯眼睛,没有要追的意思,毕竟现在萧长昭很慌张,该给他点组织语言的时间。

    慢条斯理的咬了一口手里的西红柿,酸涩的味道像是被什么压下去似的,口中的果肉泛着甜味。

    正吃着,突然感觉手腕好像被什么东西缚住,牵动了一下。

    谢静舟一愣,是那个隐形的环扣?!

    是已经超过限制的最大距离了吗?

    环扣之间的锁链拉扯着向外,谢静舟只得先放下手里的东西跟着走出去。

    他要是不动,感觉这个环扣不会善罢甘休的。

    谁知道跟着走了几步,这速度倒是越来越快。

    谢静舟边跟着往前跑,边拿手机联系萧长昭,等打开通讯录才想起来,萧长昭没有手机!

    “啧……”

    这环扣不会一路拉着他去找萧长昭吧?

    跑过去人都要累死了。

    没等谢静舟想到办法,大门打开的瞬间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前。

    看着去而复返的萧长昭,谢静舟先是一愣,“你怎么……啊!”

    环扣上的力道骤然撤下,恰逢脚下台阶不平,稍一不注意便整个人向前栽倒。

    萧长昭一手环住他的腰身,巧劲卸下飞扑而来的力道,顺势将人打横抱起,往室内走去,“我想起环扣的事,就回来了。”

    环扣有固定距离,之前调整过几次,有印记的距离都是存在的。

    远远不够去魔宫的距离。

    萧长昭也只是暂时跑出去想在别的地方躲躲,想起环扣的存在便紧忙回来了。

    谢静舟靠在他怀里,优哉游哉的问道“怎么,想好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了?”

    “嗯。”

    “……嗯?”谢静舟面上一滞,嗯是什么意思?

    “我是故意的,我潜意识就是想吻你,我不想和你做师徒,不想和你做朋友,我来找你就是想把你关起来让你成为我的人,但是我不敢,我怕你不开心,所以只能维持现状,看着你的时候,脑海中想的却是别的事。”

    “我知道这样不对,不好,但我不改。”

    “仙者恕罪。”

    ……

    萧长昭是抱着赴死的心情说的这番话,说完之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抱着谢静舟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像是浑身僵硬的傀儡,完全不敢有自主思想。

    而谢静舟……此刻已经懵了。

    萧长昭规避这个问题不肯说,他追问着并非是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想逗逗他。

    可现在萧长昭毫无保留的全盘托出,最后更是……

    谢静舟面色茫然的,也同样没有了动作。

    直到被放到沙发上,也依旧保持着闭口不言的状态。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更过分的是,萧长昭将他放下以后并没有走,而是就这么站在他身边。

    一句话没说,却像是询问他的回答。

    谢静舟“……”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谢静舟沉默半晌,小声说“那个……你魔宫那边出什么事了,我找人帮你看看吧。”

    别墅这是待不下去了。

    先跑为敬意。

    萧长昭蹲在他身前,窥到仙者眼底那一抹无措,上前轻吻他的唇,蜻蜓点水般的触碰,不等谢静舟反应便起身说“你坐这歇会,我去准备早饭。”

    厨房的门关上。

    谢静舟凝滞的大脑逐渐恢复,唇上隐约还有点温热的感觉。

    一瞬间的变故让谢静舟回不过神。

    想捏捏眉心让自己清醒一些,抬手间手背不小心擦过脸颊,谢静舟愕然发现,烫的像是发烧了一样。

    谢静舟“!!!”

    萧长昭那一番话,言简意赅的像是普通陈述那样,语意都没有太大波动,却莫名让他心跳加速。

    这是正常反应吗?

    谢静舟不太明白。

    他对这方面的事相知甚少,再加上父母一辈不欢而散的婚姻,让谢静舟对这方面的事都是敬而远之。

    身边没什么朋友,有的大多数也都是组织里,同样不会和情爱扯上关系的人。

    这个方向的茫然,导致听了萧长昭这番话之后,他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谢静舟头疼的以手背抵住额头,早知道这样就不逗他了。

    这下好了……

    厨房里传来萧长昭询问的声音“静舟,燕麦粥里加冰糖还是砂糖?”

    谢静舟的沉思被打断,下意识的回道“不加糖,我想吃原味的。”

    “好。”

    声音依旧很平静,刚才那番话似乎只造成了谢静舟的情绪波动。

    而且,萧长昭说完便去了厨房,也没有追问亦或者是要他给出答案的意思。

    谢静舟抿了抿唇,是想给他组织语言的时间,还是说不敢要答案?

    躲去厨房,看起来像是给他时间,但更多的还是落荒而逃的感觉。

    怕听到不想听的答案吗?

    谢静舟原本很严肃的在想这件事,此刻倒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萧长昭现在早已不是天元宗被欺负的弱小弟子了,他可是魔尊啊,可破碎虚空,飞遁万界的魔族第一高手。

    大胆推心置腹后就只敢亲一下跑?

    谢静舟回想着萧长昭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他不排斥这种关系。

    甚至而言,他是可以接受萧长昭的心思,哪怕是刚才那个吻,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能是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相处比较和谐。

    谢静舟摆弄着手腕上的环扣,想着,这样……或许也不错?

    吃过早饭。

    萧长昭起身收拾碗筷。

    谢静舟见状没有帮忙,而是说“我去楼上收拾一下东西。”

    早上下来的匆忙,到现在都还没收拾呢。

    萧长昭闻言身形一顿,这是……要赶自己离开的意思吗?赶人的话不好直说,便委婉的说要收拾东西。

    萧长昭攥了攥拳,不等他驱逐,自己主动提起,尝试着和他商量,“我一会将客房收拾一下,住在那里可以吗?”

    不住在同一个房间,争取一下许能住在隔壁,只要不离开这,住客厅都行。

    谢静舟挑了挑眉,“确认关系的第一天,你就要闹分居?”